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章 09(1 / 2)

“证据?还要什么证据啊?”白梅对池欢有些意外。

大家都说这个孩子天生就是个小傻子。

可她看起来可是一点都不傻,就连说话都有模有样的,这双眼睛,看起来水灵灵的,可是机灵的很呢!

“是啊,这欢欢说的没错,你要是打人,也得拿出个证据来啊。”

人群里发出了一道不一样的声音,是一个寡妇。

这寡妇嫁过来不久老公就死了,连个孩子都没有,看见小孩子就欢喜的不得了。

此刻这李寡妇也帮着池欢说话。

“证据?我敢肯定这钱就是这贱种给偷的!

当时,我放在屋子里两块钱,这屋子里就只有这贱种一个人。

等我回来时,他就出去了,这钱也没了。

钱要是不是他偷的,还能是谁?

这钱还能长翅膀飞走了不成?”

白梅气愤不已,看着傅峥的眼神恨不得把他扒筋抽皮。

“大家都知道,这个贱种生下来就把他的娘给克死了,有没有爹,要不是我家海生他心地善良,这孩子早就被没人管饿死了,活下来也顶多是去街上要饭当叫花子了。

可谁知,这个孬种竟然恩将仇报来偷我们家的钱?

我们家这是养了一个狼崽子啊!

这样的混账东西,谁还敢要?

我们家海生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白梅又急又气,一张脸涨的红彤彤的,跟猪肝似的。

可池欢却抓住了一个重要线索。

两块钱?

她当时去小卖部买盐巴的时候不是恰好看到小胖子拿着两块钱去买洞洞奖吗?

池欢明显注意到,刚才那个小胖子在听到两块钱的时候,眼神躲闪了一下。

难道……是他偷的?

“小哥哥,你别怕,我知道不是你偷的。”池欢把他扶起来,笨拙的用小手解开了捆绑在他两条胳膊身后的粗麻绳。

“你干什么?我教训自家的人,你干嘛给我解开绳子?”白梅连忙上前要阻止。

池天生怕白梅会欺负妹妹,小小少年的他拦在了白梅面前。

“你们池家的孩子到底是要干什么?你们爸妈就是这么教育的你们吗?好,你们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你们的爸妈好好的去说说理!”

说着,白梅气势汹汹的拿着鞭子就要走——

“阿姨,如果这个钱不是小哥哥偷的呢?”

池欢已经把绳索给傅峥解开了,她拦在白梅面前,仰着小脸,一双星辰般璀璨的眼睛看着她,“如果不是小哥哥偷的,你是不是要跟他道歉?”

“你凭什么这么维护他?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这方圆百里的孩子哪里有一个跟他玩的?你就这样帮着他说话?”

白梅气笑了。

“我只是觉得,这个钱不是小哥哥偷的。”池欢抿着唇瓣,嗓音奶奶糯糯的。

傅峥狼狈抬眼,见三岁大的小萝卜丁站在自己面前,伸出两条短短的胳膊,像是护犊子似的护着他,一口一个小哥哥的叫着他。

就在刚才,她竟然说相信他。

傅峥怔了片刻。

“你一个小傻子知道什么啊?大人的事情你掺和什么”白梅拧着眉头。

“阿姨,你肯定当时屋子里只有这位小哥哥一个人么?”

“当然了。”白梅没好气道。

“那您的儿子,当时在哪里?”

池欢目光落在她身后仍旧握住一截麻绳的小胖子身上。

小胖子竟然被这样的目光给看的有几分心虚,后退了几步,抓住白梅的袖口,严严实实的藏在白梅身后。

“你怕什么?给我出来!”白梅深深皱紧眉头。

可小胖子却是扭扭捏捏的站在她身后,死活不出来。

“白阿姨,那您有给过您的儿子两块钱的零花钱吗?”池欢仰着小脸,奶奶糯糯的声音响起,她不紧不慢的问。

\"当然不可能。\"白梅以为池欢的意思是“这两块钱不是被偷走了,而是当成零花钱给了小虎而她自己忘了”,于是她急于撇清。

听到两块钱的事,白梅身后的虎子脸色发白,更是缩在她身后不出来了。

见状,傅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钱被傅虎拿去了。”

他说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你胡说八道什么!”白梅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下贱东西么?

我儿子乖的很,怎么可能会去偷我的钱?!”

原本傅峥已经忍耐到了极致,可当他听到有娘生没娘养的下贱东西,这几个字时,双眸瞬间狰狞而赤红。

拳头死死的攥起,发出咔嚓咔嚓骨节脆响的声音。

明明是八岁大的男孩,可身上迸发出来的强大冷意,却骇人不已。

白梅一个大人竟然被这八岁大的孩子给唬住了。

“你……你,这钱就是你偷的,别想赖我的孩子!是吧小虎?”白梅有些底气不足,她拉扯了下身后的傅虎。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