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在惊悚综艺里当海王> 第25章 选择(小修)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5章 选择(小修)(1 / 2)

撕拉——

纸被用力揭了下来,出现在面前的是又一幅壁画。只是年代久远,在氧化的作用下,略微有点褪色。

谢小舟仔细看了过去,上面绘画得大概是河边村的历史。

河边村以前的村民因战乱、饥荒而迁徙。祸不单行,原本就饱受灾难痛苦的村民又在此地染上了瘟疫。

为了不让瘟疫扩散开来,他们只能忍痛把生病了的同伴投入河流中,就在这时,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出现了。

壁画上的表现非常的夸张。

白衣男子四周围绕着祥云鸟雀,他从天而降,身后金光普照。而下方面黄肌瘦的村民匍匐跪地,口中大呼“神明”。

壁画的下一幕便是村民在河边祭拜这位白衣男子的神像,身后是一栋栋建筑,似乎他们已经在这里定居了下来,远离了痛苦与饥饿,生活也变得富足了起来。

大概是为了感谢这位白衣男子,村民们自发地举行了祭祀典礼,送上了祭品与村子里最美的女子,希望让白衣男子永永远远的保佑河边村的居民。

夜色中,女子身穿华丽的嫁衣,满脸期待地走上了祭台,一抬头,女子的脸上覆盖了精致的刺青纹身。

不显恐怖,反而更加有一种民族特色的妖异。

白衣男子立于水面之上,远远地望着,没有任何的表示。祂微微转身,表示等天亮后就要离去。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如果是一个单纯的神明与子民的故事,这应该算是完美结束了。但这里是阴间剧组,这个故事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谢小舟伸手摸索了一下,发现后面的墙壁凹凸不平与其他地方不同,显然,画着壁画的墙壁被人铲了下来。

那应该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后续故事。

谢小舟重头再看了一次这壁画。

上面的村民,是河边村的人。

白衣男子,应该就是河神了。

可不知道是壁画毁坏,还是故意为之,壁画上并没有画出河神的真容,就算是出现正脸的地方,也是被一团白色所覆盖,空洞洞的。

而从壁画上看,这位神明明显是带来祥和与福瑞的,可现在的河神……说祂不是邪神,邪神都不带服气的。

再仔细观察,谢小舟又发现一点。

壁画上,河边村也出现了神龛,只是上面的神龛并没有被红布所覆盖,里面也没有神像,空荡荡的。

这种不同,肯定意味着,后续肯定发生了某种变化。

到底是壁画上的内容经过了美化,还是河神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并不是所谓的邪神。

谢小舟正在看着壁画思索,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暗示的咳嗽声。

他的身体更快一步,直接把那张撕下来的纸给按了回去,将墙壁恢复原样。

转过头,门被推开,身形佝偻的河婆走了进来,正用阴冷的目光扫视着房间里的人。

目光缓缓落到了角落里的谢小舟身上。

谢小舟不慌不忙,冲河婆笑了笑,若无其事地走到了一边。

也不知道河婆有没有发现墙壁上的纸被撕掉了,盯着谢小舟看了一会儿,又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等河婆离开后,谢小舟想要去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只是看了一圈,并没有再发现别的壁画。

长腿姐姐靠了过来,小声地问:“有发现什么吗?”刚刚就是她在警示。

谢小舟摇头:“我不是很确定。”他正要细说,却被长腿姐姐阻止了。

谢小舟不解,在长腿姐姐的暗示下,看见了其他嘉宾神情各异的模样。

经历了刚刚的事情,嘉宾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的密切了。大家变成了竞争者,也不知道为了唯一一个新娘的名额,为了活下来,会做出什么事情。

谢小舟将这种变化收入眼中,冲长腿姐姐点了点头,回过头去学习祈神舞。

祈神舞并不难。

谢小舟有舞蹈基础,没过多久就已经学会了大部分的姿势。虽然不如壁画上的柔美,但也有别有风情。

这间屋子没有窗户,也不透光,只有烛台上的蜡烛缓慢燃烧,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谢小舟停下了动作,轻声自语:“现在是几点了?”他想要去寻找钟表,可是环顾一圈,并没有发现这个东西。

他掏出了手机。

一进入拍摄现场,手机就会完全失去信号,能做得只有进入《惊悚综艺》的网页后台。

但看时间这种功能还是存在的,他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着晚上10:10。

不可能这么快就到晚上了。

谢小舟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默数了六十下,可屏幕上的时间还是“10:10”,停滞在了这一刻。

这个数字格外的眼熟,他仔细回想——这不就是嘉宾们进入拍摄现场,抽取身份卡的时候吗?

谢小舟还以为是手机坏了,又去问长腿姐姐:“现在几点了?”

长腿姐姐的手腕上带着一块装饰用的表带。她低头一看,时针、分针都已经不走了。

“晚上十点十分。”她说。

和手机上的时间是一样的,根本没有变化过。

谢小舟转向了火光跳跃的蜡烛,一些之前没有发现过的细节闪过了脑海。

“时间……”他自语。

长腿姐姐说:“以前我也有遇到过这种事,时间是静止的,一切都是幻觉。”

谢小舟虽然只拍摄过一次节目,但他恶补了许多的恐怖电影,此时听到长腿姐姐说的话,也有了灵感。

“这是一种可能,我们都身处幻觉这种,其实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他顿了顿,“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经历是真的,时间是假的。只是,用来欺骗的不是我们。”

长腿姐姐不解:“那欺骗的是谁?”

在认真思索的时候,谢小舟眉眼间的乖巧就消失了,他微微垂着头,侧脸的弧度有些冷淡:“一个猜测,可能并不准。”

“我刚刚看了藏起来的壁画,壁画上的河神是天亮就要离去,但时间现在永远停在晚上十点十分,代表着不会天亮。”

“河神被困在这里了。”

在河边村,手机、钟表等一切可以用来表示时间的东西都失效了,这绝非是意外。

肯定是对嘉宾们的某种暗示。

【舟舟,你的傻白甜人设崩塌了】

【我伙惊!舟舟竟然也这么聪明的嘛?】

【舟姐这也能吹?这不是有手就行?别吹了吧,只会讨好BOSS的废物】

【呵呵,你不服你上啊,讨好一个给我看看】

【我讨论个冰箱还需要会制冷是吗?】

长腿姐姐若有所思:“有这个可能,难道我们要解救河神吗?”

谢小舟:“……”

看起来不是很需要解救的样子。

在两人私底下交流的时候,双马尾双手背在身后,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掐着甜腻的嗓音说:“你们在聊什么呀?”

长腿姐姐并没有要分享信息的样子,冷淡地说:“没什么。”

双马尾正要追问:“和我说说又没什么……”

长腿姐姐懒得理会,一个漂亮的高抬腿从双马尾的面前扫了过去。

双马尾差点被踢了个正着:“你差点踢到我!”

长腿姐姐:“谁让你站我面前的?”

双马尾讨了个没趣,灰头土脸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谢小舟说:“我要去别的房间看看。”

后半段壁画绝对非常重要。

长腿姐姐想了想,问:“你要和我合作吗?”

在综艺节目中,光靠一个人单打独斗是不行的。谢小舟需要有一个靠谱的队友,而长腿姐姐看起来就不错。

谢小舟伸出了手:“谢小舟,演员。”

长腿姐姐将手搭了上去:“李笑,退伍军人,现在的身份卡是神射手。除此之外,还有一张SR卡‘聂隐娘’。”

谢小舟:“呃……我的身份卡是摄影师。”

李笑:“?”

谢小舟:“就是,拍照的那个摄影师。”他补充了一句,“R卡。”

一听就非常的炮灰。

但李笑并没有因为这一点而看不起谢小舟,点了点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可以配合你。”

谢小舟:“你能帮我引开河婆吗?”

李笑:“可以。”

她的SR卡是聂隐娘,是在一个古代节目里获得的,刺客专精,会隐身、制毒和暗器。

在李笑的帮助下,两人悄然地离开了练舞的房间。

河婆正守在门口不远处的地方。她的年纪很大了,眼皮层层叠叠地耷拉下来,双手收在袖子里,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老太太。

李笑给了谢小舟一个眼神,闪身出去,用手中的暗器击中了窗户。

咚!

河婆猛地睁开了眼皮,眼睛就好像是淬了毒一般,阴狠地看向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她站了起来,以一种不符合老太太的动作走了过去。

谢小舟趁着这个机会,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那个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谢小舟一个不备,差点被地上的东西给绊倒。

他稳了稳身形,在黑暗中摸索着。

摸了一会儿,他终于在墙壁上摸到了一处凹凸不平的地方,但是因为没有光芒,看不清上面到底画的是什么。

谢小舟摸了摸口袋,也没带可以照明的工具。他灵光一现,小声地说:“河神,您在吗?”

河神:“……”

从之前的举动来看,谢小舟已经明显摸清了河神的性格。祂挺好说话的,很享受别人依赖、顺从的模样。

于是谢小舟说:“这里好黑哦,您能给我点一盏灯吗?”他的眉心皱了皱,“刚刚我差点就摔倒了,好痛哦。”

又要哭了。

河神莫名地有些烦躁。

更久远的事情祂记不清楚了,也不知道是怎么祭祀的。可上几次祭祀,送上来的人不是又哭又闹,就是想要逃跑。令祂一看就厌恶。

祂第一次见到如此乖巧顺从的新娘,满心满眼都是爱慕。

可……乖巧过头了。

又软又白,动不动就哭。虽然也同样是哭,但祂却不那么的讨厌,只是不想让他为别的东西流泪。

都说了不要哭了。

河神的情绪波动了一下,一股恶意涌了出来——把新娘永远困在水下,这样就不会哭了。

但还没付诸于行动,祂的理智就又占据了上风。

算了,点个灯而已。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要求。

谢小舟等了一会儿,就在他以为失败的时候,黑暗中响起了“呲”得声响。

一束火苗亮了起来。

谢小舟眨了眨眼睛:“谢谢您,您真好。”

有了光,谢小舟就端起了烛台,想要看清楚上面的内容。

壁画是接着之前的内容的。

祭祀结束后,河边村的村民不想要河神离开。

他们受够了痛苦、死亡与颠沛流离,认为如果让河神离开了,他们就又要恢复以往的生活。

为了保证未来的幸福,那边载歌载舞的祭祀,这边却围成一团在暗地里谋划着什么。

最终,他们得出了一个计划——窃取河神的神格。

谢小舟想要继续往下看,可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甜腻的声音。

木质结构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他能清楚的听见双马尾在说话:“婆婆,我看见有人进了这个房间哦。”

这声音将出去的河婆吸引了回来:“咳咳……是谁?”

脚步声越来越近。

要被发现了。

谢小舟连忙熄灭了烛火,手腕一转,匕首刀刃的寒光出现在了指尖。

他冷静地想。

也不知道河婆是人是鬼。不过没关系,捅一刀看看就知道了。

吱嘎——

门推开了一小道缝隙。

谢小舟屏住了呼吸。

但不知为何,河婆并没有进来,而是重新关上了门,转身离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