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4 章(1 / 2)

“苏小姐。”

管家走到苏再再身后,面无表情的唤她。

等苏再再一转身便瞄到她手上正扯了附近野花野草,绕在手指上玩。又微撇了一下嘴冷淡开口,“老爷夫人叫你去敬香。”

“好。”苏再再点头。

管家见状转身便往回走,也不管苏再再有没有跟上。只是一转脸在苏再再看不见的方向,脸上便显出一丝轻蔑来。

刚才虽说守在屋外,但老爷夫人在里面的对话,他却听得清楚。自然也明白这算是彻底放弃苏再再的意思。

只是管家不知道,他刚用这种态度跟苏再再说完话,才转身苏再再手上的珠串便按捺不住,瞬化血腥黑气,欲朝管家扑去。

就连小纸人都神情冰冷的盯着管家,向来可爱的豆豆眼也眯成眼尾细长的狐狸眼,暗黑红光填满眼眶。

气场骤变,阴风至苏再再脚下旋转而起,扩散四周。瞬间让原本晴朗明媚的天空好像在这一刻也暗淡下来。

野草被风吹得贴地,草屑乱飞。刮得周遭野草树冠乱摇,沙沙声中似有无数鬼魅哀嚎逃窜,似提前感应到了巨大的威胁一般。

苏再再手腕微翻一抓,原本已齐齐朝管家背后袭去的黑影便全数又回到她的手腕上。至于小纸人,则被她反手摸了下脑袋,低笑着说了句“别闹。”

话才出口便被风卷散,但也瞬间平息即将成型的黑色龙卷风。

管家只觉头皮发麻,被莫名袭来的恐惧吓到,下意识的转身看向身后,满脸惊恐的瞪着苏再再。

但苏再再只是无辜的看着他,在管家充满惧怕的眼神下微微偏头,“管家?”

“没、没事……”管家捂着跳太快的心跳,跟突然喘不上气似的努力呼吸。

最后实在没办法干脆两手撑了膝盖,弯腰站在那儿。

又吸了两口气后才冲苏再再挥挥手,“苏、苏小姐,您先过去吧,我自己在这儿歇息一下。”

“好。”苏再再看他一眼,笑吟吟的点点头后便越过管家继续往前走。至于他这副虚弱的模样,却连半句假装的关切都懒得说。

等走出一步后,苏再再将手上的野花野草编成小小的花环,反手精确的盖在小纸人的头上,一面笑着说,“好了好了,这个送给你,别生气了。”

顿了顿后又看了眼同样还有些躁动的珠串说,“你们忘记下山时,师尊是怎么说的啦?我今年可十八了哦。”

明年“逢九”呢。

这话出口后小纸人和厉鬼们总算消停,但还是气哼哼的。

那模样可爱得很,让苏再再笑眯眯的想着,等回去后再请它们吃些“新鲜的零食”好了。

至于管家,在苏再再走远后终于颤巍巍的坐在地上。好半响后浑身才逐渐转暖,似乎刚才入坠冰窟的感觉,全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管家坐在那儿,惊疑不定的想着。但半响都毫无头绪,等他不经意的看向苏再再早就走远的背影时,竟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眼里满是惧怕。

苏再再慢悠悠的进屋,许秦雅正插了香转身。看见她后又看向身后,不见管家跟上来便微皱了下眉头,重新看向苏再再问,“管家呢?”

“哦,有些不舒服,在外面休息呢。”苏再再答得随意。

倒是白语蓉听了面露关切,“管家不舒服吗?那我出去看看吧。”

一面说着一面看向许秦雅和白文连两人。

许秦雅听了神色微缓的点了点头,“语蓉你去吧。”

趁着语蓉离开,他两也好再试探一下苏再再。

许秦雅一面想着,一面朝白文连看了一眼。

白文连自然明白妻子的意思,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后冲白语蓉说了句“小心点”后,便转身去一旁拿了三根香,趁着背对苏再再的机会,摸出包成三角形的黄符,将里面的粉末倒出来,抹在香上后这才转身。

和蔼的将香递给苏再再说,“小再,来给祖宗们敬香了。”

苏再再眼一瞥,瞄了眼白文连手指上的灰烬,这才接过。在一旁蜡烛上点燃了香,将其插在香炉中。

她在做这些时,许秦雅和白文连一直看着,尤其是苏再再退开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插上去的三炷香,注意着袅袅香线。

那粉末是许父提前给许秦雅的,抹在香上,便能通过香线判断敬香的人是不是有特殊的能力。

可惜苏再再的香刚插上去,原本袅袅上升的香线却像是被风吹动一般,顿时弯曲不成型。

白文连见状脸色虽谈不上难看,却露出“果然如此”来。再看向苏再再也没了刚才的和蔼,脸上冷淡和许秦雅如出一撤。

“好了,已经敬完香了,我们回去吧。”许秦雅看到结果后一面说一面转身往外走,目不斜视的越过苏再再,看向丈夫又说,“接下来要忙语蓉的宴会了,可耽误不得。”

白文连点点头,顿了顿才看向苏再再,语气平淡,“小再,你的姓……”

“就现在这样挺好的。”苏再再不等白文连说完便笑着打断他的话,顿了顿后又补充,“奶奶那边我去说。”

“那就好。”白文连点点头,不再说什么。重新看向许秦雅说,“我还得赶回公司,就先走了。”

来之前夫妻两人便私下商量好了。要是苏再再有些本事,那就让她将姓也改回“白”。反之……为了避免语蓉多心,便让苏再再维持现状。

顶多找个“这个姓是养大你的人家取的,留着也算是记着别人的恩惠”这样的理由,来搪塞苏再再。

却没想到借口还未说完,倒是苏再再先一步开了口,让白文连反而有些不悦。

――明明他打的便是这个主意。

许秦雅听白文连说要走,一想到等会儿要和苏再再坐一辆车回去,便不悦的皱了下眉。

顿了顿后还是点头冲丈夫说,“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白文连这才举步离开,经过苏再再时连多一眼都没看。

等人走后许秦雅这才屈尊降贵的看向苏再再,淡淡丢下一句“走吧”,不等她回答率先往外走。

一出门没走两步便看见白语蓉背对着自己正和管家说什么,许秦雅也没多想,走过去欲开口说什么时,视线随着角度偏移,在看清管家后立刻被吓了一大跳,“管家,你怎么……?!”

刚才管家还精神矍铄,现在再见整个人却萎靡得很,面色暗淡似瞬间苍老了十岁。

也难怪许秦雅这副模样了。

“夫、夫人……”管家颤巍巍的冲许秦雅微微欠身。

许秦雅看他一副站不稳的样子,赶紧摆手,眉头微皱,“你都这样就不用多礼了,你这是怎么了?”

撞邪了?几字在要出口前被许秦雅又吞了回去。

今天是来祭祖的,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白语蓉在一旁也皱了眉一脸担忧,“妈妈,我一出来就见管家这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某些原因……惹先祖们不高兴了。”

她说到“某些原因”时,有意无意的朝苏再再的方向看了一眼。

意有所指。

许秦雅自然明白白语蓉的意思,面色原本就不太好,现在面对苏再再更是微沉了脸。

“别乱说。”她淡淡开口,语气中却没半点斥责白语蓉的意思。顿了顿后又看向管家开口,“大约是吹了山风着凉了,先送管家去医院吧。”

白语蓉乖巧的点点头,扶着管家跟在许秦雅身后往回走。

至于被指“某些原因”的苏再再,反而站在原地看着某处没动,直到白语蓉中途回头看见了,这才停下来喊,“小再,走了。”

许秦雅听了停下脚步,扭头回看见苏再再没动,眉头又皱了一下。

苏再再看都不看白语蓉几人的方向,只随意的挥挥手说,“你们先走吧,我自己回去。”

“可……”白语蓉还想说什么,话未出口便被许秦雅打断。

“算了。不用管她。”许秦雅收回视线淡淡开口,“我们走。”

白仪容这才继续扶着管家跟上许秦雅的脚步,中途又朝苏再再的方向瞥了一眼,一丝得意从她脸上快速闪过。

苏再再看都不看离开的许秦雅等人,转身便朝一旁小树林走去。

越近尸体腐烂的味道越重,丝丝黑气从灌木丛后冒出来,惹得小纸人立刻从卫衣兜帽里爬出来,坐在苏再再的肩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好像这是特别好闻的香味一样。

随着它吸气,那些在灌木丛阴影中浮动的黑色怨气,便汇成一股细密的黑线,被小纸人吸进肚子里。

“什么东西都敢乱吸。”苏再再笑骂,就像家里小孩不听话,什么都好奇想往嘴里塞一样。

小纸人听了一呆,立刻停下来不再吸食黑气,“吧唧!”一下抱住苏再再的脸颊,在她脸上蹭啊蹭的撒娇。

试图萌混过关。

苏再再微微偏头,伸出一根手指将它抵开,笑着说了句“别闹”后,这才继续往前走。

还未走近带在手上的珠串便生出黑气,将阻挡她前路的灌木丛分开。方便苏再再毫无障碍的走过去。

苏再再低头看着脚下持续冒着黑气的土壤,随便踢了两脚便踢去原本就是虚掩的干土,露出已经腐败|生|蛆的皮毛。

“哇……真是埋了个‘好地方’啊。”苏再再低头看着,笑了笑说。

--------

将管家送到医院后,许秦雅母女两人顺道去VIP病房看望白老夫人。

“妈,我和语蓉来看你了。”许秦雅一进门便冲白老夫人笑,一副好儿媳妇的模样。

白语蓉也乖巧的冲白老夫人喊“奶奶”。

倒是白老夫人看着兴致不高,对于两人前来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顿了顿后才指指一边说,“坐吧。”

才坐下不等许秦雅重新堆满笑脸说什么,便先一步开口,“今天带再再去祭祖了吧?再再呢?怎么没跟你们一路来?”

这话犹如一泼冷水,将许秦雅脸上的笑意浇灭大半。顿了顿后才继续扯着笑说,“原本是一路的,不过小再说她还有其他事,所以就没和我们一起来医院。”

“……是吗。”白老夫人静静的看着许秦雅半响才回答。

“是、是呀。”许秦雅被白老夫人看得心里直打鼓。

正心虚时白语蓉在一旁温温柔柔的开口,“奶奶,妈妈说的是真的,而且……刚刚去祭祖回来的路上,管家有些不舒服,我和妈妈便顺道将他送到医院来了。”

“管家不舒服?”白老夫人听了皱了下眉,看向白语蓉问,“怎么?是中暑了吗?”

管家也是白家快二十年的老人了,所以现在听白语蓉这样一说,白老夫人便微微坐直了些。面露关切。

许秦雅在一旁暗松了口气,并欣慰的冲自己的宝贝女儿看了一眼。觉得这十几年自己没白疼她,知道替自己分忧解难。至于苏再再……

估计这种时候只会木讷的僵在一边吧?

许秦雅想到这儿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大概……是吧。”白语蓉顿了顿,说得有些吞吐。说完又抬眼看了白老夫人一下后又说,“在来医院的路上管家就一直打哆嗦,我摸他的手可冷了。”

冷?这个天气?

护士小菜一直在一旁,这时给白老夫人倒了杯水送到面前时,忍不住扭头朝窗外的艳阳高照看了一眼。

一脸疑惑。

“是啊。”许秦雅心中微动,接着白语蓉的话往下说,眉头微皱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说起来也奇怪,刚开始管家还好好的。我就是让他去叫小再来给祖宗们敬香,等我们一出去他就脸色大变了。”

顿了顿又叹了口气,“大约是上了年纪,阴寒入体吧。”

许秦雅说完这话,不等她偷偷看向白老夫人,便听见“咯嗒”的声音。

心里微跳后和白语蓉一起看向老夫人,恰好看见老人家将水杯重新放回一旁茶几上。

那不轻不重的声音,便是水杯发出的。

“嗯,上了年纪是这样的。”白老夫人点点头,语气淡淡的又说,“下次别让管家陪着上山了,山上风还是挺大的。”

许秦雅错愕,心里不甘正想开口再说点什么时,便被白语蓉在一旁截了话。

“好的奶奶。”

许秦雅扭头看向白语蓉,抿了下唇将剩余那些针对苏再再的话重新吞了回去。

白老夫人应声,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扭头看向许秦雅,“对了,再再陪读的事你们处理得怎么样了?名额提交上去了吗?”

这话出口许秦雅脸上表情微变,下一秒立刻笑着说,“妈,你放心,我们正办着呢。就是小再没怎么上过学,这陪读生的身份办理起来有些麻烦,所以还需要一些时间。”

“是吗?”白老夫人又静静的看了许秦雅一会儿,点点头后微耷拉了眼皮子又说,“要不要我出面说一声?说不定能让再再的身份办理快些?”

许秦雅心里一跳后连声拒绝,“不用不用。”话出口后见白老夫人重新抬眼看向自己,这才惊觉自己拒绝得有些急躁。忙又缓了表情笑吟吟的说,“妈,你现在得好好休息,这些事就交给我来办吧,别累着。”

白老夫人又看了许秦雅一会儿,这才耷拉了眼点点头,“好吧。”

说完这话后像是没了说话的兴致,冲两人挥挥手开口,“我有些累了,你们先回去吧。”

“好吧,妈你好好休息,我和语蓉就先走了。”许秦雅被婆婆冷落了这么几次,也没了讨好的兴致。加上还有宴会的事要忙着处理,便顺势起身,和白语蓉一起告别。

等上了电梯,只剩她和白语蓉两人后,脸上的笑才一下子垮了下来,并轻哼了一声。

白语蓉见状,伸手挽了她的胳膊,面露关心的轻唤了一声“妈妈。”

“我没事。”许秦雅拍拍白语蓉的手,顿了顿又开口,“语蓉,我们去看看你的礼裙做得如何了。”

白语蓉点点头,这才像是刚刚想起似的又说,“对了妈妈,小再好像还没宴会要穿的礼裙。”

“她?”许秦雅现在一提起苏再再就忍不住皱眉。

记得有句谚语说得好,有些母女是上辈子的亲人,有些则是上辈子的仇人。

许秦雅现在觉得,她和苏再再也许便是上辈子的仇人。因为她对这个女儿,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妈妈,那天会来许多人的。”白语蓉从说出苏再再的名字后,就一直在偷偷观察许秦雅的表情,见她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时,眼底满是得意。

顿了顿后又是平时的温柔模样,甚至主动开口劝许秦雅。

许秦雅拍拍她的手,觉得白语蓉说得有道理,便想了想开口说,“那这样吧,等会儿去试你的礼服时,给她也随便选一件好了。”

宴会当天宾客云集,可不能丢了白、许两家的脸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