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章 206(1 / 2)

【!!!】

【啊啊啊啊】

【邪神竟然没有支撑过一天,连一天都没有!】

【我入了邪神股我不亏,我满足了——】

【话说,河神还会出来吗?修罗场,我可我可我太可了】

邪神扔下了一句:“知道了吗?”

哭过以后,谢小舟的眼尾还带着一层薄红,茫然地看着邪神:“什么意思……”

邪神别扭地转过头,硬邦邦地说:“我要你当我的新娘。”祂顿了顿,像是许诺,“我也会保护你的。就、就像那个家伙一样。”

谢小舟怔了一下,似乎有所犹豫。

邪神有些恼羞成怒:“怎么,你不相信吗?”

谢小舟看祂这样的反应,赶紧低下了头,怯生生地说:“不、不是的,我相信……”

虽然邪神这么说了,但从祂以往的表现来看,不是那么的令人信服。

邪神也想起来,之前的所作所为。

之前,祂确实是想要谢小舟的性命的。但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祂已经改变主意了。

一开始,邪神是因为那个家伙选中了谢小舟,祂才嫌弃的。

但转过头来想想,要是谢小舟爱慕那个家伙,却不肯当祂的新娘,岂不是代表祂比那个家伙差吗?更何况,那家伙都没看上的人,祂怎么可能会看上?

想来想去,也只有谢小舟这么一个人选了。

邪神看着面前谢小舟逃避的姿态,又有些烦躁——难不成祂真的不如那个家伙吗?

祂伸手掐住了谢小舟的下巴,迫使着他抬头正面看向自己:“怎么,不愿意?”

谢小舟没有回答祂的问题,而是吃痛了一声:“疼……”他垂下了眼皮,轻轻地说,“您刚刚说,不会伤害我的……”

说完还没过两分钟就这样粗鲁地动手,实在是难以信服。

邪神缓缓卸下了力气。

刚一松开,就看见谢小舟白皙的皮肤上浮现了一道狰狞的红痕,久久不会散去。

再看其他地方,身上一片狼藉,全都是祂一手造成的。

脆弱的人类。

邪神冷哼了一声,将双手放至身后:“等你成为了我的新娘,就不会疼了。”

获得神明的垂怜,就能得到永生。

谢小舟:这样的好处并不是很想要。

心中这么想,但他面上还是怯怯的:“真的吗?”

邪神:“神明从不欺骗世人。”

谢小舟小心翼翼地看了邪神一眼,又飞快地收回了目光。

邪神:“……你这是什么眼神?!”

谢小舟:“没、没什么。”他有些害怕地往回缩了一下,远离了与邪神的距离。

邪神更加不爽。

为什么这么惧怕祂?

祂正要将人给拽回来,又想起刚刚自己的承诺,又收回了手。

为了证明自己比那个家伙好,忍住。

隐忍!

“我说了,我不会伤害你的。”为了增加可信性,祂又重复了一遍,“神明不会骗人。”

谢小舟还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真的吗?”

邪神:“真的!”

谢小舟:“那我,能不能问您一个问题?”

邪神随意地说:“问吧。”

谢小舟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中满是期盼:“那……河神还会回来吗?”

邪神:“…………”

为什么,唯一一次这么乖巧,就是为了问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地方好的?

邪神阴恻恻地说:“只要我在,祂就永远不会回来。而你,等着做我的新娘吧!”

说完后,邪神便消失在了原地。

谢小舟保持那个动作许久,在确定邪神不会回来以后,才挪动了一下,换了一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姿势。

他这才有空查看周围的情况,发现现在正处于四合院的房间里,床上铺着的大红喜被格外的刺眼。

谢小舟下了床,一抬头,又对上了披着红布的神龛。

神明不死。

只是会换一种方式存在。

邪神。

河神……

思绪从谢小舟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只是他来不及触碰到。

这时,窗户外传来了“咚”得一声。

谢小舟走了过去,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隙。

深夜再临,外面一片寂静,好似之前的鬼潮都是幻象。

低头一看,一枚石子滚落在了地上,滴溜溜地转了一圈。

叮咚!

又是一枚石子落下。

谢小舟望向了石子射-来的方向,仔细分辨,才看见对面建筑屋顶上趴着一个人影,她几乎与瓦片合为一体,若不是主动发出声响,都没有人能发现她。

竟然是长腿姐姐李笑。

谢小舟冲她打了个招呼,表示这里面没有危险。

李笑观望了一下,发现确实没有其他东西的存在,这才敢下来。只见她足尖一点,直接从两米多高的屋檐上一跃而下,轻飘飘地落在了谢小舟的窗户前。

谢小舟:“……”

这就是SR卡的能力吗?

一点……一点也不羡慕呢!

李笑感叹道:“没想到你能活到现在。”

谢小舟耸了耸肩:“我也没想到。”

李笑的神情有些复杂:“可以问一下刚刚那个白衣男人是谁吗?”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谢小舟直言:“是河神的恶意。”

李笑:“恶意……?”

谢小舟简单地说了一下河边村的发展历史、河神祭祀的典故以及河神的善意与恶意。

李笑反应了过来:“原来是我们放出了邪神。”她想到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是出自她们之手,诚恳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谢小舟没有怪长腿姐姐。

毕竟在那个时候这么多证据摆在面前,稍微理智一点的人都会选择更容易完成的,没想到是个坑。

还是个节目组挖的深坑。

谢小舟也不知道昏睡了多长时间,不清楚外面的情况如何,于是转移了话题,问:“现在怎么样了?”

李笑简单地说明了情况。

一到了晚上,那些鱼人和溺死鬼就都消失不见了,河边村的村民恢复了正常,他们似乎忘记了白天发生的事情,正热火朝天地准备祭祀典礼。

谢小舟陷入了沉思。

白天鬼怪肆虐,晚上却恢复如常。

白天河神善念离去,晚上……是不是代表着河神的善念并未完全消失,还有机会出现?

谢小舟问了一句:“今天是第几天?”

李笑回答:“明天晚上就要举行祭祀典礼了。”

那么,留给他们的时间也只有一天多一点了。

时间紧迫,得想办法找到一条生路。

李笑难掩担忧之色:“我们选择了杀死河神的任务,可是这样看来,任务失败也就完不成拍摄了。”

在这个节目组,完不成拍摄,就等于死亡。

谢小舟抬头:“现在还有几个嘉宾?”

李笑闻言,下意识地看向了阴影处。

那里,一只通体黑色的猫正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过,朝着谢小舟懒洋洋地“喵”了一声。

李笑介绍道:“她有一张德鲁伊的SR卡,能变成各种动物。”

谢小舟:“……”

他真想把自己的那两张身份卡给撕了。

太非了!

李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看来我们之中,只有你能活到最后了。”

谢小舟选择的是嫁给河神,成为河神的新娘。

现在只有他这么一个人选,只要他参加祭祀典礼,就可以成功完成拍摄了。

谢小舟却没有窃喜,而是淡淡地说:“未必。”

选择嫁给河神,也未必是一个好选择。

根据他看到的过往故事,河边村村民祭祀河神并献上新娘,是要用新娘的血来镇压河神的善念。

一听就知道,新娘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如果是河神在这里的话,他还有办法脱身,可现在出现的是邪神,也不知道祭祀典礼上会发生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