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7章 求我(1 / 2)

“您别走……”

谢小舟的脸颊贴在了神明的掌心,温顺如同小羊。当他那双盛满盈盈水光的眼睛望过来的时候,没有人能拒绝他的要求。

河神望着谢小舟。

谢小舟的嘴唇翕动,轻声吐出两个字:“求您。”

在这一瞬间,河神是想要留下来。

但,不是祂不想留下,而是祂必须要离开了。

这是规则,就连神明也无法抵抗的规则。

河神最后只说了一句:“别哭了……”

神明高高在上、端坐神坛,聆听世人祈求。

祂只会赐予,不会收回,亦不会让世人失望,不管是什么愿望,都能完美完成。

可这次,祂让谢小舟失望了,也让他流泪了。

这从未有过的体验让祂无所适从,眼泪流下的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心间冒出,蔓延至了五脏六腑。

“对不起。”祂说。

最后,祂深深地望了谢小舟一眼,似乎要将这张眷念的脸庞铭刻在记忆深处,随后袖子一扬,化作一团水汽而去。

谢小舟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丝丝缕缕的水汽却从手指缝间逃逸,没有留下一点。

河神走了。

谢小舟怔怔地看着河神消失的地方,眼睫上还悬挂着晶莹的泪珠,心中却在想其他。

消失的河神是善念,祂并不弑杀,还十分好说话。也不知道善念消失了以后,该怎么度过接下来的拍摄时间。

谢小舟垂下了眼皮,遮住了眼中的思索。

突然,余光又瞥见了一袭熟悉的白袍从旁略过。

谢小舟的目光追逐了过去,惊喜地说:“河神您……”

话音戛然而止。

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河神。虽然样貌一模一样,同样是白衣,同样是红绸遮眼,可祂的气质截然不同。

【诶???】

【河神怎么又回来了?】

【这难道是河神的恶意?】

【为什么恶意复苏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要来找舟舟】

【据说,善意和恶意是两个极端,善意喜欢的东西,恶意都会想要争夺破坏】

【那舟舟不是惨了?】

祂的唇角挂着轻佻的笑容,带着一股子的邪气,挑剔地打量着谢小舟:“你就是,那个家伙喜欢的新娘?”

谢小舟警惕地后退了一步:“你是谁?”

祂听到这个问题,忍俊不禁:“我是谁?我是……河神。”说完后,祂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不是你之前看到的那个家伙。祂是个十足的蠢货。”

谢小舟茫然地睁大了眼睛,不知如何反应是好。

祂嫌弃地“啧”了一声,伸手捏住了谢小舟的下巴,以一种不容许抗拒的力道,使得他抬起了脸庞。

这种姿势令谢小舟有点难受,但他也只能放下所有防备,顺从地仰起头。

一股冰冷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来回扫了一眼。

“长得……”祂犹豫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马马虎虎。那家伙总算是有品位了一回。”

祂打量完了以后,才松开了手。

谢小舟感觉被捏过的地方有些发疼,因为疼痛,眼角溢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祂双手抱肩,冷冷地说:“行了,这一招对那个家伙有用,对我可没用。”

祂抬手打了一个响指。

一股水流泊泊而来,水流凝而不固,如同水晶一般,将谢小舟的四肢缠绕住,送到了祂的面前。

祂用手指缓缓地拭过谢小舟眼角挂着的泪珠,带着笑意:“问你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当我的新娘?”

谢小舟的四肢冰凉。

水流看起来柔和,实际上却是冰冷刺骨,每一次流动都好像刀子在刮一般。只要祂想,那些水流马上就可以将他切成碎块。

但谢小舟知道,越到这种时候,就越是要冷静。

这样才能找出一线生机。

刚才邪神说的那些话,分明是知道一些他和河神的相处方式,也知道他对河神表现出的爱慕之心。

而邪神的性格和河神不同,应对的方式也需要换一换,不能一味的撒娇装乖巧。

对症下药。

谢小舟闭了闭眼睛,坚定地说:“既然我已经答应要嫁给河神了,就不会再嫁给你。”

邪神的眼神一变。

谢小舟感觉到咽喉处的水流流动得更快,范围慢慢缩紧,能呼吸到的空气也越来越少。

邪神的声音也变得缥缈了起来:“你确定?”

谢小舟的手指用力屈起,一字一字艰难地说:“我、确、定。”

就算到了这个地步,谢小舟依旧直视着邪神,黑白分明的眼睛明亮,没有一丝退却之意。

说的话会骗人。

表情会骗人。

可眼神不会。

邪神冷哼了一声。

水流哗啦一声瓢泼落下,将谢小舟整个人都被冰冷的水打湿了。失去了水流的束-缚,他跌坐在了地上,捂住喉咙,撕心裂肺地咳了起来。

邪神凉凉地说:“只有蠢货才会相信人类的花言巧语,而我不会。”

听到这话,谢小舟知道他选对了。

如果当时他选择成为邪神的新娘,那无疑表明他之前对河神的一切都是假的。

这般的虚情假意,只会让邪神感到愤怒。

而现在,邪神会怎么选择……

邪神也在思索。

为什么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祂甚至忍不住在想,祂到底有哪里比不上那个家伙,竟然选择了那个家伙而不选择祂。

“暂时饶过你一命。”邪神话锋一转,“不过,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祂的脸上出现了恶意的笑容,“快跑吧,趁着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

***

窗外。

浓稠的黑暗被劈开了一条缝隙,一束日光落下。

一声惊呼响起:“天亮了!”

黑暗被驱散,天光大亮。

只是这日光的颜色有些古怪,所照耀过的地方,就犹如黑白相片一般褪去了应有的颜色,变成了死白。

嘉宾们并没有察觉其中不对劲的地方。

短发女拍了拍翅膀,从德鲁伊的形态转化为人形。

她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让天变亮,喜形于色:“我们应该完成任务了吧?”

邱月点头:“是啊。”

不过才是第三天的拍摄,她就破解了谜题,这简直就是超额完成任务。

看来,这样的表现不仅能抹除之前丢人的印象,还能吸引更多的粉丝吧?

估计现在直播间都是在夸她的弹幕了。

一想到这样的画面,邱月脸上的笑容是忍也忍不住。

【…………邱月还不知道记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吧?】

【默哀】

【点蜡】

【看邱月笑得这么开心,我都不忍心继续往下看了】

【我就说节目组不可能发布这样的任务,果然是在挖坑,神明根本不会死】

【我以前觉得邱月挺聪明的,怎么现在越看越傻,我脱粉了,拜拜】

李笑有点疑惑:“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还不宣布拍摄结束?”

邱月也不是很确定:“可能是延迟了吧……”

吱嘎——

门被推开。

邱月回头一看,谢小舟走了出来。他的状态非常不对,不知怎么的,浑身都被水打湿了,脸色苍白,不停地打着颤。

邱月刚开始还有点奇怪,可后面一想,明白过来了。

节目组发布了两个任务,完全是相悖的,完成了一个,另外一个就失败了。

现在,明显是她们选择对了,那等待谢小舟的只有死亡。

难怪脸色这样差,原来是快要死了啊。

邱月既完成了任务,又不费吹灰之力地解决了谢小舟,现在真是春风得意,忍不住出演嘲讽:“一心想着讨好BOSS是没用的,在《惊悚综艺》,要靠智商博弈才能活到最后。”

谢小舟抬起眼皮,波澜不惊地扫了邱月一眼,声音带着些沙哑:“那看来你活不到最后了。”

邱月脱口而出:“你什么意思?”

谢小舟:“讲笑话最忌讳的就是解释笑话。但我觉得对你可以例外,因为你智商太低,听不懂。”

邱月:“你——”

邱月正想要回击,可这时,远处发出了轰隆一声,像是什么建筑倒塌的声音。

仔细分辨,好像是河神庙所在的地方传来的。

邱月被吓了一跳,但随后反应过来,得意地说:“一定是河神死了,河神庙也崩塌了……”

话还没说完。

屋子里又冲出了一个人影。河婆以不符合她年纪的速度在挪动,她脸上出现了癫狂的神情:“河神、河神……”

地面上,河婆的影子不停地拉长,变成了一个扭曲可怖的怪物。

不远处的河流滚滚,河岸线不停的上升,浪潮一直蔓延至了岸上。

远远可以看见,水面上伸出了一个个脑袋,它们的脸上覆盖着鱼鳞,手指锋利青紫,口中发出尖锐的呼声。

而最前面的那个,带着一副眼镜。

邱月茫然:“我们不是……完成任务了吗?”

谢小舟捂住嘴巴咳嗽了一声,因为寒冷,他的嘴唇苍白,脸颊却泛起了一阵红晕:“跑吧。”

更远处,河边村中,一个个被水泡胀的身躯蹒跚走来。一眼看去十分眼熟,再一看,全都是河边村的村民。

他们都是被溺死的鬼魂。

嘉宾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但看起来,现在能做的只有逃跑。

短发女先行一步,化作了一只鸟儿,扑腾了一下翅膀,直接从空中飞走了。

李笑看了谢小舟一眼,抬手扔过去两张黄符,也隐身进入了黑暗中。

谢小舟接住了黄符,正要离去,却被邱月一把抓住。

这样的变故,使得邱月一时从天堂跌落至地狱,她一时接受不了,脸庞扭曲:“为什么,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谢小舟这种新人,不是应该第一天就死在这里的吗?

为什么他能够活这么久!

如果不是因为谢小舟,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明明当时在河神庙里她许愿了,许愿成为排名第一的嘉宾,为什么河神没有完成她的心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