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7 章(1 / 2)

苏再再出门后直接打车前往之前去过的地方,等到了废弃火车站下车,熟门熟路的找到之前买过馒头的那家早餐铺。

人刚往哪儿一站,还未开口便被老板认了出来。

“哎?你是之前那个小姑娘。今天也给你捡二十一个馒头吗?”

之前苏再再到他这儿来吃早餐,直接就让捡二十一个馒头和一碗豆浆。然后便坐在那儿,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慢吞吞的全部吃完,最后就剩了半个拿着带走。

所以即便这事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还是让老板对她印象深刻。

一眼便认出了她来。

老板一说完这话,便惹得在他店里吃早餐的其他食客纷纷扭头,朝苏再再看来。一副“啊?!就这么个小姑娘吗?!”的惊讶表情。

“不,今天帮我捡二十个馒头就好。谢谢老板。”苏再再慢吞吞的说。

“,不客气。”老板笑呵呵的,一面回答一面快速的给苏再再捡馒头,充满期待的问,“在这儿吃还是带走?”

上次他将这事说给熟人听时,居然觉得他是在吹牛!

哼,这次他要偷偷拍视频,要让那些人哑口无言!

但――

――“带走吧。”苏再再回答。

“……啊?”老板呆了呆,“带、带走啊?”

顿了顿后又急忙开口,“但是现在在店内吃能送一碗豆浆哦。”

苏再再摇头,“今天时间有些赶。”

赶着去打人呢。

“这样啊……”老板好失落。但下一秒又挥挥手,扭头拿了一杯热豆浆递给苏再再。笑呵呵的,“没事,那下次有时间在店里吃啊。这个送你。”

“好,谢谢老板,祝你生意兴隆。”苏再再也不推辞,点头接过。

等转身走出老远后老板还站在门口冲苏再再这个“奇人”挥手,“记得下次在店里吃啊。”

惹得正准备转过转角的苏再再也冲他挥挥手,等从小巷穿过,她的手上就只捏着一个馒头,将食品袋丢入一旁的垃圾桶后,分了一小半馒头递到身后卫衣兜帽处,小纸人便偷偷的探出手来迅速接过,像猫咪一样躺在兜帽里,捧着馒头“啊呜”咬一大口。

“这老板还挺有意思的。”苏再再笑着和它们闲聊。

小纸人脸颊鼓鼓,一边吃一边点头。

------

白家。穿戴好的许秦雅正往楼下走,顺便检查白家布置。

管家前两天突然病倒,到现在人还焉焉儿的一脸病容。今天的宴会除了庆祝语蓉考上帝大,也是白、程两家的订婚宴,不能有半点差池。

管家一脸病容的站在那儿也不好看,所以许秦雅便让他再休息几天,等身体养好了再说。

正忙着时便听许老爷来了。许秦雅赶紧放下手上的事迎出去,刚到门口便见她弟弟许秦汉正扶着老爷子往里走,立刻满脸笑容的迎上去。

“爸,弟弟,你们来啦?”

一面说着一面和许秦汉各扶一边,并冲一旁的下人说,“去叫小姐。”

许老爷子笑呵呵的,拍拍许秦雅的手说,“不用催她,让她慢慢来好了。”

许秦雅听了笑着点点头,等三人在客厅落座后,许老爷才又看向女儿说,“文连呢?还在公司?”

“嗯,说是还有些事没忙完,估计得等晚上才回来了。”许秦雅笑着点头。

许老爷赞许的点点头,对白文连这个女婿很是满意。但下一秒又不知想到什么脸上笑容微收,淡淡开口,“那个孩子呢?”

这话出口许秦雅立刻便明白许父指的是苏再再,便也淡了些笑回答,“应该还在房里睡觉吧。”

话音刚落许老爷还未回答,倒是许秦汉微皱了下眉头,“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睡觉?”

顿了顿后看向许秦雅说,“她难道就没想着早点儿起来帮把手?”

“帮把手?她不添乱我就谢天谢地了。”许秦雅轻笑了一声回答弟弟,顿了顿又忍不住冲许父和弟弟抱怨,“我对她真是一点都亲近不起来,每次想好好和她说两句话吧,就老是想生气。”

“我看,我和她是天生就不对付。”

“行了。”许老爷听了淡淡打断许秦雅,拍拍她的手背后才又开口,“私下和我们说说就好。”

这话倒是提醒了许秦雅,白家下人正为了宴会各种忙碌。自己在这儿向爸爸和弟弟吐槽苏再再,被人听到是有些不好。便点点头住口。

“说起来我还没见过她。”许老爷慢悠悠的开口,“怎么说也是你的孩子,人还是得见见的。”

许秦雅抿了下唇,但还是点点头。恰好下人送点心上来,便扭头冲她说,“去叫小再下来,就说……她外公和舅舅到了,让她见见人。”

“啊?”下人抬头,脸上表情有些诧异,看着许秦雅说,“夫人,苏小姐一大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这话出口许秦雅立刻拉了脸,“今天家里举办宴会她不知道吗?还一个劲儿的往外跑?”

下人低下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但心里却忍不住犯嘀咕。做妈的都不知道女儿出去了,她们这些一直在忙活的下人又哪里清楚。

……真是的。

“这孩子真是……”许秦雅越说越气,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对了,你们拿语蓉礼服的时候,也将她的拿回来了吧?礼服也没试吗?”

下人听了赶紧点点头,点完后又立刻摇头,“小姐的已经送到她的房间去了。苏小姐的……好像还在门口翻着吧?”

说到后面时下人的声音越发小声,“她不在房间,我们不好随意进去,便放在外面了。”

“行了行了,你下去吧。”许秦雅不想再听,干脆挥手让人下去。

对方听了巴不得赶紧离开,冲三人欠身后转身离开。

等人一走许秦雅便扭头看向许老爷,冲他抱怨,“看,平时就这样不说一声就出去,一点规矩都没。连礼服都没试,我原本还说等会儿抽空给她说说规矩呢。”

“确实没规矩。”许秦汉听了附和姐姐,顿了顿似想到什么看向许秦雅又说,“姐姐,不如等语蓉的事忙完,给她找间寄读学校吧?这样也好管些。”

不说还好,一说这事许秦雅便忍住冷哼了一声,“这事我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呢,这孩子没规矩就算了,还爱面子习惯撒谎。”

许老爷听到这儿眉头终于皱了起来,等听许秦雅将之前她和苏再再说的话,全部转述一遍后,脸也沉了下来。

“算了,不在就不见吧。也省事。”许老爷顿了又看了眼女儿说,“其实她不在,甚至错过宴会也好。今天是语蓉的好日子,她在说不定还会给语蓉添堵。”

许秦汉在一旁点头,“姐姐,爸说得对。不在就不在吧。”

这想法和许秦雅之前的不谋而合,所以便缓了神色,正打算开口又说什么时,白语蓉的声音便从楼上传来――

“外公,舅舅,你们来啦。”

原本说到苏再再,脸上表情还不太高兴的三人。在听见白语蓉的声音后立刻变得明亮许多,纷纷抬头朝她看去,见白语蓉和童若倩下楼,亲昵的冲她招手。

“语蓉快来,让外公见见你。”

那亲昵的模样,和亲外孙女没一点区别。

另一边。苏再再看着前段时间才见过的几个小混混,好声好气的开口,“你好,我又来了。”

“????”

你还敢来?!

-----------

上次把他们家钱哥给打了一顿就跑的臭丫头,这次居然又自己送上门了!

兄弟们抄上家伙上啊!

当然这只是部分小混混的幻想。

实际上苏再再不仅又大大方方的来了,还特别有礼貌的让他们去转告钱哥,说自己要见他。

最最疑惑的是,钱哥居然还答应见这小妮子?!

……大哥的世界他们不懂。

小混混第二次带苏再再去见钱元元,一面往里走一面摸着后脑勺。好像有什么世界难题解不开似的。

倒是苏再再一路上坦然得很,跟在小混混身后溜溜达达的,还有空打量周围。

那模样不像是进了打|黑|拳的地方,反而像是在公园闲逛。

别说小姑娘了,他们这儿就算是大男人,第一次来心里也会犯嘀咕好吧?

怎么在这丫头脸上,却看不到一点儿怕的意思呢?

一群男的三五成群的站在苏再再的必经之路上,隔着距离打量她。好奇得很。

当然他们绝对不是听说之前打过钱哥的小姑娘又来了,所以才站在这儿的。只是……恰好路过?

总之苏再再就是在众人的注目礼中再次进入钱元元的休息室的,门至外关上才隔绝了那些视线。

“咦?你这里的装修风格变了啊?”苏再再左右看看休息室,点点头后又说,“这次的比上次好看。”

“……”为什么变了装修风格你心里没点数吗?!

钱元元无语,没好气的坐在沙发上皱眉看着苏再再。

不敢再像上次那样无视她,眼神警惕的开口,“你又来做什么?”

“你叔叔叫我来的。”苏再再好声好气的回答,“听说你晚些要和人打拳,他算到你可能会被人打死,就叫我来了。”

“……来帮忙?”钱元元眯着眼睛看了苏再再半响,想起她之前的身手,开口问。

“正确来说……”苏再再认真想了想点头,“……是来救你一命。”

“?”钱元元不解。

这不是同一种说法吗?哪里有差别了?

“当然有区别了。”苏再再看出钱元元的想法,笑眯眯的竖了一根手指头左右摇晃。

“区别就是……”

“你被外人打是丢命,但被我打……”苏再再手微做了个手势,身后门锁便“咯嗒”一声至内锁上。

钱元元眼角一抽,突然觉得自己才好没多久的手、脚,……又隐隐作痛了起来。

他抿紧了唇瞪着苏再再,只见她笑眯眯的继续往下说。

――“只是暂时行动不便而已。”

“……”我特么……

“放心,我收钱了。很有分寸的。”苏再再见钱元元紧绷了一张脸,又补充一句。

……我是不是还要夸你服务周到,善解人意啊?!

钱元元觉得,他家里人一定是觉得钱家香火断得还不够快。

-------

就在苏再再正在努力“帮助”钱家独苗苗时,白家宴会已经开始。

登门的均是C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可说白家这次宴会聚集了C市大部分的头面。

白文连和许秦雅笑意盈盈,只觉格外的有面子。

因为白老夫人暂时还在医院静养,所以许老爷便暂代了她长辈的身份,和许秦汉帮衬着欢迎众人。

至于程家,更是早就到场,此刻白语蓉和程彦昌站在一块儿,谁不说句金童玉女,天造地设?

来贺的宾客们都很清楚今天宴会主题是什么,除了庆祝白语蓉考上帝大,也是程家和白家的订婚宴。

当然了,还有个附带的小主题……便是像外界介绍那位才找回来的真千金苏再再。

只是……怎么这么久了还不见人呢?

宾客们面上笑吟吟的谈笑风生,但私底下却时不时的看向周围,对那位乡下来的真千金很是好奇。

尤其是各家年纪相仿的名媛千金团们,也早就聚在一起,找好了位置不说,甚至还提前做好了嘲弄的准备。

“不是说今天会见到人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一名媛有些不耐烦,顿了顿又开口,语气讥讽,“不会是打算晚些千呼万唤始出来吧?”

这话出口立刻惹得其他千金捂嘴轻笑。

“说不定人家还真是这样想的。”另一千金在一旁插话,“估计……还想着抢语蓉的风头呢。”

“哎,要是我一想到等会儿有这么一号人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跳出来破坏我的宴会,就心烦得很。还是白小姐厉害,从容得很。”

这话明褒暗贬,话下面还泛着酸。

其他人自然听得出来,只是均但笑不语,不接话但也不反对。端着香槟摆出架势,不约而同的朝白语蓉的方向看去。

她正挽了未婚夫程彦昌的胳膊,冲周围人点头含笑,很是得体。

一个温柔美丽,小鸟依人。一个高大英俊,挺拔俊朗。确实很般配。

要说唯一的不足……大约就是白语蓉不是真正的白家小姐吧?

但也因为这样程家却依旧愿认她为未来的程家儿媳妇,便让人越发的羡慕嫉妒。

程家在C市可是首屈一指的。程彦昌又那么优秀,可以说C市大部分的千金名媛,都对他挺另眼相看。

原本白家的事传出来时,不少女生还偷偷窃喜了一下,但见现在这情景,窃喜早就变质成更浓的酸。

“我还真像看看这真正的白家千金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居然让程家宁愿选白小姐,都不选她。”一名媛半开玩笑的说。

神情轻松愉悦,好像她真的只是在说玩笑话,而不是在进一步贬低苏再再一样。

其他人当然懂这意思,笑着不说话。

只有一人不太有眼里劲儿的说了一句,“还好吧?从某方面来说,白小姐和程少爷还是挺般配的。”

毕竟两人都是帝大的学生啊。

那女孩是由朋友带来参加宴会的,凭自己还不够资格。

原本她想表达的,是两人一样优秀,却没想到这话一出口众人便齐齐一愣,瞬间一起沉默了下来。

顿了顿后更是不约而同的看向身边的人,话题一转讨论起名牌包,或者身上的礼服是哪位名家设计师订做的。

至于刚才那位小姐的话……全都当做没听见。

这让女孩疑惑,左右看看见没人接自己的话,以为是她声音太小没人听清,正打算再重复一次时,便被带她前来的朋友随便找了个理由拉走。

等到角落,左右看看没人后才冲那女孩皱了眉头抱怨,“你怎么说话的。”

“啊?”那女孩疑惑,小声呐呐,“这事不能提吗?”

可是……大家来参加宴会的其中一个理由,不就是给白语蓉考上帝大道贺嘛。

“你……”朋友这才察觉女孩说的,和她们理解的好像是两回事,便又开口说,“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女孩傻乎乎的反问。

朋友听了一阵无语,突然就后悔不该带这女孩来参加宴会。

但又担心她等会儿又说错话连累自己,便左右看看后将她拉到更角落,压低声音开口,“你知道程夫人和程老爷结婚多久了吗?”

“我知道啊。”女孩点点头,“去年我爸为了这事,光是挑红酒就挑了一个月呢。说是祝贺程老爷结婚十二年……咦?!”

女孩说到这儿,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什么。眼睛一下子睁大看着朋友,呐呐,“程少爷……今年好像二十吧?”

“对。”朋友没好气的应声,又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