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5章 【责任】(1 / 2)

“失落的殿下”俨然已经成为顾余温的专属称呼,如今在整个高等虫族,或许会有虫说不出来现今联邦最高权力机关的每个名字,却一定能将这位失落殿下的信息说出个一二三四来。

毫不夸张地说,大半个星际的目光都在关注着这里。

平时高等虫族在星系各种族面前往往都是留下一贯地冷硬强悍难以相处的高傲形象,这还是头一回能见到那些坚硬冷漠的军雌露出难得一见的柔软来,无论是虫族内部还是吃瓜群众几乎是各个捧着星历过日子,掰着手指数着这一天的到来。

本次雄虫殿下的归星仪式是前所未有的隆重,帝国的信息部直接专门授权给雄虫祈福论坛开辟了一个直播板块,现场转播当日的一切,同时虫族内部的星网上最显眼的位置也有着直播的小窗供人观看,甚至直播频道在全宇宙共通的星网上也有着极高的热度。

随着雄虫殿下降临回归的时间越来越近,祈福论坛首页的贴子内容也越来越趋近相同,无不都是在期盼这一天的到来的。

倒是真的如亚拉所想的转移了不少关注度。

帝星在数日之前就已经进入了最高级别的警戒状态,一并限期禁止了其他星域种族的人进出帝星,整颗星球都在为这位殿下的回归做足了准备,机甲准备降落的第三空中轨道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站满了身经百战的军雌。

仿佛空气中都写满了紧张两个大字。

不只是联邦政府和护卫人员紧张,顾余温也在紧张。

只是他的紧张并不能从表面上看出来。

他接过瓦尔令虫送来的金色面具,靠在雌虫......靠在顾璨的身前帮他扣在脸上。

刚刚经过一次进化的雄虫殿下甚至比常年营养不良的雌虫还要矮上一点点,顾璨便自觉对雄虫俯下了身子,顾余温这个角度刚刚能看到他头顶上的一个小小的发旋儿。

说起来蛮奇怪的,雌虫向雄虫低头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可在顾璨稀少的近乎没有的记忆中……他似乎从未向任何雄虫示过弱。

他对过去的全部记忆加起来也不过是几个片段几幅画面而已,其中之一就与一只衣着十分华贵的雄虫有关。

他不记得那个雄虫的脸,比起他的脸,反而是那只雄虫的服装饰品更能吸引他的目光。

雄虫殿下享受的福利待遇直接与他们的基因等级挂钩,那只雄虫想来等级就不是很低,他在那只雄虫面前似乎十分冷淡,以至于对方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很好,甚至最后直接就摔门离开了。

可他在自己新晋的小雄主面前却没有任何不自在的情绪,似乎只要是这样被这只小雄虫注视着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他甚至想伏在小雄虫的膝上向他展现出自己最美丽最强大同样也是最脆弱的骨翅、想要小雄虫纤细柔软的指尖一寸寸抚摸过他翅膀上的每一寸组织和关节,想将自己最最脆弱的地方送到小雄虫的手里任由他把玩。

他以前总是无法理解那些为了只雄虫就要死要活的雌虫们,不明白为什么帝国要给那些除了吃喝玩乐毫无其他优点的雄虫们那么多优待,现在他却有点懂了,雌虫永远都无法抵抗来自于雄虫的一切,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那是他们永生永世都要铭刻在基因里的东西。

给他虫核算什么?只要这只小雄虫能开开心心地对他笑一下,别说是区区一颗虫核了,哪怕他想要虫星他都能为他打下来。

想到这里雌虫的目光又有些失落,他垂下头,自己垂在身侧的手刚好落入了视线之中。

那条手臂和他的脸一样,上面覆盖着深深浅浅的烧伤疤痕,只是平时被袖子遮盖住看不到而已。

他脑子里应该存放着虫核的地方空空荡荡的,实力虽然还没开始掉阶,但顾璨猜那个日子也不会很远了,这样的他连给小雄主抢一身漂亮的衣服都做不到……

顾余温紧了紧面具后的环扣,确保不会卡的太紧让雌虫感到难受:“怎么样?”

他有些不解地看向面前这一大只雌虫,超S级的精神力告诉他这一大只现在的精神状态十分不好,他有些担忧地拿开自己的手,转而又贴在了雌虫的额头上,带了点小心翼翼:“是面具让你感到不适了吗?”

他有点担心会不会是因为面具伤到雌虫的自尊心了。

然而顾璨完全没有想这件事情,或者说长相或是他人的议论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全神贯注地感受着来自于雄虫殿下的抚摸,感觉到那只带着些许凉意的手从自己的发间拿出,胸口泛起的酸涩失落还没来得及反馈给大脑,雄虫的手就已经先一步的落在了他的额头。

从胸口处骤然迸发出的喜悦来的如此猝不及防,甚至在雌虫还没反应过来雄主摸他的头时那股欢快的情绪就已经如本能般将雌虫的心脏给填满了。

“原来被雄主摸头是这么快乐的事情。”雌虫满足地眯起了眸子,甚至不自觉地往顾余温手的方向蹭了两下,像是只被顺舒服毛的大猫。

顾余温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养了只超黏人的大型宠物,忍不住又摸了几下。

面具是虫族特有的金属制作的,是医疗虫们从他们随行一并带来的设备上拆解分化出来的。这只队伍虽然组建的匆忙,但里面却几乎囊括了在当时那种紧急情况下能召集到的各界最顶级权威的人士。顾余温刚答应媒体拍摄时倒没想太多,晚上睡前才突然反应过来雌虫该怎么办。

于是这才有他托虫帮忙找个什么东西替雌虫遮挡一下脸的事情。

他不想麻烦别虫,谁知道瓦尔亚那他们反而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不是吗?荒星上跑出来的废物雌虫能被雄虫殿下看中已经是极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怎么可能真的有雄虫不在意他的脸?带出去都会被其他雄虫殿下嘲笑的。

“我猜这位殿下肯定是因为那只雌虫对他有救命的恩情才把他收为自己的雌侍的。”亚那回到他们的临时医疗室,自顾自对帝国雄虫医疗服务中心的会长道。

向棋没有理他,他面前的光屏上密密麻麻分了十几个小屏幕出来,那些虚拟投影几乎都要将他整个虫都给包围在里面了。

“雄虫殿下都喜欢长的漂亮的,这样带出去参加聚会才有面子,就像我这种。或者实力等级特别高能随时贴身护卫殿下们安全的,像是这种哪儿哪儿都不行的雌虫,殿下也就是用自己雄虫的身份给他一个庇护了。”

他说的不假。

亚那本来还想着等帝国给顾余温安置好地方、等顾余温在帝星上熟悉了环境后再慢慢收拾这只胆大妄为敢缠上雄虫殿下的低贱雌虫的。

雄虫毕竟没经历过虫星的生活,等他见到虫星的各种风情后肯定转身就忘了这只雌虫了,届时他一个连虫核都碎掉的废物还能怎么反抗?亚那还想着回去求家里的雄虫堂亲出面把这只雌虫纳为雌侍呢,反正他一个没有贵族身份且非现役的普通雌虫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雄虫殿下竟然在自己的身份都没办下来的情况下率先一步向主脑提出申请将这只雌虫划到了自己的名下!!

雄虫想要娶只平民雌虫十分简单,不过就是一句话一封通讯的事情,可一旦雌虫成了别虫的雌侍……那事情可就大了。

这只雄虫只能向雌虫的雄主讨要他,至于给不给就是雄主的意思了。

结了婚的雌侍就是雄虫的一件私虫物品,雄主拥有他的所有权利,若是这个时候想着以自己的雄虫身份对雌虫施压做些什么......是极有可能被雄主认为是对自己的挑衅的。

如果说亚那最初还有些歪心思,在得知顾余温将雌虫护到自己名下后瞬间都抛在脑后了。一看这只雌虫现在就是极其受宠的,他可不会想不开去触这位雄虫殿下的眉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