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8 章(1 / 2)

当年白老爷去世得突然。白二爷还未赶回白家时,那段时间一直都是白老夫人在打点白氏。

白氏刚起步时,是白老夫人和丈夫一起努力的成果。后来儿子白文连出生,白氏也逐渐步上正规,两人才一人主内一人住外。

但这并不代表白老夫人能被人小视。

她很少发火,更没对许秦雅发过火。可许秦雅从嫁进白家开始便一直很怕自己的婆婆。

现在见她面色一沉,立刻也跟着忐忑起来。

只是心里却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安排有什么错。毕竟她也是为了白家和许家的未来,不是吗?

“等你忙完语蓉的事早就晚了。”白老夫人看着许秦雅。

见她低着头不敢看自己,顿了顿又缓了语气说,“不如这样吧,语蓉既然要去帝大读书,就让再再也跟去好了。”

白老夫人才说到这儿,许秦雅猛的便抬起头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白老妇人做了个手势止住。

“听我把话说完。”白老夫人扫了许秦雅一眼,等她不甘愿的闭上嘴后才又轻叹了口气,继续往下说,“语蓉也是我孙女,自然也不会为难了她。到时候就让再再去帝大当旁听生,这样也能给她安排个好一些的大学。”

白老夫人说到这儿后又放缓了声音和许秦雅讲道理,“怎么说再再也是你的亲生骨肉,也是我白家唯一的血脉。阴差阳错失散了这么多年,能照顾一些便照顾一些吧。至于语蓉……”

她顿了顿,朝乖巧站在一边,正认真聆听长辈教诲的白语蓉看了一眼,见她脸上并没有怨怼,很是满意的继续往下说,“到时候也不会亏待她的。”

当年白二爷回到白家后,虽说宣布封罗盘不再算命。但也担心自己过不了下一个“逢九”,便提前将自己的那些宝贝交给白老夫人提前收着。

他那一脉的香火算是断了,好在侄子文连这儿还在。要是未来能出个有出息的子孙,那这些东西就由白老夫人转交好了。

无论男女,只要能光耀白家,也算是件好事。

所以白老夫人现在说这话,便是想到了白二爷当初留下的那些东西。

那些她都好好收着,并放在白二爷位于帝都的宅子里的。到时候等语蓉去帝都了,倒是可以连着宅子送给她。

再再这辈子在这方面是没天赋了,但交给语蓉倒是能有一番作为。

这样也不算辜负了小叔的托付。

可惜白老夫人想得实诚,却怎么也想不到,她那番“不会亏待白语蓉”的话,落在许秦雅耳里却只是画饼的好听话而已。

见婆婆没话说后,许秦雅这才急忙开口又说,“妈,她……小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不心疼她呢?只是小再实在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要是靠着语蓉去了帝大当旁听生,我担心到时候会拖累……”

“妈妈。”

许秦雅的话还未说完,白语蓉便插嘴打断了她的话。不让许秦雅往下说惹怒白老夫人。

大约是明白了女儿的意思,所以许秦雅在看了眼白老夫人的脸色后,也默默的闭上嘴。

而白语蓉也重新看向白老夫人,轻轻点头后说,“奶奶你放心,小再当旁听生的事,我会给我的导师秦教授说的。”

顿了顿又笑,“这样以后我在帝都也有伴了,不用担心一个人寂寞。”

这话让白老夫人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又赞许的点点头后夸奖了一句“好孩子”,顿了顿后才又看向许秦雅说,“语蓉都已经这么说了,你这个当妈的也上上心,尽快帮再再将这事敲定。知道吗?”

许秦雅听了扯了笑,没回答。

“哦对了。”白老夫人说到这儿,跟突然想到似的又看着许秦雅,“我记得之前你和文连说过,要给语蓉举行一场晚宴?”

“是啊。”说到这事许秦雅便高兴了,又笑吟吟的开口,“语蓉考上了帝大,自然是件值得庆祝的事了,到时候除了白家和许家,程家也会来道贺的。”

许秦雅说到这儿后顿了顿,小心观察白老夫人的表情,见她并没什么不对后才又说,“妈,这两天程夫人正跟我商量呢,说……要不趁着晚宴,将两家的事也一起订下来。”

“我和文连商量过了,觉得这想法可行。就是一直还没和您说,不知道您觉得呢?”许秦雅说完看着白老夫人,好像生怕她有半点反对。

白语蓉也在一边看着,互握的双手略紧,显得紧张。

却没想到白老夫人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说,“可以,我没意见。”

这个回答让许秦雅大喜过望,“那我立刻和程夫人打电话,将这事详细的说一说。”

“嗯。这事你和文连商量着办吧。“白老夫人漫不经心的回答,顿了下又开口,“我现在还没法出院,就让再再代替我好了。到时候也顺便向大家介绍再再,也算是双喜临门?”

许秦雅脸上笑容一僵,看着白老夫人说,“妈,你的意思是……?”

“再再回白家也有段时间了吧?”白老夫人掀了眼皮子看向许秦雅,淡淡的往下说,“到现在连个像样的宴会都没,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刚好趁着白、程两家定亲,就把再再回来的事一起办了。怎么?”

白老夫人笑了笑,语气凉凉,“难道你和文连还打算单独给再再办一场宴会不成?”

许秦雅强笑两声,顿了顿又说,“妈,这……其实外面早就知道再再回来了,就……不用再特意广而告之吧?而且现在再再很多东西还不会,更不用说应酬了。您看……要不另外再找机会?”

她才说完便撞进白老夫人的眼里,被老夫人眼里的冷意给惊了一下。

努了努嘴,最后温顺的垂了眸。

白老夫人见她这反应,这才轻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继续往下说,“我这已经是折中后的想法了,你就照着这个来办。另外记得,过两天祭祖带上再再。”

她顿了顿,见许秦雅低头坐在那儿,气有些不打一处来,便往后一靠后又开口,“行了,今天就这样吧。我累了想睡会儿,下次来的时候记得跟我说再再陪读的事。再晚……可就赶不上帝大的入学注册了。”

白老夫人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

------

从医院出来一路回到白家。

许秦雅的脸色都不太好,等进门后更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白语蓉自然看出来了,立刻亲手端了红茶送到她面前,“妈妈,您别生气。”

许秦雅看了白语蓉一眼,神色微微缓和。拉着她的手让白语蓉在自己身边坐下后,这才轻轻拍着她的手背,叹了口气开口,“我倒也不是生气,就觉得你奶奶根本没必要浪费这么一个名额给她。”

顿了顿后又开口,“我记得你之前不是提过童家那丫头吗?她和你关系不错,要是讲名额给她,到时候别说她,就连童家上下都要感激你。”

而且她还记得……那丫头好像在网上也有些名气?

想到这儿许秦雅便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转念到苏再再身上时又撇了下嘴,“何必浪费名额在她身上。”

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嫌弃白语蓉听得清楚,睫毛柔顺的垂下,掩盖眼中神色。顿了顿才又重新看向许秦雅,像是终于鼓起勇气说心里话似的,“其实……我听说有个陪读名额时,也是想留给童童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跟你和爸爸提,奶奶就……”

“你也是这样想的?”

“嗯。”白语蓉点点头,顿了顿又补充,“而且,童家经营的生意,和外公、爸爸都有些往来,我想……说不定能让他们工作上轻松些。”

白语蓉说到这儿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头轻声,“倒是没想过……他们感不感激我。毕竟我和童童是朋友嘛。”

“好孩子。”这番话让许秦雅不住的点头,满脸欣慰。

同时心里也下定了决心,又拍了拍白语蓉的手说,“语蓉,这陪读名额你就拿给童家的丫头。”

“啊?可是……”白语蓉顿了顿,有些迟疑,“那奶奶那边……”

“放心,这事妈妈来处理。”许秦雅顿了顿,又淡淡开口,“听说她书都没读过几天,去帝大陪读只会让白家、许家跟着丢脸而已。我会尽快给她安排个学校的。”

“只要赶在你奶奶出院前将事情都办妥,那你奶奶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好吧。”白语蓉为难,但还是乖巧的点点头。顿了顿又看向许秦雅开口,“那我现在就上去给童童打电话?”

“去吧,然后赶紧把名额提交给帝大,免得夜长梦多。”许秦雅点点头,催促白语蓉。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