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29章 206(2 / 2)

最有可能的就是,成为新娘后被强迫留在这个节目里,永生永世不能离开。

要是河神在就好了……

想到这里,谢小舟突然转过头,看向了房间里的神龛:“我有一个想法。”

神明不死。

遮其眼……毁其身……永坠黑暗……

神明遮住眼睛的红绸,遮住神龛的红布,都是属于“遮其眼”的范围。

而206个神龛,对应的正是206块骨头。

那会不会,取下红布后使得被蒙蔽的“眼睛”重现光明,真正的河神就会回来?

谢小舟说了这个猜测。

李笑点头:“有这个可能。”她都没有考虑太长时间,就说,“可以试试。”

如果是平时,没有七成的把握,她们都不会去做这么冒险的事情。但现在她们的任务失败了,不这么做,等待着的只有死一条路。

横竖要死,为何不殊死一搏?

话音落下,李笑又有些迟疑:“那你的任务怎么办?”

杀死河神和成为河神的新娘不能同时完成,如果她们完成了任务,那谢小舟的任务就会失败。

谢小舟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不带任何感情地开口:“杀死河神的恶意,应该也算是杀死河神吧。”

神明不死,所以,无论怎么做都没办法杀死神明,能做的只有消除神明的善意或者恶意。

等真正的河神出来了,他自然能够想办法脱身。

直播间的观众清楚地听到了谢小舟所说的话,镜头对准了他的侧脸,柔软而冷淡,充满了异样的魅力。

【不是,刚刚那个柔弱到要哭的人不是他吧?为什么变得这么快】

【舟舟你没有心!】

【变脸.jpg】

【新观众还在震惊,老观众已经习惯了并想看接下来的剧情】

【相爱相杀香香,请您多来一点呜呜呜】

【没想到我爬墙爬得这么快,还是逃脱不了BE的结局,要微笑要坚强.jpg】

李笑开始思索这个计划的可能性了:“总共206个神龛,街上有那些村民,不是很好办。再加上揭开红布就可能会被邪神察觉到,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

谢小舟说:“祭祀典礼。”

祭祀河神的时候,所有河边村的村民都会出现在祭坛边上,而同样的邪神也会在那里。只要动作够快,在祭祀典礼结束前掀开所有的红布,就能使得善念复生。

那是最好的机会。

而相对应的是,谢小舟会面临极高的危险,若是一个不成功,他就会永坠黑暗,成为神明的新娘,无法离开这个地方。要是被发现了,他也是第一直面死亡的。

李笑还想说什么,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凄厉的猫叫。

这是提醒。

她连话都来不及说,直接扔下了两个圆球。圆球碰撞,“呲”得一声后冒出了一缕青烟。待烟雾散去后,她也就消失在了原地。

谢小舟若有所感,慢慢地转过了身。

一股水汽迎面扑来。

在冰冷的气息即将碰到鼻尖的时候,又突然停了下来,一袭白衣落下,在面前化作了一道身影。

邪神与谢小舟离得极近,几乎能看见谢小舟眼中的倒影:“有人来过了。”

不是疑问句。

谢小舟向后缩了一下,差点撞上墙壁,低垂下头战战兢兢地说:“那是……我的朋友。”他有些害怕,“不可以让她过来吗?”

邪神重复了这两个字:“朋、友。”祂并没有生气,唇边甚至浮现了一抹笑意,“没事,以后她们会来陪你的。如果你想,永远都可以陪着你。”

谢小舟听出了祂话中的含义。

“永远”、“陪着”这些词汇在这种阴间剧组里面通常代表着变成阴间人。

邪神没有纠结于“朋友”的事情,抬手扔过去一件衣服,倨傲地抬了抬下巴:“换上。”

谢小舟一路逃亡,水里来水里去的,身上的衣服都被磨破了好几处,不提醒还好,一说起来,就感觉凉飕飕的。

他抱住了邪神扔过来的衣服,觉得有点眼熟,再一看,这不就是河婆家中放着的嫁衣吗?

谢小舟看看嫁衣,又看看邪神,似乎想要说什么。

邪神双手抱肩:“你不想换?”

谢小舟缓慢地眨了眨眼睛:“您可以出去一下吗?”他侧过了脸,有些拘束地说,“毕竟,我还没和您成婚,这样……不太好。”

邪神:“?”

邪神:“???”

祂还以为谢小舟又要拒绝,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句,让祂有些意外。意外之余,祂又想到话中的含义,别扭地哼了一声后,化作水汽消失在了原地。

谢小舟没动,小声地问:“您还在吗?”

躲在角落里的邪神:“……”

祂才没有想要偷看。

被发现后,邪神这才离开了房间。

没过多久,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

两个村民扛着一桶热水走了进来,他们连看都不敢多看谢小舟一眼,放下木桶就恭敬地离去。

木桶里冒出袅袅热气。

谢小舟想了想,脱下了衣服,走了进去。热水没过整个身体,使得他舒服得叹息了一声。

洗完澡,他换上了邪神拿来的那一套衣服。

那衣服是一套嫁衣。

正红的颜色衬得皮肤白皙如雪,后摆拖在了地上,衣角用金线绣着百鸟朝凤,熠熠生辉。

明明是新娘的嫁衣,穿在谢小舟的身上也并不突兀,反而显出他的身材高挑、腰肢纤细。

窗外。

邪神透过窗户缝隙,看着已经换上了嫁衣的谢小舟,十分得意。

呵。

就算你爱慕的是那个家伙,最终还不是成为了祂的新娘?

等成为了祂的新娘,永生永世地留在这里,总有一天,会真正地向祂屈服的。

到时候,也会看那个家伙一样,用温顺的目光望着祂,向祂撒娇。

想着那样的画面,邪神的唇角微微扬起。

【邪神好天真】

【邪神可能不知道,舟舟现在心里想着的是怎么恁死你吧?】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自己选的新娘,自己宠着呗】

【搞快点搞快点!舟舟快点嫁给河神!】

***

大概是嘉宾们都死得差不多了,节目组也没再安排什么大逃杀,祭祀典礼如期举行。

夜晚。

河岸边上点燃了一处又一处的篝火。火光熊熊,犹如白昼,照得可以看见河面上漂浮着一张又一张死白的脸。

河边村的村民载歌载舞,洋溢的欢乐的气氛,但仔细看去,每个人脸上的笑容僵硬,保持着一样的弧度,就好像是失去灵魂的提线木偶一般。

喜庆之下,是平静的恐惧。

祭祀典礼的高-潮是献上河神的新娘。

可当身穿嫁衣的谢小舟走上祭坛的时候,下方却是是全场安静,河边村村民仰头看着谢小舟,眼睛都不眨一下。身旁只传来火堆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谢小舟嫁衣似血,立于祭坛上,火光照映着他的脸颊,双目明亮清澈。

该轮到新娘向神明献上舞蹈了。

这是愉悦神明、沟通神明、祈求神明的祭祀之舞——

谢小舟垂下了眼皮,纤长的睫毛落下了一片阴影,他抬起手,肩膀上坠着的装饰碰撞,发出清脆的一声。

叮铃——

重头戏开始了。

***

与此同时。

李笑和短发女同时行动,一左一右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李笑激发了聂隐娘的SR卡,发挥了刺客的速度,飞快的掠过每一条街道。在她身影闪过之时,便挑起了一块块的红布。

短发女则是发挥了德鲁伊的优势,时而化作黑猫时而变成鸟雀,轻巧灵活,将神龛上的红布取下。

一座座神龛重见天日。

那里面装着的是一块块骨头。

神明的骨头。

206块骨头。

206个神龛。

她们必须要在祭祀典礼结束之前,取下所有的红布,使得神明重见天日。

还好。

她们的动作够快,短短十分钟内,就已经跑完了整个村子,将所有的红布都取了下来。

等做完了一切,两人重新聚在了村子中央。

“我这边103个。”

“我这里也是103个。”

两人已经取下了所有的红布,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神龛中。

苍白的骨头静静地躺在那里,犹如死物。

李笑和短发女对视了一眼:“难道说……他猜错了?”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