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章 19(1 / 2)

他吞咽的动作一顿,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食物。

从小他受尽冷眼,有时候连剩菜剩饭都吃不到,饿极了会去山上挖点野菜干嚼,最浪费的时候是他到猪圈里跟猪抢食吃。

他还是第一次尝到热乎的饼是什么滋味。

傅峥没敢多吃,他细细的咀嚼着这口食物,把剩下的菜饼裹入白布里,揣在怀里。

池欢……

看着小女孩难过离开的背影,傅峥心口晦涩不已。

她……应该不会再理他了。

——

等池欢跑回家时,恰好撞到了麻麻。

“你去哪了啊,怎么眼圈还红了?”林凤仙弯腰,摸摸池欢的小脸,关切道。

“麻麻,我的眼睛只是被风吹了一下。”池欢小手擦擦眼,小脸上一片娇憨。

她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在了脑后。

“嗯,咱们该出发了。”林凤仙拉着池欢的小手,“回家擦擦脸,待会咱们就出发。”

“嗯嗯!”

而这时,隔壁铁牛家里却走出来一辆驴车。

一个小毛驴身上用粗麻绳栓着一辆木头做成的有轱辘的车,车头上坐着金巧,她手里还拿着一根长鞭子。

池苗苗坐在驴车中央,车里放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麻袋。

她一身鹅黄色的的确良小裙子,裙子外面套着个嫩粉色的兜兜挂,兜兜挂两边分别有两个鼓鼓囊囊的被塞满了东西的兜。

她也看到池欢了,得意的从兜里掏出来一块大白兔奶糖,剥开糖皮,放入嘴里嚼着。

眼神中透着优越感与挑衅。

“麻麻,苗苗姐吃的是什么呀,”池欢闻到空气中有种香香的糖味。

“哎呀,欢欢,你竟然不认得这个?”金巧笑着,“你该不会是没吃过糖吧?

哦,也是,大白兔奶糖也不是谁都能吃得起的。

你们家欢欢没见过也正常。”

说着,金巧热情的对着池苗苗,“苗苗,别光顾着自己吃啊,给你妹妹尝尝。

看把她给馋的。”

林凤仙脸色难看起来。

她握住池欢的小手就要往回走。

“池欢,给你。”

池苗苗从兜里掏出来一块奶糖,丢在池欢身上,姿态高高在上,如同施舍般。

池欢被那颗奶糖砸到鼻梁上,有些酸痛。

她眨眨酸涩的眼,察觉到池苗苗不喜欢自己。

她不是真心给自己奶糖的,这样的糖她才不要。

“你干啥呢?”林凤仙拉下脸来,看着池欢被奶糖砸的有点微微发红的小鼻尖,火冒三丈,“看不起谁呢,打发叫花子呢?

吃了几个奶糖就了不起了?”

“凤仙,你怎么能这么说苗苗呢?

我见欢欢馋的不行,好心让苗苗给她个奶糖吃解解馋,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对着我孩子凶什么啊?”

她扭着头又对池苗苗说,“你这孩子也真是的,砸人家的脸上干嘛啊?

人家还以为咱们看不起穷人呢。”

小小的池欢也听出来了,池苗苗跟她妈妈都不喜欢她们。

她们表面上说的是好听的话,可实际上却是在嫌弃她们呢!

池欢气的小脸鼓成河豚,“我们才不是穷人呢!

以后我们家会很有钱,粑粑麻麻会给我跟哥哥买很多奶糖吃!”

“呦,”金巧轻蔑一笑,“这孩子不傻了以后倒是伶牙俐齿的,可惜啊就是爱说大话。

凤仙,不是我这个做嫂子的说你,你看看你家欢欢穿的什么破烂,这小布鞋都快破了,都快露出脚指头来了。

穿这种小布鞋又土不说,大夏天的捂着脚会脚臭。

很有可能会得脚气,到时候传染给你们家里其他三个人,可就难办了。”

她顿了顿,“不像我们家苗苗,就是好命啊,能穿的起凉鞋,小丝袜。”

林凤仙越听越气,“你少在这里显摆,不就是吃几块奶糖,穿双小凉鞋吗?

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我们家只是暂时穷了点,那不代表我们家一辈子都穷。

就算穷,我们也有志气!

欢欢,咱们走。”

“嗯!麻麻,她们都是大坏蛋。”池欢朝池苗苗扮了个鬼脸,跟着林凤仙进入屋子里。

“欢欢,等赚了钱,麻麻就给你买凉鞋,买小丝袜,还要买大电视!”林凤仙心疼的摸着池欢脑袋上的小揪揪。

“嗯嗯!”

池欢跟着林凤仙回去换了双干净的小布鞋,洗了洗脸。

而这边,池浩城已经跟池天做好了自制的酸奶了。

他把东西全部准备好,放入一个蛇皮袋子里。

“准备好了,凤仙,咱们该出发了。”

“好。”林凤仙要把这蛇皮袋抗在肩膀上,却被池浩城抢先一步。

“我来。”

“你的身体还没好利索呢。”

“我锻炼锻炼,提这点东西还是不碍事的。”池浩城把蛇皮袋小心的背在后背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