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章 你不怕(1 / 2)

谢小舟感觉手掌处有些凉凉的,屈指轻轻一碰,碰到的是还未愈合的伤口。

看到这伤口,他又想到了秦渊。

那个有着一双灰蒙蒙眼睛,神情冷清淡漠的少年。

秦渊生得很精致,可以说是到了毫无缺陷的地步,可这样的完美,甚至比那些形状扭曲怪异的鬼怪还要恐怖。

令人心生畏惧,不敢接近。

谢小舟轻轻摇了摇头,把秦渊的模样甩出了脑海。

应该……不会再遇到他了吧。

谢小舟继续向前走,突然听见“啵”得一声,像是什么液体滴落在地上发出的声响。

他缓缓抬头。

不知什么时候,天花板上趴着一个扭曲的人影,如同蜘蛛一般,倒着悬挂在那里。它嘴角几乎裂开到了耳垂出,看着下方的人,腥臭的涎水不停流出。

活像是看见了美食的饿鬼。

谢小舟:“……”

陈黎见他停了下来,也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就算两人再看对方不顺眼,此时也是十分有默契,二话不说就向前跑去。

那蜘蛛人本来只是默默地尾随,此时被发现了,再也没有顾忌。它发出一声锐利的嚎叫,四肢齐用,飞快地追了上去。

两条腿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

一个眨眼的功夫,蜘蛛人就已经蹿到了眼前,它甚至跑过头了,头颅扭过360度,咧嘴看着后面的两个人。

谢小舟:谢谢,感觉有被羞辱到。

看样子跑是跑不掉了。

谢小舟正想着该怎么办,突然听见身旁传来陈黎的声音:“谢小舟,班长命令你——站在原地不要动。”

话音落下。

谢小舟的大脑一片混沌,什么都无法思考,脚步也随之减缓了下来。他像是陷入了泥泞的沼泽,一步也迈不出去。

陈黎轻轻松松地越过了他。

所有人都知道,在被熊追的时候,不一定要跑过熊,只要跑过同伴就可以了。

现在看样子只能活一个人,陈黎自然选择让别人去死。

现在有谢小舟垫底,陈黎也不着急跑了,站在不远处,冷笑了一声:“抢我的角色?想红?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你就是一辈子的龙套命!”

而他,才是《惊悚综艺》里的主角!

陈黎准备这样看着谢小舟面露绝望,哭嚎求饶,最终葬身于蜘蛛人的腹中。

这是他在这个恐怖绝望的《惊悚综艺》中,唯一能获得的快-感。

就在谢小舟要被蜘蛛人抓到的时候,手上的伤口处突然传来一阵阵的凉意,让他从这种迷茫的状态脱离了出来。

他余光一瞥,蜘蛛人狰狞的脸庞近在眼前。

明明是命悬一线的时候,谢小舟却格外的冷静,提气扭腰,一个鞭-腿甩了出去,将蜘蛛人掀翻在地上。再伸手拽住了蜘蛛人的头发,拎着它的脑袋,猛地撞上了墙壁。

砰——

这一声下去,就连藏在暗处的鬼怪都觉得牙疼。

谢小舟松开了手,任由蜘蛛人缓缓滑落在了地上,他抬起头,冲着陈黎微微一笑,还是那副天真单纯的模样:“你说什么?”

陈黎:“……”

怎么感觉谢小舟比蜘蛛人还恐怖???

陈黎拔腿就跑。

可是还没跑出去两步,身后就伸过来一只手,把他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谢小舟:“所以说,我被这个阴间节目选中,是你干的?”

陈黎干笑了两声:“是、是我推荐的……你不是想红吗?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谢小舟:“你觉得你是傻子,还是我的傻子?我该不会真的会相信吧?”

既然蒙混不过去,陈黎只好破罐子破摔:“没错,是我看不惯你,凭什么你就有这么多机会?导演都看中你?”

谢小舟理所应当地说:“因为我长得好看啊。”

陈黎咬牙:“那凭什么我就只能跑龙套?”

谢小舟更加有理由了:“因为你长得难看啊。”

陈黎:“?”

谢小舟:“有问题?”

陈黎:问题大了!

就在两人还在交流的时候,被撞得七晕八素的蜘蛛终于清醒了过来。它比之前还要狂躁,眼睛变得赤红,几乎要凸出眼眶。四肢不停地在地面摩擦着,化作一道残影,朝着这边扑了上来。

以这样的速度,被抓到只是迟早的事情,陈黎连忙使用他的能力:“谢小舟,要听班长的话……”

话还没说完,谢小舟比他更快,直接一拳砸了过去。剧烈的疼痛打断了陈黎想要说的话。

陈黎:“呃——”

趁着陈黎还没反应过来,谢小舟再一脚踹向了他的脚踝。

陈黎吃痛:“啊啊啊——”

陈黎单脚着地,双手抱着另一只受伤的脚,动作看起来十分滑稽。他质问:“你要做什么?”

谢小舟耸了耸肩:“做你想要对我做的事情啊。”

他又不是真的傻白甜,有人要害他,还能若无其事的相处。

有仇报仇才是谢小舟的性格。

他只是看起来天真无辜而已。

说完后,谢小舟不再犹豫,转身就跑。

而陈黎正要追上去,可身后传来一阵凉意,蜘蛛人的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露出了贪婪的笑意。

【……!】

【震惊,没想到傻白甜这么厉害?】

【陈黎装白痴结果变成了真白痴哈哈哈哈】

【陈黎好歹也活过了一场综艺,不可能这么容易死的】

经过这一遭,谢小舟的粉丝值节节攀升,已经和陈黎持平了。

***

谢小舟摆脱了陈黎,又恢复了独自一人的状态。

他本以为暂时脱离了安全,可走出去没两步,又发现黑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不、那不是黑暗,而是——头发。

漆黑浓密的头发如同流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流淌而来,发丝间隐约可见一只只猩红的眼球。

谢小舟:“……”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