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6章 杀了我(1 / 2)

班花觉得这件事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只要她撞上去,然后把瓶子砸在秦渊的身上,就可以完成任务了。

她计划得很好。

只见班花闭上了眼睛,猛地一个冲锋,确实感觉撞到了一个人,口中连声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一边说着,班花一边睁开了眼。

可出现在面前的不是秦渊,而是一个两米多高的生物。

它浑身漆黑,皮肤上长满了一个又一个肉瘤,薄薄一层皮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走。此时班花正撞在它的身上,脆弱的肉瘤“啵”得一声裂开,腥臭的液体就炸了她满身。

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有冲击感了,班花在原地僵硬了一会儿,踉跄向后退去,一声又一声的尖叫都没停下来过。

肉瘤怪:“……”

它也被吓了一跳好不好!

班花好不容易缓过来了,下意识地就想要去寻找秦渊的身影,一抬头,看到了那如油画般精致无暇的少年还站在原地,根本未曾动过一步。

班花咽了咽口水,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秦渊……”

她想要靠近秦渊,只是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的墙壁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头发,其中几束缠绕上了她的手脚,让人动弹不得。

“呼——”

一阵冰冷的气息从后颈扑来。

班花整个人都在打颤:“救、救我!”

秦渊不为所动。

缠绕在手臂上的发丝越收越紧,几乎陷入了肉里,一点点的血珠冒了出来,更加刺激了头发丝的生长。

看起来,发鬼是位小姐姐,是不受班花身份卡的影响的。

班花意识到了这一点,嘶声力竭地喊:“你就不想知道谢小舟现在在哪里吗?!”

秦渊这才转过了身,慢慢地走了过来。

班花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清秦渊的样貌,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点瑕疵,像是美神塑造出来最完美的作品。

在第一眼的惊艳过后,产生的却是莫名的恐惧——没有人能生成这样,除非……他不是人。

班花攥紧了手心,紧张到额头上冒出了点点汗水。

没事的。

不管秦渊是什么东西,他至少是一个男性生物,以她“班花”的身份和能力,秦渊不可能伤害她的。

班花稍稍有了点底气,只要做好这件事,自然会有厉害的飞行嘉宾来保住她的性命。

眼看着秦渊走到了面前,班花使出了浑身力气,将手中的玻璃瓶管朝着秦渊扔了过去。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眼看着玻璃管子就要砸到秦渊的身上,班花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她就知道,这口气松得太早了。

只见秦渊轻轻抬起了眼皮,灰蒙蒙的眼睛注视着那一管玻璃瓶,瞳孔微微缩紧。

风停驻,时间凝固在了这一刻。

连带着玻璃瓶也停留在了半空中,瓶中的液体晃动了一下,最终归于沉静。

秦渊问:“这是,什么?”

这根本不是人能做得出来的!

他不是人!

那股恐惧占据了班花的心神,她恍惚地喊叫:“不,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快救我,救我——”

可是,那个口口声声说会来保护她的资深嘉宾邱月并没有出现。

对于班花的哭喊声,秦渊没有任何反应,像是只当做是烦人的蚊虫,不去理会。

他更关注面前的这一个玻璃管。

就连昏暗的灯光都掩盖不了玻璃管中的色彩。

猩红的液体犹如铺了星辰,星星点点,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就连秦渊都被迷惑了,他将玻璃管握入了手中,修长的手指轻轻转动着,里面猩红色的液体倒映在了冷白的皮肤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来。垂眸看去,一向漠然的神情中也多了一分好奇。

秦渊觉得这个玻璃管里面装着的东西有些熟悉,可能是……很久以前曾经见过。

不过还没等他想起来,玻璃管的受到了外力的作用,发出了一点响动,接着便是“砰”得一声,直接在手中炸裂了。

玻璃碎渣呈烟花状散开了,猩红色的液体四溅。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就连秦渊也不能躲避开来,侧过脸,冷白色的皮肤上也被溅射了两个猩红的血点。

秦渊展开了手指,淅淅沥沥的液体从指缝中流下,可是并没有按照重力规则落到地上,而是顺着手腕的弧度,一直向着心脏的位置蔓延而去。

秦渊若有所思,轻轻按住了自己的心脏。

那里,在轻轻跳动。

砰、砰!

秦渊察觉被猩红液体流淌过的地方传来一阵灼烧般的触感。

反正这具身体是随意捏出来的,无用的躯壳罢了。秦渊并不是很在意,甚至还有好奇这样的转变。

好奇怪的感觉……

不喜欢,却也不讨厌。

秦渊细细地感受了一下这具身体的变化,突然,从心口处涌上来一股强烈的欲-望。

他现在很想见到谢小舟。

很想。

秦渊的眼睫眨动了一下,原本灰蒙蒙的眸子升起了一轮血月。

班花还在求饶:“你你放过我,我带你去找谢小舟……”

秦渊扫了一眼,并未说什么,就独自走了出去。

盘桓在墙壁上的发丝悄然退去。

班花跌落在了地上,腿一软,根本爬不起来。不过她却是庆幸的,看来这个能力还是有用的,秦渊不能伤害她。

只要等秦渊走了,就可以去找飞行嘉宾,让他们带她完成拍摄……

“嘻嘻。”

班花正想得入神,一阵阴冷的笑声突然在耳畔响起。

一条优雅地美人蛇探出了头,蛇尾缠绕在了班花的身上,美貌的女人脸贴上了她的脸颊。

“啊啊——”

走廊中,回响着凄厉的惨叫声。

一道身影独自穿行在了长廊上,周围的鬼怪察觉到了他的心绪波动,纷纷显形。

群魔乱舞,百鬼夜行。

秦渊身畔黑雾随性,踏深渊而行。神情肃穆,犹如神魔。

他要……

他要见到谢小舟。

瞳中血月冉冉升起。

那是从未被点燃过的……欲-望。

***

另一侧。

谢小舟还在和这三个人扯皮。

刚开始,他还不知道这三个人是想做什么,在交流了几句后,大致能猜到一些。

他们是冲着秦渊来的。

难道,秦渊身上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吗?

一想到这个,谢小舟更不可能把秦渊拱手相让了。

场面一时间僵住了。

三位飞行嘉宾对视了一眼,暗自交流。

何怜表示:“我都说了,直接除掉就好了,还费这么大的劲做什么?”

何怜从一开始就没把谢小舟放在眼中。

在他看来,一个新人嘉宾,就是靠着运气好刷到了BOSS的好感度才活到现在,有什么需要顾忌的?

随便找个鬼窟把人扔下去,就算是解决了。

毕竟只说嘉宾们不能互相残杀,可没说不能让驱使鬼怪代为“解决”。

沈柏溪不太赞同:“会长说了……”

何怜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会长让你听我行动。”

沈柏溪不说话了,做了一个“你请”的动作。

在确定主导地位后,何怜收拾了一下心情,再次走到了谢小舟的面前。

谢小舟打起了精神,看向了这人。

何怜微微一笑,声音温柔:“既然你不相信我们,我们也不勉强,你走吧。”

谢小舟有点不太相信。

毕竟费这么大的周折把他带过来,难不成就是为了说一通奇奇怪怪的话?

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吗?

肯定还有什么阴谋!

谢小舟想了想,倒也不着急走了,拉过椅子坐了下来,慢悠悠地说:“我觉得,也不用这么着急。”他掀起眼皮,“要不,我们再聊聊?”

何怜:“……”

谢小舟也不是很担心。

毕竟嘉宾们都有《嘉宾守则》约束着,不能互相残杀,至少——明面上这三个人不会动手。

其次,再待得久一点,估计秦渊就要找上门来了。

谢小舟心平气和地打量着何怜。

刚才没仔细看,现在一看,总觉得何怜有点眼熟。

到底哪里眼熟呢?

谢小舟的余光一瞥,看见墙壁上贴着一面镜子,里面照映出了自己的脸庞来。

谢小舟:“……”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