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在惊悚综艺里当海王> 第26章 神明不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6章 神明不死(2 / 2)

谢小舟:“什么?”

李笑轻声说:“昨天的选择。”

谢小舟根本没得选。

他早就在河神面前许下了心愿,要成为河神的新娘,不管是怎么样,都只能走第二条路。

谢小舟反问:“你选了什么?”

李笑理智分析:“河神选新娘没有任何标准,我觉得成功的概率不大。更何况节目组不可能发布不能完成的任务,再加上昨天看到的壁画,那河神肯定是有弱点的,可以尝试着杀死河神。”

谢小舟摊了摊手:“那可惜,我们的选择相反。”

李笑的神情凝重了一瞬:“我知道了。”她顿了顿,“我会把你得到的线索分享给其他人,可以吗?”

谢小舟点头。

线索是在李笑的帮助下得到的,自然有权分享。而且他总觉得,河神不是这么容易被杀死的。

交谈完毕,双方选择了不同的路,就不再是一个阵营的了。

李笑去找其他选择了杀死河神的人。

壁画前,就只有谢小舟和双马尾两个人。

双马尾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你也想竞选新娘?放心,河神只会选中我的。”

谢小舟想了想,说:“我觉得河神应该不是个瞎子。”

双马尾:“……”

***

另一侧。

邱月、李笑和短发女选择了杀死河神的任务。

邱月问:“他选择了嫁给河神?”

李笑自然知道邱月说得是谁,“嗯”了一声。

邱月的脸色古怪了起来,嘀咕了一声:“上次也是这样,只会讨好BOSS的废物……”

不过废物归废物,运气还是这么好。

她都和双马尾结成了联盟,让双马尾出手害人,没想到双马尾也是个蠢货,竟然都没成功。

想着,邱月觉得身上发痒,伸手挠了一下,皮肤干燥,这么一抓,哗啦一下掉下了一层死皮来。

邱月越挠越痒,只能转移注意力:“你说的壁画在哪里?”

李笑带着其他两个人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这次没有河婆的存在,她们轻而易举地就进去了。

李笑取出了一个火折子,打开盖子吹了一口气,火绒燃烧了起来,点亮了蜡烛以后,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

她们也看到了那幅壁画。

邱月看完了壁画,若有所思:“所以说,现在的河神不是完整状态的,难怪节目组会发布这样的任务。”

短发女说:“那我们的把握又大了一些。”

李笑拿着烛台,仔细看了一遍壁画。

她们没有意识到,在蜡烛点燃的时候,随之冒出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如同檀香,但仔细闻去,又好像夹杂了一股恶臭。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你们在做什么?”

河婆竟然回来了!

三位嘉宾都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逃跑。

可在香味的作用下,她们的思绪转动得非常缓慢,莫名放弃了逃跑的想法,恍惚地说:“我们……在找……如何杀死河神……的方法……”

这位侍奉河神的河婆听到了以后不仅不恼怒,反而发出了一道短促古怪的笑声:“杀死河神?”

她桀桀地笑着,像是夜晚哭嚎的蝙蝠。

三位嘉宾清醒了过来,面面相觑。

河婆脸上的刺青扭曲在了一起:“好主意,你们为什么不来求助我呢?那个可怕、邪恶、混乱的神明,我们早就已经受够了!”

“我们巴不得——”她癫狂地颤抖了起来,“巴不得杀了祂!”

三位嘉宾对视了一眼,触发剧情,得到关键信息了?

竟然这么简单的吗?

邱月连忙问:“婆婆,那您知道河神的弱点吗?”

河婆停止了笑容,可脸上的刺青依旧可怕:“我当然知道。河神、河神害怕天亮。”

“所以,我们河边村永远不会天亮。”

对上了。

停滞的时间,与永恒的夜晚,以及那些壁画。

壁画上说,天亮了以后,河神就会离开。

也不知道这离开意味着什么,但结合节目组的任务,应该就是死亡的意思吧。

邱月面上一喜,自觉找对了方向:“那怎么样才能让天变亮?”

河婆古怪地瞥了她一眼:“我要是知道,还会等你们来吗?”

邱月:“……”

河婆嘲讽地笑了两声,又蹒跚地离开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嘉宾们看她身后的影子,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张牙舞爪。

邱月觉得自己被一个NPC鄙视了,脸色有点难看,冷哼了一声后说:“难不成,还要我们自己去变个太阳出来?”

李笑沉思片刻:“时间,天亮。我有一个猜测,不一定是要太阳出来,只是一个提醒,提醒河神天已经亮了。”

邱月:“那你有什么办法?”

李笑:“有个词叫‘司晨’,意为雄鸡报晓。”

邱月:“那我们去哪里找一只公鸡?”

短发女举起了手:“我有一张,德鲁伊的SR卡,可以变成动物。我看看能不能变成公鸡……母鸡行吗?”

其他两个人:“……试试吧。”

杀死河神的方法来得太过于轻松,好像轻而易举的就能完成任务。

在喜悦之下,更可能是在熏香的作用下,她们只想着杀死河神,完成拍摄。她们甚至忽视了一些细节——这个难度的节目,不应该会这么简单。

【真的有这么简单的吗?】

【我感觉河神也没什么嘛,一直没啥存在感,也没动手杀过人。我是来看灵异求生的,不是来看谈恋爱的!】

【那是因为你们没看过前面三期节目吧?啧啧,那可是太爽了,嘉宾全部出局,没有一个能幸存下来】

【对,死亡率高达百分之百!】

【那……她们能成功吗?总感觉怪怪的】

***

谢小舟还在练习跳祈神舞。

一个转身,他对上了壁画上女子的双眸,在完成这个动作的时候,他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祈神舞……

是沟通神明、祈求神明、取悦神明的舞蹈。

一旦跳完整支舞,就能上通神明。

但因为难度太大了,一直没有人能够完成整支舞。而现在,谢小舟快要跳完了。

谢小舟一个下腰,腰肢勾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在保持一瞬间后,又缓缓抬起了手。

手如莲花绽放。

在这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一些过去的画面。

血、火……

少女红衣猎猎,走上了祭坛,在尊敬虔诚的外表下,隐藏着的是野心勃勃。

她开始舞蹈。

祈求神明垂怜。

可神明表示,天一亮就要离去,不会再停留在这里,也不会接受准备给祂的新娘。

少女匍匐在地,表示这些日子受到神明照料,想要报答,请神明收下他们献上的贡品。

下方,摆放着的是猪牛羊等祭品,更多的,是人头。

人畜祭祀,是从周朝就流传下来的习俗。

谢小舟看着血淋淋的画面,有些不忍,可再一看,那些人头的模样有些眼熟。

首当其冲的,就是村长干瘦枯瘪的脸。

河神收下了祭品,但神明生而纯净,因为人畜祭祀,让祂沾染上了不该有的负面情绪,导致祂暂时地失去了神力,只能暂缓离去的脚步。

可河边村民的想法并不是留下河神这么简单,他们要……窃取河神的神格。

于是一场血腥的场面发生了。

那是杀戮。

村民们无师自通,将河神的每一块血肉分食,再砍下每一块骨头,放置到了神龛里,高高在上地供奉了起来。

河神死去了。

出现的是新的“河神”,神性与邪性-交织。

祂在欲-望与杀戮中诞生,拥有截然不同的性格。而那些河边村民也被自己的欲-望所困住,得到了永生。

他们再也不用遭受痛苦与饥饿,不用颠沛流离,付出的只是一点点代价。

平时,河神是邪性占据上风,每过十年,神性就会复苏。

而河边村就会在这时,重新祭祀献上新娘,让河神的手沾上鲜血,使得邪性压制神性。

大概是因为前面三次祭祀都没有成功,河神现在看起来才这么正常。

谢小舟看完了过去的这一切,消耗完了所有的力气,额发被汗水打湿,眼眶也不自觉地湿润。

叮铃——

口袋里的六面骰碰撞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又哭了。”阴冷的声音带着点嫌弃。

谢小舟抬头,白衣河神站在他的身侧,想要伸手拭去泪珠,可抬到一半,又停住了。

谢小舟反手握住河神的手,问:“您会死吗?”

河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祂第一次遇到这么称心的新娘,自然不会吝啬解惑:“神明,永远不会死亡。”

神明不死。

那节目组里的杀死河神,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杀死河神”只是为了消灭河神身上的“神性”。如果嘉宾们真的做到了,留下来的,将是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河神似乎洞穿了他的想法:“你在担心?”

谢小舟抬头,坦诚地说:“我在担心您。”

祂是神明,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这担心是河神从未体验过的情绪,使得祂心情舒畅了不少。

“不必担心。”神明宽慰道。

谢小舟:“那……”

门外。

突然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叫声,声音清亮,响彻了整个河边村,听起来像是鸡叫。

没想到其他嘉宾这么快就找到了线索——或者说,这线索极大可能是亲自送上门来的。

喔喔——

公鸡打鸣,代表着天将破晓。

河神望向了天际:“天要亮了……”经过这么一提醒,祂想起了一些东西,“我好像要走了,要去别的地方。”

祂对以往的记忆并不清晰,只记得,祂曾经有这么一个约定。

天亮了就要离开这里。

谢小舟意识到了什么,脱口而出:“别走!”他慢慢地将脸贴上了河神的手掌,饱含深情地说,“求您了。”

天亮了河神就会离开。

可如果现在这位代表神性的河神走了,那出现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于是他望着河神,祈求道:“我害怕,您能留下来吗?而且,您走了,我又该怎么办呢?我是您的新娘。”

河神的脚步迟疑了一下。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