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0章 善恶(1 / 2)

直播间里的观众也对现在的情况感到不解。

【按道理来说,应该算是破解了节目组布下的谜题了啊】

【为什么啊,这样舟舟会不会有危险?】

【你们忘了吗?除了村子里的206个神龛以外,还有一块红布没有取下来】

镜头一转,可以看见邪神立于河面之上,水汽升腾了上来,围绕在祂的身边,犹如真正的神明一般。

祂高高在上地俯视着祭坛上的谢小舟。身后,绑住双目的红绸随风舞动。

此时,祈神舞已经接近末端。

谢小舟向后折腰出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再缓缓直起,双手如莲花绽放。身上的佩环叮当作响,犹如乐曲一般。

他向前迈出了一步。

嘎嘎——

一只通体漆黑的乌鸦从水面上掠过,发出嘶哑难听的叫声。

这是约定好的暗号。

乌鸦啼鸣,代表计划没有成功。

怎么可能会没成功呢?

谢小舟不知所解,按照所获得的线索,应该揭开所有的红布,就能唤醒真正的河神才是。

到底哪里出了错误?

谢小舟思绪纷乱,一时间连下一步动作都忘了,一脚踩下去,突然发出了“咯噔”一声,祭坛随之颤抖了一下。

举行祭祀典礼的祭坛位于江面之上,祭坛整体是由木头搭建而成,连接处由红绸绑起,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工程。

现在,也不知道是触碰到了哪一处,祭坛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解体。

祭坛下方就是湍急的河流,若是解体,祭坛上的人绝无逃出生天的可能。

谢小舟的胆子一直都很大,但是个人都会有弱点,他的弱点之一就是不会游泳。

他对水流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当即僵在了原地,任由衣摆被涌上来的河水所打湿。

垂下眼皮,他透过木头的缝隙,看见水面下浮现了一张张苍白的脸庞,有邱月的,有眼镜女的……更多的是陌生女人的脸。

她们睁着无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谢小舟,脸上充满了贪婪与急切,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他也拽入河流之中。

谢小舟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连带着祭坛更加激烈的碰撞了起来。咣当两声,几根木头脱离了主体,瞬间就被河水所淹没。

谢小舟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肯定是会被淹死的。

他回头想要寻找退路。

可不知什么时候,祭坛和地面上的连接处已经被解开,岸边火光照应着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

现在他就如同江中孤舟,于狂浪中颤抖。

亦无处可逃。

这是谢小舟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

脚下,是不断解体崩塌的祭坛,远方,是冷眼旁观的邪神。

在汹涌的河水下,谢小舟几乎保持不住平衡,干脆半跪在了祭坛上。河水中,一双双浮肿苍白的手伸出,不停地伸向鲜红的嫁衣。

现在能救他的,就只有只有神明了。

谢小舟仰起头,看着不远处的邪神。

邪神落下了一眼。

祂并没有要出手相救的意思。

这就是祭祀典礼的正常流程,在跳完祈神舞后,新娘就会被河水所淹没。

不管是新娘愿意还是不愿意,最终都会落入冰凉的水中,成为河水的一部分,将生命一同献祭,永生永世地侍奉神明。

邪神只是冷眼旁观着,等待谢小舟真正地成为祂的新娘。

这是一个盛大的、喜庆的过程。

可谢小舟却在害怕,甚至都没跳完祈神舞就停了下来。

邪神有些不悦。

难道……是反悔了?是不想成为祂的新娘了?

在这种情绪的感染下,河水变得更加得汹涌,使得祭坛崩溃的速度加快。

谢小舟勉强固定住自己的身体,嘴唇微张:“求您……”

谢小舟从来没有这样温顺的祈求过祂。

邪神终是没有忍住,乘着水汽而去,落在了危危可及的祭坛上:“你后悔了?”

祂心想,若是谢小舟敢后悔,那就让河水瞬间将其淹没,让他没有后悔的机会。

谢小舟身上嫁衣血红,更显得表情苍白。他当然不会这么明晃晃地表明自己的意图,而是说:“我没有……我只是害怕……”声音零落在河流声中。

邪神的态度有所缓和:“很快就好了。很快……”祂的语调变得稍微温和了一些,“不会有任何痛苦的。”

谢小舟的身体微微颤抖:我信你个鬼!

邪神见谢小舟久久不动,脸色微微凝固住了:“你还是不愿意?”

谢小舟看了过去。

邪神的双目被红绸所覆盖,但也能感受到下方的冰冷目光……等等,红绸。

这里,还有一块遮眼之布没有掀开。

谢小舟心念一动,立刻转变了思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没有,我是愿意的,能成为您的新娘,是我的荣幸。”

听到这话,邪神的脸色才稍微好转了一些。

“只是……”谢小舟带了一些哽咽,眼尾泛起了一抹红润,“我不想变成这样,我害怕……”

快要崩溃的祭坛下,漂浮着一具具的尸体,她们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似乎是在欢迎谢小舟的加入。

“您说,您会保护我的。”谢小舟有些迟疑,“您不会欺骗我吧?”

这话是邪神说过的。

神明从不骗人,更何况,这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要求。祂抬了抬手,水流将那些尸体冲散,也暂缓了祭坛倒塌的速度。

“你不会变成那样。”邪神许下承诺,“你是我的新娘,是和她们不一样的。”

谢小舟像是被安抚了,点了点头,眼中含着眼泪,慢慢地站了起来。

风吹起了他的衣摆,猎猎作响,更显得他纤瘦。

谢小舟稳住了身形,并没有继续跳祈神舞,而是朝着邪神走出了一步:“您能抱一下我吗?我有点冷,没有力气跳了……”

他伸出了手,和河水和冷风的作用下,一层薄薄的嫁衣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被冻得青紫。

邪神的目光一凝,好像是在犹豫。

天快亮了。

要是再不能跳完祈神舞,祭祀典礼就要失败了。

谢小舟又跪了下来,双目温顺如小羊,期盼地看着邪神:“我好冷,请您……怜惜于我。”

邪神本来一心想着早点结束祭祀典礼,获得属于祂的新娘。

可现在面对谢小舟这样的祈求,祂又有些变得不坚定了起来。

更何况,谢小舟从来没有这样对祂过。

以往那些温顺的姿态,期盼的目光,全都是对那个家伙的。

现在对祂这样,是不是代表着,祂已经能够超过那个家伙了?

邪神嫌弃地哼了一声,心中却是雀跃的,祂伸出了手将谢小舟拉了起来。

祭坛已经沉入了河中,谢小舟踏在水面上,每一步落下去便溅起冰冷的水花。

他踉踉跄跄,撞入了邪神的怀抱。

邪神感受着怀中的柔软,心想,那个家伙还是永远比不上祂,就算是那个家伙看上的新娘,最后还不是变成祂的了?

谢小舟用脸颊蹭了蹭邪神的胸膛,闷声说:“您真好。”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眸只倒映出邪神的模样。

邪神得意了起来:“那我和那个家伙,谁好?”

谢小舟没有犹豫太久:“……是您。”

邪神彻底被取悦到了。

祂喜欢谢小舟这样温顺的态度,于是卸下了力道,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部:“好了,不用担心其他事情。等祭祀典礼结束了,你就能获得永生了。”

这永生谁爱要谁要。

谢小舟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但脸上却显露出乖巧的笑来,他缩入了邪神的怀中,暗地里却悄悄伸手去碰那条红绸。

“我能再抱您一会儿吗?”谢小舟垂下了眼睑,慢慢地说,“我怕……等会儿就没机会了。”

邪神丝毫没有察觉到谢小舟的意图:“随便你。”

河面上。

白衣神明与祂的新娘相拥。

新娘乖巧而温顺,趴伏在祂的怀抱中。两人的发丝交缠,几乎融为一体。

【好甜——】

【磕血糖大可不必,舟舟摆明了一点也不喜欢邪神】

【我入了秦渊股崩了,入了河神股崩了,入了邪神股还崩了。舟舟,一个无情的海王罢了】

【河神股未必崩,再观望一会儿!】

【截图啊,愣着干嘛?】

河岸两侧,篝火熊熊燃烧。

这一幕犹如电影定格一般唯美。

可这画面并没有持续太久。

谢小舟终于找到了那条红绸,一点点,他的手指触碰到,接着屈指抓住。

邪神似有所感,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红绸并没有绑的很紧,谢小舟用力一拽,便脱落了下来。

邪神终于明白了谢小舟的真实意图。

顺从是假的。

乖巧也是假的。

一切都是为了救那个家伙出来。

邪神涌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伸手就要抓向谢小舟。

就算最后一块“遮眼”的红布取下,以邪神的能力,取走谢小舟的性命还是绰绰有余。

可是在即将碰到谢小舟的时候,祂却又迟疑了一下。

祂说了,不会再伤害谢小舟的。

神明永不说谎。

在一错神的功夫,谢小舟已经从祭坛上摔落了下去,瞬间就被河水所淹没。

最后一刻,邪神的愤怒不再,只剩下颓然。

说到底,祂还是不如那个家伙……

神明闭上了眼睛,犹如雕塑一般没有动。

片刻后。

神龛中放置的骨头颤动了一下,接连飞了出来,朝着河面上汇聚。一块块骨头没入了神明的身躯。

等最后一块骨头归位后,神明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蔚蓝如海、清澈见底的双目。

清明和善。

那是……河神。

于此同时。

短发女和李笑都听到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河神的新娘》拍摄结束】

终于结束了。

李笑和短发女相视一笑,松了一口气。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