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2章 22(1 / 2)

“既然他帮过欢欢,那咱们就去看看。”

“那也是个可怜孩子。”林凤仙跟池浩城一致同意。

只是池天抿着唇,摇着头,不愿意他们过去。

他上次去借书见过傅峥,那不是个好人,妹妹帮了他,他对妹妹却很冷淡。

“哥哥,要是我们不管他,他可能要病死了。”池欢小手抓抓他的衣角,小声道,“哥哥……”

池天犹豫了下最终妥协。

几人回家放下置办的东西,池浩城把二手黑白电视给安上,饭也没来得及吃,带着林凤仙跟两个孩子去往虎子家。

虎子家里有个猪圈,一靠近,闻着那味臭烘烘的。

苍蝇蚊子在他们家附近嗡嗡嗡的飞。

虽说是闻着臭,可虎子他爸作为一个屠夫,再加上家里养了十几头猪,可不少赚钱,算是村子里的富贵人家了。

池天给妹妹捏着小鼻子,带着她走入了虎子家的院子。

村里家家户户都是四合院的房子构造,不像是城里人那样紧闭大门,村子里的大门都是敞开的,方便村里人串门。

里面有东西南北四个屋,一家之主住在北屋,南屋是堆放种子,饲料,农具的地方,东屋跟西屋留给其余人住。

池欢家只有院子跟北屋,是土胚屋,但家境还算富饶的虎子家却是砖头房,西屋那边打造成了一个大的猪圈,不少白花花的胖猪在猪圈里拱来拱去,成群的苍蝇围绕着猪圈飞来飞去,臭气熏天。

一家人刚进院子,就听到一阵叫骂声。

“赶紧把这扫把星给弄到猪圈去,你是想让人死在屋子里吗?”

“白梅,现在人病成了这样,咱们得给他看看病啊……”一道男人的央求声传来,大家都知道,这是虎子爸。

“看什么看,你还真打算养他一辈子吗?就算看了,能治好吗,都是白花钱!

我看他病成这样也是好不了,咱们也别花这个冤枉钱了。

死了也去了个心病。”

“可毕竟是因为虎子……”

“什么虎子?这件事跟虎子有半毛钱关系吗?别乱说,都是这瘸子运气不好才被狗咬的!”

听到这里,林凤仙跟池浩城对视一眼,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也是个可怜孩子。

他们上前,敲了敲他们北屋的门。

“谁啊?”白梅一边说一边走过来,一看是池欢一家人,愣住了。

“大嫂子,你们咋想起来我家串门了?”白梅目光落在池欢身上。

上次因为这个女娃娃,她跟虎子出了好大的丑,见到池欢,她没什么好脸色。

也不知这一家人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听说,你们家的傅峥被狗咬了。”

“害,是啊,这孩子也是怪倒霉的,瘸着右腿,这腿还让疯狗给咬烂了。”白梅在腰上的围裙擦擦手。

“阿姨,我们可以看看他吗?”池欢水葡萄似的眼里满是担忧。

“这有什么好看的?池欢你还这么小,看到准被吓到。”

“欢欢不怕。”她肉肉的小手拍拍心口。

“嫂子,让我们进去看看吧,傅峥是我们家欢欢跟小天的朋友。”池浩城来的时候提了一小半袋的草莓——这是欢欢催生出来的草莓。

他把草莓递到白梅手上。

白梅没想到这袋草莓竟是给自己的,要知道草莓可是个好东西,这么一袋子草莓得顶一块猪头肉了。

“害,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白梅顿时笑逐颜开,接过这袋草莓,连忙招呼着人进去,“大家都是左邻右舍的,你们也太见外了。”

池欢小小的脑袋藏着大大的疑惑,为什么虎子妈妈变脸变的比翻书还快呢?

是因为这些小草莓吗?

但她最担心的还是傅峥哥哥的身体。

“虎子,虎子他爸,家里来客人了!”白梅先把那袋子草莓放在北屋里,随后,虎子爸跟虎子也出来了,三人带着池欢一家人去往东边那屋子过去。

东屋是一扇刷了绿漆的木门,门有些破旧了,隔着门,池欢都能闻到一种浓重的血腥味,像是什么腐烂掉了。

池欢看见虎子在一边嚼着泡泡糖,满脸不在乎的样子。

她有些生气。

打开东屋的门,里面的情况落入大家眼中。

林凤仙看到这一幕后,不忍心的别开了眼,顺带着捂住了池欢的眼睛。

眼前一个满身血污的男孩子狼狈不堪的躺在木板上,衣服脏污破碎的粘在身上,混合着鲜血,他面色苍白,双眼紧密,浑身瘦弱的皮包骨头,像是风一吹,人就散了架。

他躺在小床上,连呼吸都极为微弱。

就在他瘸了的右腿处被狗撕咬的缺失了一块肉,露出森森白骨来,那肉已经腐烂了,浓黑色的鲜血结了痂,皮肉翻卷,有一些苍蝇嗡嗡嗡的在他腿上转来转去,试着去啃咬他那只不断流血的腿。

池欢扒开麻麻的手,见到那些苍蝇,气呼呼似的挥挥手赶走它们,看到小哥哥浑身的血污伤口,她吧嗒一下,掉下泪来。

小哥哥得多疼啊。

这么多血,看着都吓人。

“这只是个八岁大的孩子啊,比小天都小两岁,竟然要受这些苦。”林凤仙捂着嘴,眼眶有些红了。

如果这孩子的妈在世,她不得心疼死吗。

林凤仙抱紧了小天跟欢欢。

池天也是被这些伤口给吓到了,他呆在林凤仙怀里不出声。

“这孩子,好端端的怎么会被狗咬呢?”池浩城皱眉。

“这熊孩子啊,玩心很大,可能是招惹上了村里的野狗,就被咬了。”白梅叹了口气。

一旁不远处的虎子嚼着泡泡糖,偷偷的往这边看。

“可是,我跟粑粑麻麻在院子里的时候分明听到说这件事跟虎子有关。”池欢擦擦泪,那双澄澈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向虎子。

虎子被这样的目光看的一惊,对上这么干净清澈的目光,虎子突然产生一种羞愧感。

“我……我只是跟村里几个小伙伴跟他闹着玩的,谁知道他不经闹,就被狗咬了。

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也没想到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虎子!”白梅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傻孩子就是缺心眼,咬死不承认不就行了么?

这要是传出去了,他们一家的名声也就臭了。

一旁沉默的虎子爸也开口了,“的确是小孩子闹着玩的,只是虎子没掌握好分寸,就变成这样了……

我们也很惋惜。”

“可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啊,怎么能拿着人命开玩笑。”林凤仙心疼的看着这孩子。

明明跟小天是差不多的年纪,却要遭这些罪。

“你们是不是不打算给小哥哥治病了?”池欢晶亮亮的大眼睛看着他们。

在这样澄澈的目光下,虎子爸妈有些惭愧,竟不敢对上这目光。

“那,你们是不是不要小哥哥了?”

女孩脆生生的奶音响起。

小木板上的男孩手指微微颤了颤。

傅峥觉得自己快死了。

他浑身滚烫,犹如置身最滚烫的岩浆中,热浪阵阵袭来,意识模糊间,他想到了很多小时候的事。

从三四岁开始记事起,他就知道,自己是个不被人喜欢的孩子。

村里人都说,他害死了他妈妈。

他一出生,他妈妈就死了,生他的时候,天上还有大片密集的乌鸦盘旋着飞过,大家都说,这是不详的征兆。

他无父无母,从小寄人篱下,生活在舅舅家里。

舅妈跟虎子从小就看他不顺眼,对他冷眼相待,她们都在骂他是祸害,是灾星。

舅妈甚至不让虎子跟自己玩,说他会克了虎子的福运,更不会让他吃什么饱饭,只会让他干活。

虽然舅舅对他还可以,可舅舅做不了舅妈的主。

很多次吃饭,他们一家人坐在桌子上吃,他远远的在桌子外面看着。

等他们吃完,他才能吃他们剩下的残羹冷炙。

有时候更是连菜汤子都剩不下。

直到有一次,他饿极了,看到院子里的牛棚下母牛在喂小牛吃奶,他小小的身体凑过去,也想尝一口。

那一次他得到了人生最惨痛的教训。

他被护犊子的母牛一脚踢翻,他的右腿,也彻底废了。

从那以后,他只能拖着瘸了的右腿走路,砍柴,烧水,喂猪,干活。

依旧是吃不饱饭,比以前更糟糕的是,大家开始无情的嘲笑他,看他的笑话。

有的孩子甚至模仿他走路的姿态取笑他,往他身上丢牛粪,扔石子。

村里以虎子为首的孩子们以捉弄他为乐。

他不知道自己灰暗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只能日复一日的在这个小山村挣扎着,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种黑暗绝望的日子。

直到,虎子跟别的孩子捉弄他,让好几只野狗把他咬伤。

傅峥知道,那女人不会给他看病,她巴不得自己死了。

所以,这是地狱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