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章 你不怕(2 / 2)

为什么这里这么多阴间的东西?

可意外的是,这发鬼并没有想要攻击的意思,它只是跟在谢小舟的身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就好像……是在逼迫着谢小舟往一个方向走。

等谢小舟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前方又出现了一片莹润的白光,窗台摆放着的绿植翠艳欲滴,没有任何的变化。

原本张牙舞爪的头发变得温顺了起来,它们匍匐在了地上,畏惧臣服着里面的一切。

“吱嘎”一声。

钢琴教室的门自动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灰蒙蒙的双眼望着这边,却没有倒映出任何的东西。

弹幕也沸腾了。

【我草,这不是上期校园真人秀出现过的BOSS?】

【科普一下,上次十名资深嘉宾,全部阵亡,都没从这位面前逃出去】

【那这个嘉宾不是惨了,点蜡】

【点蜡点蜡点蜡】

【这嘉宾怎么还不跑?在等什么,等死吗?】

谢小舟站在黑暗与光明的边缘,正面对上了秦渊的眼眸。

他不仅没有跑,反而上前走去,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你怎么也在这里?”

秦渊沉默着,就如同一樽没有感情的雕像。

谢小舟脸带笑意,双手背在身后,微微向前:“上次我就很担心你,现在看到你没事就好了……”

秦渊的眼睫颤动了一下,生硬地开口:“你、不、害、怕?”

尾音落下,秦渊的身上燃烧起了一团黑色的雾气,黑雾过后,冷白色的皮肤留下被灼烧过的痕迹,下方出现的是一片森森的白骨。

半张脸是神明,半张则是恶魔。

秦渊一眼不错地凝视着谢小舟。

就好像,只要谢小舟有一点异样,就让他成为黑暗中的一员,永生永世地陪伴在这里。

谢小舟:……

他不害怕?

他怕死了好吗?

但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谢小舟就越是冷静。他不仅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还抬起手,手指轻轻去触碰白骨。

温暖柔和的指腹接触上生硬冰冷的白骨。

谢小舟自己没什么感觉,反而是秦渊先握住了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

谢小舟轻声问:“是不是很痛?”

秦渊眼中的冷意缓缓退去,稍微多了一点人气:“还、好。”

谢小舟眼睫眨动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珠上覆盖了一层潋滟的水光,泪水欲落未落:“我不信,肯定很痛的。”

一点泪珠落在了秦渊的手背上。

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从来没有过,让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痛。你,别哭。”

谢小舟轻轻吸了吸鼻子,目光坚定了起来:“是谁做的?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秦渊:“不用。”

说着“不用”,但他的神情确确实实地软化了不少。

谢小舟:有戏。

他稍微了解秦渊的性格了。

一个缺爱的少年罢了。

因为周围都是发鬼、蜘蛛人、笔仙这种奇怪的东西,缺少与正常人的交流,而别人估计看见他就跑,从来没经历过这一套。

一个连BOSS笔仙都害怕的少年,神秘又美丽。看起来冷漠可怕,实际上缺爱自闭,也不随便动手害人。

还有什么比他更好的抢镜道具?

谢小舟盘算了一下,看秦渊的目光越发的柔和。

秦渊:“?”

谢小舟反手抓住了秦渊的手掌,细声细语地说:“你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很冷?你看你的手都是冷冰冰的。”

秦渊:“……因为、我死了。”

谢小舟:“没事的,你看,我是热的,我给你取暖。”他的双手拢住了秦渊的手掌,眉眼弯弯,“你有感觉吗?”

秦渊确实有感觉到一点温度,但始终抵不过数十年来的阴暗。

但正因为这点暖难得,更令人留念。

秦渊:“嗯……”

谢小舟一点都不畏惧秦渊脸上可怖的灼烧过的痕迹,诚挚地提出了邀请:“你要和我一起出去吗?”

秦渊垂下了眼睑,似乎在思索。

谢小舟小声地说:“外面这么黑,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很害怕。”

不害怕他。

却害怕外面的那些东西……吗?

秦渊扫了一眼。

那些蛰伏在黑暗中的东西瑟瑟发抖。

***

教学楼外。

嘉宾们经历了一番兵荒马乱,终于逃脱了这个阴森可怕的地方。

可他们知道,这只是第一天的开胃前菜,后面还有六天的时间,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最后。

班花是最幸运的,追她的鬼怪都是男性生物,碍于规则,并不能伤害她,她是第一个出来的。

紧跟其后的就是富二代,他的能力是撒币买命,可这个技能是有限制的,他身上只有一千块钱,用完就没了。而方才,他足足花了两百块才逃出来。

理科学霸、穷学生也陆续地走了出来。

还差两个人。

就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陈黎颇为狼狈,走路一瘸一拐的。

理科学霸问了一句:“还有一个人呢?”

陈黎面色阴沉:“死了。”

班花小小地惊呼了一声,面色苍白:“竟然真的死了……”

富二代毫不在意的说:“一个炮灰,死就死了,又没什么。”

陈黎:“是,一个炮灰而已,少了一个人,多了镜头戏份……”

一个清澈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你说谁是炮灰?”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