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在惊悚综艺里当海王> 第20章 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0章 双更合一(1 / 2)

一开场就是死局。

这合理吗?

这不合理!

谢小舟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用肩膀顶了一下木箱的盖子。大概村民们也不怕他逃跑,连箱子都没锁上,被他推开了一条缝隙。

冲着缝隙往外看。

他现在在一辆牛车上,赶车的是一个瘦巴巴的老头子,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村长”,而牛车旁边还跟着两个青年,穿着极具异族色彩的服饰。

他们一路向前走去,谢小舟隐约听见了河流滚滚的响动。

不会吧。

刚说完抽到的身份卡像炮灰,然后一句话没说,就直接要暴毙了。

***

《河神的新娘》还未开播,就因其强大的阵容班底、难度高、资深嘉宾云集而吸引了众多观众的注意。

现在甫一开播,热度就不断地上升,一下子就来到了首页推荐位,更是引得更多的观众点了进去。

【终于开播了,冲呀!】

【先占个前排看看】

【不用看了,这期综艺有邱月,演员公会的,参演过《今日见鬼》《听见祂说》等优质综艺,又美又飒,赶紧入股不亏的!】

【《河神的新娘》又开拍了?这部综艺好像都开拍三次了,没有一次能完成全部拍摄,基本拍到一半嘉宾就全部出局了】

【这我听说过,《河神的新娘》是极少数只有女性嘉宾的综艺,能参演都是美女姐姐,嘻嘻,我喜欢】

【全女性嘉宾?等等……我怎么看到一个男的?】

屏幕上,视角被分成了两部分。

三分之二集中在五位女嘉宾的身上,她们在探查河边村的情况,和NPC套话;另外的三分之一集中在了一个少年身上,他蜷缩在下狭小的木箱中,卷翘纤长的眼睫垂下,显得乖巧天真。

【啊啊啊啊啊舟舟???】

【舟舟为什么会在这个综艺里面?这综艺不是只要女嘉宾的吗?他怎么能进来的???】

【怎么回事,节目组搞错了?】

【舟舟怎么没有去校园类综艺当常驻嘉宾?隔壁秦渊天天都在等你啊!】

【……我怎么闻到了一股负心汉的味道】

【等等,他们为什么要把舟舟扔到河里去?不是吧,这么快就触发了死亡flag吗?节目才刚开始啊!】

***

赶牛的村长停下了牛车,给了青年一个眼色。

谢小舟不好让他们发现自己已经醒了,用缩回了手,让箱子合拢。视线再次归于黑暗,但这让其他触觉更为敏锐。

两个青年一左一右,扛起了箱子,扔了下去。

砰!

箱子砸在了地上。

被装在里面的谢小舟被晃得七荤八素,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了,又感觉到有人拖着箱子往前走。

不行。

要抢救一下。

可那香薰的药效太好,谢小舟现在还是手脚无力,根本逃脱不了。他盘点了一下身上的道具。

五张黄符,用来应对鬼怪的,这些都是人,没有效果。

一把匕首,现在估计拿都拿不起来,不行。

身份卡……算了,根本没用。

谢小舟再次打开了一小条缝隙,光芒照射-了进来,连带着一股水腥一起飘到了鼻尖。

他稍稍恢复了一些,可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又白又细,要靠这个从两个壮年男子手上脱身纯属白日做梦。

更何况,就算跑,他也不能跑出河边村。但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只允许女人参加河神祭祀。

那这样的话,就算逃脱了一时,也会因为任务失败而死亡。

谢小舟捏着手腕上的纽扣,越是焦急时刻,他越是冷静,现在不仅要活下来,还要说服这些人让他去参加河神祭。

这时,他听见拖箱子的两个青年交谈了起来。

“唉,也不知道这次河神祭祀能不能成功。”

“对啊,这都已经是第四次了,这么多女娃娃,河神咋就一个都选不中咧!”

“要是再失败,也不知道咱们村会遭什么罪……”

谢小舟听了一会儿,大致了解了一下他们聊得内容。

河边村历来有祭祀河神的习俗,每十年一次,每次都献上一位新娘,让河神保佑未来十年风调雨顺。

以前都是顺顺利利地完成祭祀,可今年不知怎么了,举行了三次都失败了,这是第四次,要是再不成功,怕是要惹怒河神了。

两个青年挺犯愁的。

这次村长从外面找来的人中混进了一个男娃,导致祭祀的新娘少了一个,所以要从村上抽选一个女娃出来。

而他们家里都有适龄的妹妹,就不免担心抽到了自家。

谢小舟听得差不多了,而青年们也带着箱子来到了河边。

河边水流湍急,不知深浅。

就算是会游泳的掉下去也不一定能游上岸,更不用说谢小舟这个旱鸭子了。

掉下去,必死无疑。

只有这一个机会。

谢小舟揭棺而起,直接说:“我知道你们祭祀为什么会失败。”

两个青年倒被吓了一跳、他们回过头,见谢小舟掀开了箱子的盖子,半靠在一侧,日光落在他的脸上,呈现出了玉石般的光泽。

青年们平时都在乡野里打转,见到的都是糙汉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秀气的少年,都愣了一下。

谢小舟也不着急,只静静地看着他们。

其中一个个子较高的青年先反应了过来:“你知道什么?这里是河边村,若是你胡言乱语,河神必定不会放过你的!”

谢小舟不慌不忙:“你们是不是每次挑选的新娘都是女子?”

另一个黑瘦青年点点头。

谢小舟继续说:“这次是不是举行了四次仪式都没成功?”

黑瘦青年显然比较淳朴,一脸震惊地问:“你怎么知道?”

谢小舟:“……”

因为他在箱子里听到了啊。

谢小舟知道这是他唯一一个能说服他们的机会,于是组织了一下措辞:“是不是,今年举行仪式的时候,那些新娘都不情不愿,甚至还有想逃跑的?”

黑瘦青年更加震惊:“你怎么又知道了!?”

谢小舟:废话,估计今年参与河神祭祀的全是嘉宾,嘉宾肯定不会想着去送死啊。

但他的面上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慢慢地说:“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新娘的心不诚。”

“她们不想嫁给河神,河神是神明,又怎么会接受不虔诚的新娘?”

这一番话下来,就连高个青年也若有所思:“那你说,应该怎么做?”

等得就是你这句话!

谢小舟:“找个心甘情愿嫁给河神的人。”

黑瘦青年:“那谁会心甘情愿啊?”

以前还好,大家都比较迷信,觉得为神明献身是个荣耀的事情。而现在经济开发了,大脑发育也跟上了,活着不比死了好?

所以村长才想着从外面骗人回来。

谢小舟看出了青年的担忧,说:“有,我啊。”

两个青年:“?”

黑瘦青年说:“你是男的。”

谢小舟眨巴了一下眼睛:“男的怎么了?你怎么知道河神是男是女啊?”

高个青年书说:“祂的神像是男子。”

谢小舟:“……”他憋出了一句话,“说不定,河神也想换换口味,来个男新娘。”

他说出了一个让青年们不想拒绝的理由:“让我去,你们村上也不用再出一个女娃娃了。而且你们村上有规定只能让女子参加祭祀吗?”

两个青年对视了一眼。

他们觉得谢小舟说的有道理,但不敢自己做主,就又把谢小舟给带了回去。

村长坐在牛车上,吧嗒吧嗒地抽着烟杆子。远远见两个青年回来了,还以为事情办好了,正要驱使牛车回村上去,就看见了依旧半躺在箱子里的谢小舟。

村长脸色一沉:“这是怎么回事?”

高个青年走了出来,把刚才谢小舟说的话又和村长复述了一遍。

完了,补充了一句:“村长,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这样,咱们村也不用再出人了。”

村长眉头紧锁,抽烟杆子的频率大大提高:“他说,他想要当河神的新娘?”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放在谢小舟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竞选河神的新娘,一是去河里。

他当然选前者。

于是谢小舟目光真诚,谎话信口捏来:“我想侍奉河神发自内心,我对河神一心一意。”

那双姜眼睛黑白分明水光盈盈,在被注视的时候,没有人会不相信他说的话。

村长动作顿了一顿,将谢小舟说得话来回思索了一番。

不得不说,确实有点道理。再说,不能让男子参加也只是一直流传下来的习惯,并没有明文记载。反正前面都已经失败三次了,这次也不一定成功,不如……试试。

村长用力吐出了一口烟圈,下定了决心:“把人带上吧。”

【舟舟,你有没有觉得你说的话有点耳熟???】

【这话我听过!我熟,我知道】

【一句台词不能用两遍啊舟舟这不是你说的话吗?你自己都忘了!】

【说这种话你的良心不会痛的吗?清粥CP粉落泪了】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样更带感吗?舟舟冲鸭!把河神也给我拿下咯!混乱邪恶.jpg】

***

河边村。

正如其名,村子坐落在一条河边。也不知道是不是靠水太近的缘故,村子里格外的潮湿,萦绕着一股水腥。

不过闻得久了,也就适应了。

牛车沿着青石路向前,车轮滚动,在地上留下两条长长的水痕,最终停在了一个四合院门口。

村长磕了磕烟杆,说:“接下来七天,你就住在这里。”

谢小舟身上的药效已经消失了,听到这话,迫不及待地就下了牛车,生怕村长后悔,让他再回河里。

村长看着谢小舟的背影,眼神有些纠结。

还是第一次有男新娘,也不知道河神会不会发怒,要不……先带去和河神大人见见?

不行再送去河里。

谢小舟还不知道自己没有逃离危险,抬脚迈过了门槛,走进了四合院里。

这里大概是废弃了有一段时间了,建筑都有些破败。正对着门的是祠堂,就是嘉宾们一开始待的地方。左右两边的一排房间是用来住人的,看起来又低又窄,黑乎乎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