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30章 善恶(2 / 2)

和她们的轻松相比,直播间一下子就被“???”所淹没了。

【怎么回事?这就结束了???】

【烂尾???】

【舟舟呢?我这么大一个舟舟呢?】

【啊?小心我投诉节目组!】

【节目组给我出来啊!】

就算直播间黑屏了,也一样阻止不了观众们的热情,弹幕接连不断,充满了对节目组的热烈问候。

三分钟后。

直播间被清屏,所有弹幕都消失后,出现了一句话——【嘉宾谢小舟,单人番外放出】

【还有番外啊,那没事了!】

【让我康康】

【写作单人番外,读作婚后故事】

【快进到婚后!】

保持了一段时间黑屏的直播间再次亮了起来,镜头对准了河面。

可以看见,下方漂浮着一条红绸。

谢小舟于河水中沉浮。

他不会游泳,再加上河中遍布暗流,根本无法脱身。

该不会就这样死了吧……

朦朦胧胧间,谢小舟这么想。

他手中紧紧攥着那条红绸,几乎失去了意识,甚至在想,就这么结束或许也不错。

叮——

突然,耳边响起了清脆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碰撞在了一起。

谢小舟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两枚六面骰浮现在了面前。

只是其中一面稍微有些变化,表面呈现出了暗红的色泽。

他盯着两枚六面骰看了一会儿,终于清醒了过来。

不能就这么死了。

要是就这样简单的死了,都对不起那些被他欺骗感情的秦渊和河神*2……

咕噜咕噜——

可谢小舟根本不通水性,越是挣扎,就越是被河水卷得更深,只能无力地吐出一连串的泡泡。

他沉入了河底。

鲜红的嫁衣反而向上飘起,四周一片血红。

听说,溺死是最痛苦的一种死法。

谢小舟感觉到肺部的空气渐渐减少,涌上来一股灼烧般的痛苦,眼前一片黑暗。

就他在快要窒息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身后拥抱了上来。

谢小舟被唤醒了一点知觉,茫然的眨了眨眼。然后,嘴唇就被一个比河水更冰冷的东西贴了。

一股新鲜的空气被渡了过来。

不、还不够。

在空气的吸引下,谢小舟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抱住了那道身影。

神明好像发出了一声轻笑,搂住了谢小舟,将那个吻更加深了一些。

这是神明的恩赐。

……

“咳咳……”

谢小舟在水里挣扎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力气,现在软软地靠在了神明的怀中,连手臂都不想抬起来。

他半阖着眼睛,听着耳边响起节目组的播报声。

【《河神的新娘》拍摄结束】

【请嘉宾谢小舟完成你的单人任务】

【首先恭喜你,你成为了河神的新娘。但你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如何祈求,让河神准许你离开呢?】

【要知道,河神的占有欲强,绝对不可能使得新娘离开自己的身边。祝你好运~】

谢小舟抬眼看了过去,却意外地对上了一双清澈如水、碧蓝如海的眼睛。

之前,他有想过河神是什么模样,从下半张脸看,应当是一位俊朗的男子。

现在红绸一落,出现在面前的果然如此,河神看起来温润如玉,像是世家中的翩翩公子。

“您……”谢小舟的声音沙哑,刚说了一个字,便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河神安抚地顺了顺谢小舟的背部,耐心地等待着。

谢小舟好不容易缓过来了,带着一些不可思议:“您、您回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河神的唇边带着温和的笑意:“是啊,我也没想到。但现在没关系了,以后我们能永远的在一起。”

祂的语调轻缓,“永生永世。我的新娘。”

谢小舟的身上一点点地泛起冷意。

不管是河神的善意还是恶意。

祂……都不会放过自己的新娘。

谢小舟的嘴唇张了张,还想要说话,却被河神安抚了一下:“睡吧,好好休息……”

这句话像是有什么魔力,谢小舟的眼皮顿时沉重了下来,慢慢地阖上了眼睛。

河神望着谢小舟睡去的模样,俊朗的脸上出现了满足的笑意。

这是……祂的新娘。

祂抬眸。

河岸四周,河边村的村民跪趴在了地上,就算没有意识,但灵魂深处的恐惧还是令他们瑟瑟发抖。

“去吧。”河神说,“再准备一次祭祀典礼。”

祂要再正式得迎娶一次祂的新娘。

【……危,舟舟危】

【这个再次出现的河神,怎么比之前的邪神还要可怕一点啊】

【我感觉舟舟这次跑不掉了,翻车了翻车了】

【能跑掉,我就给他刷一百个钻石!】

【上面的,我记住你ID了】

***

谢小舟没有睡着。

他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听着耳边发生的一切动静,心中想着该怎么脱身。

其他嘉宾已经完成了拍摄离开了,留给他的是单人任务,听节目组的说明,难度应该也是大大提高。

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

而完成任务的关键,就是面前的河神。

他要说服河神,放他离开。

正想着,耳边突然响起了河神的声音:“别装睡了。”一点冰凉的触觉落在了谢小舟的鼻尖上,戳破了他的伪装。

谢小舟心头一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没有显现出一点异样,反而留念地抓住了河神的手指:“我不想睡,我怕一闭上眼睛睡着了,您就不在了……”

河神轻轻捏了一下谢小舟的鼻尖:“不用担心,我都说了,我和你,永远不分开。”

谢小舟:“……”

河神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怎么,你不想要?”

谢小舟吸了吸鼻子:“没、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惊讶,还没反应过来。”他不经意地试探,“可是……我已经和邪神举行了婚礼,还怎么还有资格再嫁给您呢?”

河神的眸光一暗:“没事,我和祂,本就是一体的。”

谢小舟:“一体?”

河神微微一笑。

再正直善良的神明,在经历了那一切后,还能够保留善良的本能吗?

祂只会愤怒。

愤怒于世人的欺骗,竟敢以凡人之躯,伤害神明的身躯。他们不配接受恩赐,而是应当受到诅咒,接受惩罚。

谢小舟下意识地说:“那邪神去哪里了……”

河神点了点心口:“祂在这里,不过没有关系,祂再也出不来了。”

河神的善念和恶念本就是一体。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特定的要求下,善恶两种人格是可以切换的。

谢小舟突然想到了很关键的一点。

邪神和河神本就是一体,那么……岂不是河神也知道,之前他对邪神所做的一切吗?

那这样一来,是不是要翻车了?

谢小舟的身体微微一僵——他哪里知道一场节目会出现双重人格的BOSS的。

河神含笑,看向了谢小舟,哄道:“你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谢小舟没有任何解释。

这种情况,他熟,任何言语的解释都是苍白的,只用行动才能证明一切。他毫不迟疑地抬手搂住了河神的肩膀,如同献祭一般,献上了自己的嘴唇。

河神身上带着水汽,浑身上下都是冰凉彻骨,没有一点热气。

他用自己温度,一点点将这冰冷捂热,让河神染上自己的体温,化解这些寒意。

河神的态度也慢慢地软化了下来。

“我是您的。”谢小舟说,“我只想成为您的新娘,之前……”

他哽咽了一下。

眼尾冒出了点点泪光。

“我没有办法,祂逼迫我……”

“我也只能这样了,还好,您回来了……”

河神叹了一口气:“还是这么会哭。”祂伸出手,将那滴泪珠揩去,“别哭了。”

谢小舟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哭得更加凶。但他哭起来并不惹人厌烦,只是安静的掉眼泪。

一滴又一滴。

泪珠落到了河神的衣服上,一下子就炽热了起来。

河神原本也只是有些发醋,嫉妒另一个能够和谢小舟举行婚礼的邪神,现在见他哭得这么伤心,顿时将醋意抛到了脑后:“别哭了,再哭……”祂熟练地威胁道,“就把你扔河里了。”

谢小舟只好止住了泪水,有些委屈地说:“您别吓唬我,我怕水……”

听到这话,河神有些苦恼:“这么怕水,怎么办呢?我有点不想让你淹死了。”

谢小舟祈求:“可以不要吗?我害怕水。”

河神:“其他的都可以,这个不行。”祂说,“只能这样,才能当我的新娘,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祂抹去了谢小舟的最后一丝希望,“许下的愿望,不能反悔。”

谢小舟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果然。

不可能让河神放弃这个让他成为新娘的想法。

可是成为新娘=淹死=离开不了这档节目。

这下,好像真的翻车了。

但他还是含羞带怯地点了点头:“是,这是我想要的……”

鬼才想要。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