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在惊悚综艺里当海王> 第26章 神明不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章 神明不死(1 / 2)

“这是什么?”

话音落下,谢小舟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水汽扑面而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睁眼,发现自己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男人身着白衣,衣摆上绣着古老玄妙的花纹,令人一看就知地位尊崇欧尼、高高在上。

他以玉簪束发,看穿着打扮应当是一位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只是双眼被一块红绸遮住,看不清模样。

遮其眼……

谢小舟想到了壁画上的这一句话。

突然,肌肤上传来的一点冰凉触感打断了他的思绪。谢小舟的手腕被人捏住,拎到了对方的面前审视着。

就算对方的双眼被红色的绸带所覆盖,谢小舟也能感觉到下面锐利的目光。

这是河神。

与壁画上的形象相差无几。仔细看去,能感觉到祂身上浓重的水汽,冰冷湿寒。

谢小舟忍不住打了个颤。

河神捏着谢小舟的手腕。

那一截白皙纤瘦的肌肤上系着一条红绳,伴随着动作,纽扣轻轻地摇晃着,泛着莹润的光泽。

河神下意识地厌恶这个东西。

不知为何,祂从这枚小小的纽扣上感受到了威胁,还有一种宣誓主权的气息。

【感觉舟舟药丸!】

【这是什么东西啊?河神的反应这么激烈】

【前面的,建议你去补一下《校园七夜谈》这是BOSS送给舟舟的定情信物】

【???带着别人的定情信物和河神谈情说爱,舟舟,真有你的!】

谢小舟的目光也落在了纽扣上面,没想到河神会这么在意秦渊送给他的东西。他的心跳微微加快了一瞬,然后又很快地平静了下来,用一种随意的语气说:“一个朋友送的。”

河神:“朋友……”祂的手上用力,声音冷了下来,“是谁?”

朋友。

祂不喜欢这个词。

祂的新娘身上不应该有别人的东西,眼里也不应该有其他人。

果然,还是应该把新娘藏起来。

藏在水下、河流下,无人能触碰到的地方。这样,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滴答——

河神的衣摆渗出了水渍,一下子就淹没了大半的地面,墙壁上也冒出了点点水珠,缓缓滑了下来。

谢小舟不知道那句话触碰到了河神的雷点,要是不应对过去的话,怕是真的要变成了送命题。

该怎么解释呢。

这好像也解释不了什么。

谢小舟决定主动出击。他半跪在了床榻上,扬起了头,可以看见黑白分明的眼眸水光潋滟:“您……您为什么要关心别的人。”

周围水的波动为之一停,河神也愣了一下:“……嗯?”

谢小舟的鼻尖抽了一下,带了一些哭腔:“我才是您的新娘,您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别人?难道您对我不满意吗?”

直播间的观众被这个转折给惊呆了。

【他竟然敢先倒打一耙,河神会杀了他的吧,一定会的!】

【嘻嘻,我觉得不会】

【只有我一个人在心疼秦渊吗?清粥BE了呜呜呜,为什么要BE啊,舟舟回去当校园真人秀的常驻嘉宾不好吗?】

【秦渊?一个朋友罢了!】

【舟舟?一个海王罢了!】

【河神?下一个受害者罢了!】

谢小舟那纤长浓密的眼睫颤动了一下,一滴泪珠滚落。

河神涌起的恶念与怒火就这么一下子被浇灭了。还多了一些手足无措。

河神见过的人数不胜数,他们在祂面前永远只会显示出贪念与欲-望,他们求财求命各有所求,这么多年来只有谢小舟满心都是爱慕,也只有谢小舟干净纯粹,一心只想成为祂的新娘。

就是……太爱哭了。

祂只是问个问题,就哭了。

但这哭泣,与以往那些痛苦求饶又不一样,谢小舟哭起来也是静悄悄的,滚圆明亮的眼睛一滴滴地落下泪来。一边哭,还一边看着你。

有点烦,但是并不讨厌。

河神顿时将那枚纽扣的事情抛到了脑后,用一种冰冷的语气说:“别哭了。”

谢小舟更加委屈了,吸了吸鼻子,强忍住泪水:“我、我忍不住……您把我弄疼了……”

河神的怒火刚下去,就又烦躁了起来。祂松开了手,果然看到手腕上出现了一道青紫的痕迹。

这么脆弱。

也不知道送这么一位新娘过来做什么。

河神心中在嫌弃,但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揩去谢小舟挂在眼角的眼泪。

一点泪珠落在了河神的指尖。

从有意识开始,祂一直都是身处冰冷的河水中,这么炽热的水还是第一碰到。

祂像是触电一般,仓皇收回了手,只是那温度久久不散,令祂感到有点发痒。

“别哭了。”河神生硬地说,“再哭……我就把你扔到河里!”

谢小舟眨巴了一下眼睛,终于止住了泪珠,他的手腕动了一下,将那枚纽扣藏好,软软地开口:“那您能送我一件东西吗?”

河神:“?”

谢小舟低垂下了头,一撮黑发翘了起来,格外的乖巧:“我想戴着您送给我的东西呀。”

河神一想也是。

祂也没送给新娘什么,竟然还怪新娘身上有别人的东西。

好像……是祂的错?

不对,神明又怎么可能出错呢?

河神一看,又对上了谢小舟湿润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要滚下泪珠来。

……算了。

也不用想是谁对谁错了。

“把手伸出来。”河神说。

谢小舟顺从地伸出了另外一只手。

河神的怒火虽然平息了,但还是惦记着那枚纽扣:“另一只。”

谢小舟毫不犹豫地换了一只手。

河神拎起了那一条红绳,直接从谢小舟的手腕上拉了下来,一股水流包裹着纽扣,想要将其直接碾碎,让这个碍眼的东西消失。

可不知道纽扣有什么能力,不停地散发出莹润的光芒,抵挡住了水流的侵蚀。

河神在又试了一次无果之后,直接抬手将这东西抛到了窗户外。

叮——

纽扣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发出了一些响动,就彻底无声了。

谢小舟也不敢去看,只乖乖地保持原来的动作。

河神将手指放到了谢小舟的掌心上,过了片刻,谢小舟感觉到手心多了一点重量。

那是一对六面骰。

看质地是由冰制成的,每一面都打磨得十分光滑,中心是一点通透的红,上手的时候却是温润的。

河神说:“给你。”

谢小舟将两枚六面骰捧在了双手之中,笑了起来:“谢谢您,我很喜欢。您真好。”

河神没说什么,只是侧过了头。

谢小舟满眼都是期待:“您真好呀,我真想早点嫁给您。”

河神的心口就好像被小猫挠了一下,舒服又愉悦,祂抬了抬下巴:“不会太久的。”

谢小舟想起了之前节目组的主线更新,试探着说:“您对我这么好,我也想帮您做些什么……”

河神又变得冷淡了下来:“不用。”

谢小舟又提出了疑问:“您为什么要遮着眼睛?”

河神抬手碰了一下飘下来的红绸,有些茫然:“我不记得了。时间……太久了。”

祂只记得,这么多年来祂一直在神位上,接受万人朝拜,帮人完成心愿。

只有在河神祭祀的这一段时间里才能离开神位。

更久远的……

祂不记得了。

谢小舟见河神陷入了沉思,便没有打扰。可一眨眼的功夫,就没有再看到河神了。

“河神,您在吗?”

没有回应。

谢小舟握着两枚六面骰,静静地等待着,等到六面骰染上了自己的温度后,再次开口:“您还在吗?”

这才终于确定河神不在了。

于是谢小舟连忙从床上跳了下去,甚至连门都没走,赤着脚就翻出了窗户,在泥泞的地上翻找。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飘起了毛毛细雨,细密的雨水落在身上,立刻就打湿了头发。谢小舟弯腰找了许久,这才找回了那枚纽扣。

“还好……”谢小舟用衣摆小心翼翼地擦拭纽扣上沾染着的泥泞,神情专注就好像在对待失而复得的珍宝。

【呜呜呜我就知道清粥是真的,我落泪了,我CP是真的。我相信,舟舟只是出于无奈才和河神在一起的】

【乱说,舟舟都亲口承认了,秦渊只是朋友。舟舟可是一心要嫁给河神的】

【那舟舟为什么要出来找秦渊送的纽扣?我证明,这就是余情未了!】

只见谢小舟擦干净了纽扣,自语道:“应该还能用吧,毕竟是SSR道具,不能弄丢了……”

【……】

【…………】

【海王人设不崩塌】

【清粥cp粉哭了累了,不想说第二次了】

【谢小舟你没有心!】

【我怎么觉得这样更带感啊!】

***

《河神的新娘》第三日。

生物钟叫醒了嘉宾们,可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就像是时间从未挪动过一步。

村长已经守在了门口,干瘦枯瘪:“出发了。”

短发女突然开口:“少了一个人。”

其他人才发现,眼镜姐姐不在了。

李笑说:“我去她房间看看……”

这时,村长阴恻恻地说:“不用了,她已经去侍奉河神了。”

侍奉河神。

听起来不是并不是很好的下场。

短发女问:“侍奉河神……什么意思?”

村长吐出了一口烟,眯着眼睛说:“她许了愿,现在愿望实现了,自然是要去侍奉河神了。”

在场的嘉宾想到昨天眼镜姐姐的异常,出现在她身上的鳞片和粘液,顿时有些发凉。

他们不会也变成这个模样吧?

村长没给嘉宾们太多遐想的时间,直接就走了出去。

嘉宾们再度来到了河婆的木屋。

今天,河婆并没有接待他们,木屋里空无一人。

而嘉宾们各有心思。

谢小舟站在绘制着祈神舞的壁画前,李笑走了过来,问:“你是怎么选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