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 章(1 / 2)

许秦雅从楼上下来时,白家管家正吩咐下人将一份早餐送上楼去。

看见许秦雅后便立刻停了话头看向她,微微欠身,“夫人。”

许秦雅随意应了一声,眼落在下人端着的早餐上后眉头皱了一下。眼皮子一抬便重新看向管家,“这个时间了她还没起来?”

这个“她”字有很明显的烦感。但管家却未表露,只是在许秦雅语落后微微点头,“今天还没见过苏小姐。”

许秦雅听了眉头又皱得更紧了些。

但下一秒便又恢复了神色,一面继续往楼下走,一面淡淡的开口,“等语蓉的事忙完后记得提醒我,给她报个礼仪班,”

“是。”管家垂眸静立在原处。

等送许秦雅出门后才重新看向下人,一脸冷漠,“把早餐给苏小姐送上去吧。”

下人老实应声后端着早餐往楼上走。

上了楼梯右拐,一直走到底,倒数第二个房间便是苏小姐的房间了。

“苏小姐,您起床了吗?我给您送早餐来了。”下人轻敲了两下门后开口。等了几秒不见里面有回答,便又敲了敲,“苏小姐?”

见依旧没声音后下人也不再继续敲门,无所谓的耸耸肩后端了早餐便往回走。

就算是真正的白家小姐又怎么样?不受老爷夫人待见,那再真也没用不是?

人都接回来十几天了,也不见老爷夫人有给她举办宴会的意思。更别说将姓氏改回原本的“白”,反而依旧让他们叫她“苏小姐”。

什么意思不用细说大家都明白。

也难怪白家下人对这位“苏小姐”有几分轻慢。

……算了。反正等人醒了,肚子饿了,自然会下楼来找东西吃的。

她还有好多事要忙呢。

下人一面下楼一面想着。

----

另一边,刚刚上车的白夫人许秦雅坐在车后座揉着太阳穴,闭眼想着最近家里发生的事。

老太太突然说自己找回了亲生孙女,不仅白家上下震动,就连她的本家也震惊不已。

偏偏亲子鉴定白纸黑字的摆在那儿,任谁也做不了假。

而且……

许秦雅睁开眼,移眼看向窗外。

而且她后来还偷偷拿了苏再再的头发,又去鉴定了两次。

怪不得当年白二爷还在世时,曾说她的孩子是“箫韶九成,凤皇来仪”的卦象,却和白家血脉因果缘“情似朝露、蝉翼”

原来是因为语蓉和自己并没任何血缘关系。

白家才和程家定亲,苏再再回来的时间实在不好。

难道……老太太是觉得程家这么好的亲事应该是属于苏再再的?

许清雅想到这点不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只觉得她的婆婆是越老越糊涂了。

白家能在C市站稳脚跟不容易。

当年白家刚在C市有起色,没想到白父便因意外去世。留下白老夫人和还只有十几岁的的丈夫白文连。

商场如战场,没了主心骨的白家眼看着就要被人瓜分。

好在白文连的二叔叔及时赶到。

而这位白二爷也不是普通人,他是颇有名气的风水师。

只是玄门中人,即便是多么厉害的人物,多少都会承受些因果孽障。所以白二爷年轻时一直刻意的和他大哥保持距离,就是为了避免出现余孽回馈到至亲身上的情况。

但没想到他刚好“逢九”,大哥便意外身亡。

白二爷心怀内疚,觉得是自己大哥替自己挡了劫难。便在四十岁时封卦不再替人算命,回到白家,靠着以前的人脉、门道精心帮助白文连,这才有了白家的今天。

许秦雅祖上也出过玄门中人,祖父时常缅怀当年许家的风光。也因此由他做主,让许秦雅嫁给了白文连。

希望能再看见当年的辉煌。

只可惜白二爷虽说是玄门中人,但白文连却一点能力都没。

许家祖父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两人所生的孩子上,也因为这样,许秦雅怀孕后才会央求白文连,让他求白二爷破例,替自己肚里的孩子再算一卦。

白二爷犹豫再三,最后还是破例重新开卦。白二爷也因为破例遭到反噬,都等不及在外旅游的白老太太赶回来便去世。

而白语蓉也在小时候时展露了一点天赋,虽说不多但也足够让白、许两家欣喜若狂。

不仅仅是白家,就连许家也精心培养白语蓉,希望她未来背负两家的期盼,让家族更进一步。

而原本身为古武门分支的程家,也是因为这点才会和白家定亲的。

如果老太太觉得这些东西都应该属于苏再再,那便大错特错了。

无论是两家对语蓉的栽培,还是程家对她的看重,都是因为语蓉本身有能力。

苏再再?

一个在乡下生活了十几年,连学都没上过几天的野丫头,她凭什么?

许秦雅想到这儿又重新闭上眼,心绪逐渐恢复平静。

算了。毕竟是白家的血脉。如果苏再再听话些,就当个闲人养着……也没什么。

只是语蓉这个暑假正在为进玄学院努力,回去后得让管家提醒她,千万别去打扰语蓉。

许秦雅收回看着窗外的视线,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又将心思重新放在她的语蓉身上。

-----

同一时间,完全不知道已经被当成闲人的苏再再,正站在早就废弃的铁轨上,一面吃着路边买的馒头,一面看着周围。

这儿虽说是废弃的铁路,但一点都不脏乱。甚至还是小年轻们最爱来这里拍照、画画、约会的好地方。就连两边紧锁的仓库门上,也喷了不少五彩斑斓的街头涂鸦。

倒是很有意思。

来这儿拍照的大多是混迹二次元的,都打扮成动漫里的人物。

什么分红亮蓝的头发在里面只是寻常,夸张一点的头上还有毛茸茸耳朵和尾巴。

一副“群妖乱舞”的模样。

也难怪她带在手上的黑色珠子们也蠢蠢欲动。

“别闹,这些是人,可不是你们的'好朋友'。”苏再再确定好方向后,转身朝某处走去。

一边走的时候一边笑着对手上墨色珠串说了这么一句。

尤其是最活泼的一颗,都已经快忍不住幻化出原本的模样,开心的奔向距离自己最近的“狐妖小姐姐”了。

真要奔过去,估计打扮成“狐妖”的女生能立刻尖叫着逃跑。

嗯。光是想象就觉得场面会变得异常热闹且混乱。

苏再再虽然是白T恤+水洗牛仔裤的寻常打扮,但她长得好看,尤其是眉眼缱绻,属于越看越舒服的长相。

所以当她从一旁走过时,原本在给“狐仙小姐姐”拍照的摄影师,镜头不自觉的便随着苏再再移去,惊艳的同时正准备按下快门。镜头里的人便已移眼看向自己。

惹得摄影师一惊,便措施了最好的拍照时间。

“哎呀杰哥你在干嘛啊。我都累了!”狐仙小姐姐撒娇。

“好了好了,马上给你拍。”被叫杰哥的摄影师一面应着,但却看着苏再再的背影,实在不甘心,便又重新举起相机对准她的背影按下快门。

——就算是个背影,发到网上去也能吸一波流量啊!

摄影师美滋滋。

手已放到快门键上,正欲往下按的瞬间——

镜头里一个黑影从背影的方向冲了过来,直扑镜头。

那是一张在无声嚎叫,极其狰狞恐怖的鬼脸!

“啊!”摄影师吓得脚发软,一下子便坐在铁轨石枕上,相机“啪!”的一声砸到地上,摔碎了镜头。

“杰哥?!你怎么啦?!”原本还在一旁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狐仙小姐姐见他这副样子,赶紧过来关心。

而被叫杰哥的摄影师,只是睁大眼依旧惊恐的看着苏再再离开的方向,抖着嘴皮子,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身后的动静苏再再自然知道。

等一抹黑如浓墨,常人看不见的烟雾重新回到手腕上后,她才低头瞥了一眼,笑着轻责了一句,“又吓唬人。”

那颗刚刚露出原型将人给吓了一跳的墨珠听了,只特别乖巧老实的左右摇晃了一下。

——它可爱!

可爱的它可以为所欲为!

那颗墨珠才摇晃完,旁边原本安静的其他珠子便一起挤过来,将假装可爱的那颗给挤扁。

让你装可爱!

——???!!

苏再再见状,笑着又开口说了句“好了别闹了,被人看见不好。”,这才让手上的墨珠串安分下来。

再往里走,随着铁轨上的野草越来越多,周遭环境就越荒芜,甚至能看到不远处拆到一半只剩框架的楼房,以及堆积在一旁的碎石。

没有了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