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6 章(1 / 2)

宴会当天,苏再再才起床便接到钱三打来的电话。

一接通,面对外人总是一副高深莫测,道骨仙风的人便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小师叔!救命啊!】

苏再再偏偏头,好像在将那些声音倒出耳朵一样,“你又怎么了。”

也难怪苏再再一脸不在意,谁让钱三每隔个十天半月就要嚎上一次呢?

这么多年别说她听习惯了,就连她家小师侄都早就麻木。

【这次真的是十万火急的事。】钱三停止哀嚎,换成一本正经的模样,但严肃没两秒便又破功,开始“嚎”,【总之现在只有小师叔您能帮我钱家了!不然我钱家唯一的香火就这样没了啊小师叔!救命啊!】

“停。打住。快闭嘴。”苏再再将手机拿远一点,赶紧三连制止钱三。等他安静下来才又利落开口,“说正事,不然我挂电话让你断香火了。”

老人机最大的好处便是声音够响亮,钱三这一嚷嚷,比普通手机外放音的威力还大。

【……哦。】钱三听了,假意吸吸鼻子,一五一十的讲话说清楚。

说完后又开始哭嚎,【所以小师叔救命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苏再再头疼,等那边又假装抽抽搭搭后,才又忍不住吐槽,“你们这些大人怎么回事?一个个的这么不讲武德。”

撒泼耍懒的事都提前做完了,让她这些未成年怎么办?

真是过分。

【嘿嘿嘿……】钱三忒不要脸的笑,只听笑声都能想象到他此刻犹如苍蝇搓手的谄媚模样,【小师叔,辛苦费是打您账上,还是我直接送上山啊?】

这话中听。

苏再再一下子不觉得老人家不讲武德了。

“你直接换成肉,每隔一星期送两车到山上吧。”苏再再想了想说。

顿了顿又补充,“记得提前给小师侄说一声,到时候走后山那条路,免得绕远。”

这样一来,大约能有两个月不用担心厉鬼窟的伙食了。

【啊?又买这么多啊?】钱三呆了下,实在没忍住问。

他从很久以前就对这事感到无比好奇了,但中间原由却一直不知。只知道小师叔家的后山上,一直藏有什么秘密。

【小师叔啊,咱家后山……是养了狼还是老虎啊?】钱三没忍住终于问出口。

这话出口后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之后才慢吞吞的传来苏再再的声音,【没事少看动物世界,多了解一下法律知识,私人豢养这些东西,是要出事的。】

“那……不是这些还会是……?”钱三好奇得不得了,见这个问题苏再再没生气,便又试探得进一步询问。

【只是一些可爱的小宠物而已,不用多想。】苏再再说得随意,却让钱三听得满头问号。

小师叔您跟我讲讲看,是哪家的可爱小宠物每一周要消耗两车的肉?!

不要因为他一把岁数了,就试图欺骗老人家啊!

【好了好了,我去解救你家的香火了。挂了。】不等钱三再说什么,电话那头的苏再再便率先挂断了电话。

钱三拿着手机又呆了会儿,眨眨眼后这才将手机塞道袍里,一甩手上拂尘,反枕胳膊后才慢悠悠的往前殿走。

一路遇见不少道士打扮的人,看见钱三后都立刻止步恭敬退到一边,唤声“道长”后恭送他离开,这才又继续手上的事。

钱三面上道骨仙风的微微颔首,但心里却开着小差还想着后山。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不是虎豹豺狼,还能是什么动物能吃这么多的肉类?

钱三摇摇头,见前殿近在咫尺,正收心欲跨进殿时,视线却不经意的扫过放在殿外,足有三人高的炼丹炉。丹炉最上方是隐在缥缈云雾中,只露出些许端倪的仙宫、道人,中部是人间百态。

从帝王到富贵人家再到贫苦百姓,之后是畜生道。

而最下端,描绘在炼丹炉三足上的则是恶鬼道。

恶鬼……咦?!

钱三某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脚步一顿猛的重新转身看向炼丹炉。

“鬼,非人也。吸食|精|魄|而成恶,恶生百年则为厉,再生百年则成万恶厉鬼。吞食血肉精魄,凶恶非常。遇鬼可降,遇恶可斗,遇万恶厉鬼――唯遁也。”

钱三站在那儿,突然想到自己曾经见过的一段文字。呆了好半响后,才喃喃出声。

“……不是吧……”

小师叔,您到底养了多少这玩意儿啊……

钱三一想到当初自己还想去探寻究竟,便为自己的无知,后知后觉的打了个冷颤。

------

另一边,苏再再收拾了一下便准备出门,去“拯救”钱家唯一的香火苗苗。

听钱三说,今天他大哥打电话给他,说是钱元元应了人家的战书,要和人打一场黑拳,生死不论。

钱三赶紧卜了一卦,结果却是大凶。

钱父和钱三都鞭长莫及拿钱元元没办法,管不了这小兔崽子。没办法,只好又请苏再再出马了。

“这就是小时候太溺爱没教好,现在管不了只能让外人来管孩子了。”苏再再摇头叹气,一面拉开卧室门,一面和小纸人和珠串们小声吐槽。

才开门便感应到什么“唔?”了一声。

下一秒某个黑色的影子便窜进苏再再的卧室,好像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赶自己一样。

黑影极快,快到要是寻常人见了,只会以为自己眼花。

但那是自己带回来的东西,苏再再自然知道是什么。让她疑惑的,是突然多出来的其他东西。

黑影刚逃到苏再再卧室,走廊上便有另一个东西飞快窜过来,好像是追在前者身后,看都不看苏再再就要从她身边经过,闯进屋去。

可惜才到门框处,一下子便撞到无形的结界,被整个弹到走廊上。

刚好这时有两个下人上楼,看见苏再再站在卧室门口,正欲张口喊人时,却同时露出痛意,一起伸手捂了突然刺痛了一下的耳朵。

但这股刺痛很短,几乎是下一秒便淡去。

惹得下人有些茫然的慢慢放下手。发现身边同伴和自己一样的动作后,便疑惑的看向对方,面面相觑。

还是一声关门声传来,才让两人回神,重新看向已经关上卧室的苏再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