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在惊悚综艺里当海王> 第19章 三更合一,内有红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9章 三更合一,内有红包(1 / 2)

何怜脸上的笑容微微停滞了一刻。

这事情的发展好像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怎么一上来就是送命题。

不过问题不大。

因为这道题谢小舟答过,他直接抄作业就可以了。

何怜回想了一下谢小舟当时的反应,歪了歪头,不解地问:“你为什么要让我去死呀?”

秦渊没有和他纠缠,一言直击重点:“你,不愿意。”

何怜心头咯噔了一下。

明明之前谢小舟答题的时候不是这样的,轮到他怎么就这么尖锐的吗?这让他还怎么继续演下去?

还好何怜也是经历过各种综艺节目的资深嘉宾了,在短暂的震惊后,又很快地冷静了下来,开始分析该怎么办。

谢小舟这么一个新人都能攻略下BOSS,他不会连一个新人嘉宾都不如!

肯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没关系,再试一次看看——

何怜一咬牙,直接使出了杀手锏。

他闭上了眼睛,等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眼瞳变细拉长,呈现出了蛇瞳的模样,与之对视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会被魅惑心神。

“我没有不愿意。”何怜的目光诚挚,“只要是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没想到秦渊一点不给面子,平淡地说:“你撒谎。”

这个人的一言一行都和谢小舟一样,但正因为一样,反而能看出假来。

秦渊厌恶这样的“假”。

何怜:“……”

他努力模仿谢小舟的神态,眼睛浮现了一层水光,盈盈一望,端的是楚楚可怜:“可我是真的喜欢你,如果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呀?”

何怜的魅力值极高,再加上美杜莎的身份卡,几乎在恋爱综艺节目里面无往不胜。

这次,也肯定不会失败。

听到这话,秦渊果然没有再动作。

何怜继续努力:“你看,我根本没有必要骗你……”

秦渊若有所思:“你的声音,有点耳熟。”

【啊啊啊何怜真的是个绿茶,好恶心啊,他一直在学舟舟,他就没听过!】

【BOSS快点看穿他的真面目!不要让这个绿茶得逞啊!】

【舟舟呢?舟舟在哪里?快点粗来,我忍不了了!】

【别着急了,我看呐,就算谢小舟来了,我怜也能攻略下BOSS的,没看BOSS的眼神都变了吗?】

【呃……有没有人还记得,这其实不是一档恋爱综艺啊?】

【管他呢,好看就完事了!】

屏幕视角一转。

来到了谢小舟的身上。

谢小舟在笔仙的友好帮助下,瞬间就来了废弃教学楼。

废弃教学楼一片阴暗。

阴暗处,一个个影子攒动,似乎是在围观看热闹。

谢小舟手上的伤口已经止血了,只是伤口周围血肉翻滚,有些狰狞。这时候他也顾不上这个了,直接往楼上跑去。

谢小舟不知道秦渊所在的钢琴教室在几楼,只能埋头往上跑。还好,这次他的运气不错,刚走过一个拐角,就看见了前面柔和的白光。

***

邱月与沈柏溪并不知道钢琴室里发生了什么,他们守在外面,等待着消息。

邱月摸了摸手臂,说:“我总觉得有股不详的预感。”

沈柏溪果然重视了起来:“你抽到了有预言功能的身份卡?”

邱月无语:“……是女人的第六感。”

沈柏溪的眉头微微皱起:“准吗?”

邱月:“……”

大概是邱月的话起了一定的作用,沈柏溪扫了一眼远处的钢琴教室,沉吟片刻:“一旦就变故,我们就立刻强制脱离拍摄现场。”

飞行嘉宾就有这点好处。

因为他们是中途进入拍摄的,如果有危险,就能直接脱离拍摄现场。但相应的是,一旦强制脱离,这期综艺的后续收入和片酬就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要是命没了,拿着片酬也没有用。

邱月心头有点不舍,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继续等待着。

只是还没先等何怜出来,先听到背后通道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是人?

是鬼?

邱月和沈柏溪同时拿出了黄符,十分警惕。

过了片刻,一道身影从楼道口跑了出来。

是人。

来人停住了脚步,看着挡在面前的两个人。

邱月脱口而出:“谢小舟?”

谢小舟不是被绑起来了吗?

这是怎么脱身的?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邱月当机立断:“拦住他,不能让他进去!”

何怜还在里面攻略BOSS,要是让谢小舟进去了,可以直接宣布任务失败了!

沈柏溪也想到了这一点,直接出手去阻拦谢小舟。

《嘉宾守则》中有规定嘉宾之间不得互相残杀。只不过这个标准只规定了不能杀死,打伤、打残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沈柏溪的打算就是直接打断谢小舟的腿,让他不能动弹,这样也不算违规。

也不知道沈柏溪用了什么道具,一道火光从他的指尖冒出,再一挥手,化作火龙呼啸而去。

谢小舟:?事情突然变得玄幻了起来。

火浪迎面而来。

谢小舟一个激灵,翻身躲了过去,见火龙撞到了一侧墙壁上,留下一个漆黑的窟窿。要是砸在他身上,就算要不了性命,也会变成残废了。

他连忙朝身后喊:“还不过来帮忙!”

有帮手?

邱月和沈柏溪一听,顿时防备了起来。

只是等了一会儿,一个人影都没出来。

想来也是,嘉宾们都死得差不多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帮谢小舟?

邱月冷笑了一声:“装神弄鬼,在这里,还有什么人能帮你?要是真有……”她瞥了一眼,指着地上的一块砖头,“我就把这东西吃了。”

话刚说完,楼道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一道血红的身影缓缓地浮现在了谢小舟的蛇皮那个。

另外,角落里还出现了不少蠕动的阴影。

谢小舟十分诚恳地说:“我只能说,你牙口真好。”

笔仙抬头,透过发丝,猩红的眼睛盯着前方的两个人。

邱月:“……”

谢小舟冲笔仙说:“帮我拖住他们,我要进去。”

笔仙现在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还不如最后刷一波存在感,于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带着那些小弟冲了过去。

邱月和沈柏溪是资深玩家,身上很多道具,但再多的道具也顶不住一波又一波的鬼怪,再加上笔仙是这期节目的反派,能力得到了加强,他们一时间也都脱不开身。

谢小舟趁着机会冲进了钢琴教室。

刚一进去,还没看到是什么情况,就听见何怜用一种恶心语气说:“我喜欢你呀……”

谢小舟:“?”

什么玩意儿?

一下子不在,就有人来撬他墙角?

秦渊是他的!谁也别想抢!

谢小舟一个箭步,插-入了二人中间,震声道:“你们在做什么?”

何怜还在深情告白,话没说完,就见一个不速之客冲了进来。他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谢小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谢小舟看看何怜,又看看秦渊:“……我需要一个解释。”

何怜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秦渊说:“他说,他喜欢我。”

何怜没想到能得到这个回答,心中一喜,觉得已经攻略秦渊攻略得差不多了,于是微微扬起了下巴,冲着谢小舟炫耀:“你听到了吧?”

谢小舟:“听到了,然后呢?”

何怜笑了笑:“现在秦渊已经是我的了。”

谢小舟有些犹豫:“你……”

何怜:“你想说什么?”

谢小舟:“你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秦渊说的是,你喜欢他,又不是他喜欢你。”

何怜看向了秦渊,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秦渊,你到底喜欢谁?”

谢小舟也一样望向了秦渊。

秦渊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他有些困惑:“他说,他喜欢我,又不肯去死。为什么?”

何怜:“……”

谢小舟语调欢快地说:“那你试试,就知道他愿不愿意去死了。”

秦渊想了想,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突然,一股黑雾从他的周身涌现了出来,在黑雾途经的地方,精致无暇的皮肤变成了森森白骨。美丽与死亡在这时交织于一体,带着一股动人心魂的恐惧。

何怜看着这样的画面,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他想要逃离这片黑雾。

但却慢了一步,不知何时,他的身体被黑雾所缠绕上,被固定在原地,一步也动弹不得。

怎么可能!

何怜不相信自己这么高的魅力没用,只以为不小心哪里犯了忌讳,秦渊才突然动手。

这黑雾几乎弥漫了整个屋子,谢小舟应该也是一样的状态!

何怜迫不及待看了过去。

好像只有谢小舟和他的下场一样,才能证明他不是失败了。

可惜何怜失望了。

与想要逃脱的他相反,谢小舟不进反退,直接撞入了秦渊的怀里,有点惊慌地问:“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黑雾?”他的眼睛红红的,泛着水光,就像是小兔子一般,让人产生了无尽的保护欲。

何怜:“……”

何怜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谢小舟说他段位低了,原来段位高的就在这里。

大概是谢小舟的话起了作用,秦渊的手覆盖上了他的背部,周围的黑雾随之散去,出现了一个安全的区域。

何怜想要戳破谢小舟的伪装:“秦渊,你不要相信他,他一直就是骗你的!他就是为了完成拍摄!”

【哈哈哈,一句台词说两遍的时候,就没这么令人相信了】

【朋友,这话之前有人说过了,对,就和一样一脸炮灰像的那个】

【说过这话的人都已经死了.jpg】

【何怜怎么变得这么蠢了?我粉转路了】

这话说完,何怜看到秦渊的神情微微一变。

他不知道这些台词已经有人说过一遍了,还以为起了作用,脸上浮现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没关系,就算失败了,他也可以强制退出拍摄现场。

但在退出以前,他要亲眼看着谢小舟死!

怎么还不动手?

快点给我动手啊!

在何怜不停的催促下,秦渊终于动了。他抬手,握住了谢小舟的手腕送到了面前,看着横在上面的一条伤口:“是、谁?”

谢小舟看了过去。

这是之前逃生的时候被玻璃割的,属于自己作死。但他怎么可能直说呢?当然是把黑锅甩给别人了!

“很痛……”谢小舟的眼睫颤动了一下,蓄了一些泪光,“是他们做的。”

何怜:“?”

何怜想要解释:“我就是把他绑起来了,没有伤害过他……”

谢小舟:“你看,他都承认了。”

何怜:???

他再次控制不好情绪,脸色涨红:“我没有,我不是!”

秦渊并没有理会何怜的辩解,而是凝视着谢小舟手上的伤口。

其实经过这么一段时间,伤口都已经不疼了,只是覆盖着一层血痂,看起来吓人。

秦渊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情绪。

很难去描述。

大概是,麻麻的,有点疼,又有点冰凉。

是……心疼的感觉吗?

秦渊捏住了谢小舟的手腕,慢慢送到唇边,伸出一点舌尖,舔过那处伤口。

血是腥甜的。

皮肤是温热的。

如果是以前,他只会觉得这血的滋味不错,可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不想让谢小舟受伤。

受伤了,他会心疼。

谢小舟抽了抽手,小声地说:“脏……”

秦渊松开了手,将谢小舟拥入怀中。

谢小舟措不及防就撞上了结实生硬地胸膛,痛呼了一声:“你做什么?”

秦渊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脊背,抬头看向了何怜。

何怜顿时察觉到周身的黑雾活跃了起来,其中一条黑雾缠绕上了他的脖颈,令他难以呼吸。

算了,再继续下去要出事。先放过谢小舟好了。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谢小舟,要求强制退出拍摄现场。

快点退出!

快点……

可是没有反应。

何怜着急地说:“我要退去!我要退出!”

回答他的只有越来越缩紧的黑雾。

他尝试了几次,终于确定无法强制脱离,只好再次求助于秦渊:“我是真的喜欢你,秦渊,你相信我,我是愿意为你去死的!”

黑雾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何怜以为这个方法有用,连忙说:“我喜欢你,我愿意为你牺牲,为你做任何事,死也没有关系——”

谢小舟:“……”

这些台词听起来有亿点点耳熟。

然后他听见一个波澜不惊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那你去死吧。”

何怜还没反应过来,脖间的黑雾高高地仰起了,犹如一条蛇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吞噬下了他的头颅,并发出了满足的饱嗝。

黑雾散去,连带着何怜的身体也被拖入了阴影中,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飞行嘉宾何怜,死亡。

【…………】

【震惊!就这么死了?】

【xswl,之前何怜那这么自信,结果嘎嘣一下就被弄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怜粉丝呢?还不赶紧出来看看何怜是怎么攻略BOSS的?】

【我不信我不信,肯定是谢小舟作弊了!】

【粉丝瞎眼正主也瞎眼,天生一对!】

何怜死后,那些属于他的粉丝值直接黯淡了下去,谢小舟节节攀升,直接超过了其他两个飞行嘉宾,位列第一!

而他的打赏列表的名额也在不断增多,明明是一个只正式出演了一次综艺的新人,却已经拥有了老嘉宾都不一定有的粉丝后援团。

***

何怜死后,黑雾散去。地上出现了一些黑乎乎蠕动的生物,将地上的鲜血一滴不剩地抹去。

直到没有一丝痕迹后,秦渊才松开了谢小舟。

谢小舟害怕这些。

他知道。

谢小舟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怎、怎么了?”他看了一眼,教室里再也没有何怜的身影,“他人呢?”

秦渊不会撒谎,但又不想让谢小舟知道,只憋出了一句:“不见了。”

谢小舟:“难道他走了?”

秦渊“嗯”了一声。

谢小舟也没多想,伸手抱住了秦渊的手臂:“走了就好,我不喜欢他,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秦渊听到这话,眸光微微变暗,最终说了一声:“好。”

明明只有一个字,却好像是许下了承诺了一样。

***

何怜竟然死了?

邱月和沈柏溪自然得到了这个消息,对视了一眼。

竟然何怜已经死了,只能宣告任务失败,他们也没有再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

在鬼怪的围攻下,他们直接使用了道具,强制脱离了拍摄现场。

那么目前为止,《校园七夜谈》嘉宾除谢小舟之外,不是死了就是强制脱离了,全部出局。

节目组也没想到请来的这三位飞行嘉宾这么不禁用,还没到一天的时间,就报废了。

现在嘉宾存活只剩一人,显然是不能完成接下来的拍摄,按照拍摄要求,这期节目只能烂尾了。

但这么高的热度,现在停止拍摄节目组又不舍得,更不用说这是节目组的过失,就算拍摄没完成也要把片酬发给谢小舟。

节目组想了一下,想出了一个拉高热度的方法——直接让谢小舟死在节目里算了。

至于怎么让他死?

自然是提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滋啦——

一直没有动静的喇叭传出了一阵刺耳的电流音。

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中冒了出来:

【很遗憾,本次《校园七夜谈》的拍摄不能如期完成】

【请剩余嘉宾在天亮之前完成任务:消除笔仙执念并超度,失败将永世被困在拍摄现场,不得离开】

谢小舟下意识地望向了窗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