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3 章(1 / 2)

许秦雅的话别说苏再再没听见,即便听见了对她来说也无关痛痒。

……顶多记个仇?

此刻她正坐在算命摊前端着纸杯,和吴六六一起看向就在旁边,刚刚没忍住笑“噗嗤”了一声的小摊老板。

小摊老板有些不好意思,他冲吴六六做了个“抱歉抱歉”的手势后,又看向苏再再,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将自己的手机拿给对方晃了一眼,“我是看见这微博上有个段子,不小心笑出来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继续?”

顿了顿后见苏再再还看着自己,又朝吴六六飞快的瞟了一眼后讪笑,帮他说两句好话,“小姑娘,吴大师在我们这儿蛮有名气的。你第一次来可能不知道。刚才我没注意,不过我现在看……”

小摊老板看着苏再再,在心里称赞了一句“这娃娃真俊”后,也冲她竖起大拇指说,“我也觉得你特别好看。大概这就是寻常人看不见的那个什么什么气吧?”

好听话谁都喜欢。苏再再也不例外。

“是吗?”苏再再笑眯眯的点点头,算是应承了小摊老板的话,视线在他头顶看了一圈儿后慢吞吞的收回,也笑着说,“老板面色也特别好,尤其是偏财运。要是这两天下注买彩票什么的,说不定能中小奖哦。”

“我?”小摊老板听了“哈哈”大笑,一面笑一面冲苏再再摆手,“我买了几十年的彩票,就没一次中过的,早不信这个了。”

顿了顿突感脸上刺刺的,微移眼才发现吴六六正眯了眼瞪着自己呢。

这才想起怎么自己和这丫头居然聊起来了呢?赶紧假咳两声,冲苏再再和吴六六做了个“你们继续”的手势,赶紧低下头假装看微博去了。

吴六六这才从“邻居”脸上收回视线,慢慢的又看向坐在自己对面,又垂了眼正捧了纸杯慢吞吞喝凉茶的苏再再。

只见她一饮而尽后看看空杯,再看看放在一旁的凉茶壶,最后才看向自己。

冲他露出个乖巧的笑,并将纸杯往他面前推了推,超有礼貌的喊了一声“大师?”

大师?

你刚刚还说我是假道士!

吴六六瞪着苏再再,可惜她天生就是一副讨长辈喜欢的模样,所以最后吴六六还是气哼哼的又给苏再再倒了杯凉茶。

……生气。生意都不想做了。

苏再再没在意这点,她一边慢吞吞的喝凉茶,一边看着吴六六跟被抹了锅底灰的印堂,半响后才慢吞吞的收回视线。

认真喝完第二杯凉茶后将纸杯放下,并看着吴六六,冲他和善一笑。

“?”吴六六一愣。

还不等他说什么,苏再再已经站起身,冲他微微欠身后礼貌道谢,“大师,谢谢你请我喝凉茶,你真是个好人。”

顿了顿后微微偏头,看向他放在算命摊上用来当镇纸的招财貔貅,将一颗墨珠放在貔貅叼在嘴里的铜钱眼上,这才收回手重新看着吴六六笑,“我没钱,这个就借给你用用,过两天我来拿。再见。”

说完苏再再冲吴六六挥挥手,便起身施施然的离开。

……不是,你还真就喝两杯茶就走啦?!

吴六六瞪着苏再再离开的背影,直到没入人群中不见这才收回视线。重新看向她放在招财貔貅上的珠子。

那珠子非金非玉,没什么光泽不说细看上面还有不少细小的划痕。就像是……小孩子打的弹珠?

不过这是全黑的而已。

算了算了,就当日行一善,白送两杯凉茶吧。反正也不值钱。

吴六六摇摇头,也不管苏再再放在那儿的墨珠,又看向来往人群,寻找看起来像“冤大头”的人。

周遭人来人往,热闹得很,却没人留意到那颗放在铜钱上的墨珠轻微的晃动了一下。

------

白家发现苏再再不在家,是午餐时间。

白语蓉过完这个暑假便要去帝都帝大就读,所以白文连即便有很多公事要处理,还是回来吃午饭。

一进门便见白语蓉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微微低头,小心翼翼的翻着摊在膝盖上的书籍。

那书早就泛黄,纸张易碎,所以白语蓉不仅在腿上垫了一块丝绸,甚至还带了一双手套仔细翻阅。生怕沾了一点汗渍污秽上去。

可见这书的珍贵。

向来严肃的白文连见状,不由柔了神情,“语蓉,快歇歇,别那么辛苦。”

“爸爸。”白语蓉应声抬头,看见白文连后立刻就想站起身。

白文连见状忙上前两步,一面出声提醒,“别,你先将书收好。”

白语蓉这才想起,忙点点头,听白文连的。

趁着这个时机白文连也到了她面前,背了手站在一边探头看向那本书,有些好奇,“这就是你外公给你的许氏丹药决?”

“嗯。”白语蓉点点头,笑着抬头看向白文连,“里面的内容太高深了,我现在连第一章都没弄明白。”

“没关系,慢慢来。”白文连拍拍她的肩,语气和蔼,“你只是还未‘开窍’而已,听说带你的那位秦教授,也是在二十八岁的时候才‘开窍’的,你比起他当初,可是有天赋多了。相信你一定比他更快突破自己的。”

“嗯,我会努力的爸爸。”白语蓉柔顺的点点头。

她这模样让白文连又欣慰的点点头,赞了句“好孩子”后,这才催促她,“快将你外公给你的东西收好,然后下楼来我们一家人吃饭。”

“好。”白语蓉这才继续手上的动作,双手捧着那本泛黄略微残破的书,小心翼翼的收进木盒子里。

白文连站在一边,隐约看见书籍翻口那面有印记,但这书因是残本,加上时间久远,倒也看不清是什么。

估计……是许家为了证明这是自己家的东西,专门盖的泥印吧。

等白语蓉将书放回房间后,这才挽着许秦雅的手重新下楼。

一家三口均言笑晏晏,气氛很是温馨。就连在指挥下人上菜的管家也被感染,神情轻松。

“你不是说最近公司有很多事要忙吗?怎么今天中午有空回家吃饭啦?”许秦雅一面坐下,一面打趣白文连。

白语蓉在一边虚捂了嘴偷笑,一面笑一面看向父母。

“再过段时间语蓉就要去帝都上学了,现在有机会自然要多聚聚了。”白文连笑着回答,顿了顿后看向白语蓉说,“对了语蓉,到了帝都后你是想住在学院内,还是爸爸帮你在外面租个高档公寓?”

白语蓉想了想说,“爸爸,我还是住学院吧,能多认识一些朋友。以后说不定还能成为助力。”

白文连和许秦雅听了不住点头,只觉得这么多年没白疼这个女儿。

“你二爷爷身前在帝都有处老宅,在你奶奶那儿,明天我们去看看她,顺便和妈好好说到说到。”后面那句白文连是看着许秦雅说的。

许秦雅意会,点点头。这时菜已上齐,许秦雅便又开口,“我们快吃饭吧,你不是还得赶回公司吗?”

白文连点点头,这才举筷,但眼一撇便发现旁边还有一副碗筷,眉头微皱。以为是哪个不懂事的下人忘记了白老夫人暂时住院不在家里。

但下一秒便想起家里现在多了个苏再再。

白文连面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将筷子重新放下看向管家微微沉声,“怎么都到吃饭时间了,还不见人下楼?”

管家一愣,这才和其他人一样恍然想起苏再再。

“我马上去叫苏小姐。”管家欠身,也不吩咐下人了,直接自己亲自去叫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