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8 章(1 / 2)

“苏小姐?”吴昊看着走近的苏再再,见她点头后又笑着将木盒递给她,“恭喜。”

苏再再点点头,接过木盒后还好奇的看了看,这才又看向吴昊说,“你们的……录取通知书还挺特别的。”

吴昊听了好声好气的解释给她听,“帝大普通同学的录取通知书都是寻常方式,只有内招才会由第六部成员来送。至于我……”

他又顿了顿开口,“私人原因而已。”

要不是吴六六想还苏再再的人情,说不定至今都不会和吴家联系。

仅凭这点,也值吴昊亲自来给苏再再送录取通知书。

想到这儿吴昊又冲苏再再笑着点头说,“等苏小姐到帝都后,一定要来吴家做客。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谢谢你。”苏再再点点头,道谢的时候扬了扬手上的木盒。

她轻轻松松的单手拿着,并摇晃了一下。好像这代表了帝大荣誉的木盒,在她手里只是个寻常物件一样。

吴昊见状愣了一下,但随即又释然一笑。突然就想起前两天见到吴六六后,小叔冲自己抱怨的那些话。

那时他还以为吴六六夸大了,现在看苏再再这模样……

嗯,小叔其实挺实事求是的。

大约是以前都生活在比较单纯的地方,所以不知道帝大代表的意思吧。

吴昊如是想着。

冲苏再再又点点头,侧身又冲白老夫人微微行礼后,这便打算离开。

但还未抬脚许秦雅便立刻回过神来,忙喊了一声“吴先生!”,在苏再再微挑了眉角的注视下,笑着走到吴昊面前说,“今天是我们家为了语蓉……和小再举办的宴会,要是不嫌弃就留下喝杯酒再走吧?”

许秦雅说到“和小再”时,低头站在那儿的白语蓉,手指默默的掐陷掌心。

但她这个模样此时别说许秦雅没发现,就连白文连也一样。在许秦雅说完后他立刻上前两步,笑着附和,“是啊吴先生,不如就留下来一起聚一聚?”

顿了顿又看向苏再再,满脸慈爱的轻瞪了她一眼说,“小再,你这孩子,吴先生今天会来这么大的事也不知说一声,还不快给吴先生端杯香槟道歉?”

即便之前已经见识过白文连和许秦雅冷淡的模样,但现在见两人这副样子,苏再再还是没忍住惊讶了一下。

这前倨后恭便脸的速度,真是比鬼还快。

苏再再没应声,只是站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许秦雅和白文连。

直看得两人原本充满热情的笑,逐渐变得讪讪。眼神闪烁有些挂不住了,这才移开眼看向吴昊,一副“老实孩子”的口吻说,“刚才你说有事要办,那……要喝杯酒再走吗?”

吴昊也不是傻子,单看苏再再一身休闲服从外回来,再回想刚才许秦雅等人的吃惊表情便能猜到大概。

便摇摇头看着许秦雅等人淡淡开口说,“抱歉,我还有事要处理。”

“啊,这样啊……”许秦雅讪笑,实在没办法只好说,“那……吴先生您慢走。”

吴昊点点头,但扭头看向苏再再又缓了脸上冷淡,笑着冲她说,“苏小姐,到帝都后一定要来吴家啊。”

“好,我记得了。”苏再再点点头,“那再见?”

“再见。”吴昊颔首,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随行的第六部人员跟上,让众宾客们纷纷侧目相送。

直到人已经消失在大门不见踪影后,这才和身边人交头接耳,时不时的看向苏再再的方向,不知在说些什么。

但即便听不到那些窃窃私语,可眼神中的惊讶却清清楚楚的传来。

白语蓉甚至觉得,哪怕苏再再现在一身简单的休闲装,却夺去了应该属于自己的全部荣光。

偏苏再再谁都没看,反而朝站在一边的下人招手,让对方过来。

“苏小姐”那人满心疑惑,缩手缩脚的走到她面前,用比之前恭敬的声音轻唤苏再再。

“帮我把这个放到房间里,谢谢。”苏再再随意应声后,将手上的木盒递给她。

“啊?我……我?!”下人有些慌乱的接过,诧异。

好像手上的不是普通木盒,而是什么矜贵东西一样。

“嗯。”苏再再点点头,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劳烦了。”

“不、不劳烦。我立刻替您拿上去。”下人毕恭毕敬,双手小心翼翼的抱着木盒,冲她鞠躬后这才转身往楼上走。

做完这些后苏再再看向白老夫人,走到她面前笑着喊了声“奶奶。”顿了顿又看向周普,喊了声“周大夫。”

“苏小姐。恭喜啊。”周普冲苏再再笑,并点点头。

原本周普对苏再再印象一般,只觉得她是个普通小姑娘而已。但这人事物嘛,总是没有对比便不会有伤害。

周普刚才感受过白家其他人的自持高傲后,再看苏再再,觉得这小姑娘真是特别亲和可人。

连带着对她的好感度提升了好几分。

“再再。”白老夫人笑呵呵的拉了苏再再的手,握在手心轻轻拍了拍娇嗔开口,“你这孩子,居然弄了这么大的阵仗出来,差点吓到奶奶了。”

苏再再笑了笑,正打算说什么时白语蓉便在一边笑着插话。

――“是呀小再,不仅奶奶吓了一跳,就连我,还有大家都吓了一跳呢。”白语蓉语气温温柔柔的,脸上的笑容也看不出一点儿不对来。

得体得很。

顿了顿后又伸手亲昵的挽了许秦雅的胳膊,一脸好奇,“对了小再,你……是怎么得到帝大内部录取通知书的啊?之前都没听你说过呢。”

“哦。可能是说了没被人当真,以为我在开玩笑吧。”苏再再开口,说这话的时候还朝许秦雅瞥了一眼。

似笑非笑的模样,让许秦雅默不作声的站在那儿,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苏再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差指着她的鼻子嘲讽了。

即便是站在一旁的白语蓉也一呆。

她没想到苏再再居然敢当众刺许秦雅,一点情面不留。

这让向来会说话,打圆场的白语蓉,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一沉默便让气氛越发尴尬了起来。

好在许老爷在这时“哈哈”大笑,这才冲淡了有些焦灼的氛围。颇为欣慰的看着苏再再连连点头,说了好几声“好”后,才又看向白老夫人说,“亲家母,我们这两个孙女都很优秀啊。”

那副欣慰的样子,差点让苏再再忘记,其实自己今天才第一次见许老爷。

白老夫人笑着点点头,顿了顿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向苏再再说,“对了。小再、语蓉,你两来。”

她亲昵的招招手,等两人都走到自己面前后,又扭头朝一旁看去,立刻便有下人捧了锦盒过来。

只见锦盒里左右两边各放了一牛皮纸袋。

白老夫人伸手指了指锦盒里的东西,一边指一边解释给两人听,“这个,是你们白二爷爷在帝都留的一处老宅子,另一份则是一套小公寓。一人一份,单看你们谁要哪一份了。”

老太太一面说着,一面左右看看,视线在苏再再和白语蓉脸上来回。

“这……”白语蓉迟疑,看了一眼那套小公寓的牛皮纸袋后,又抬头冲白老夫人笑,“奶奶,不如让小再先选吧?”

白老夫人听了也不说什么,看向苏再再说,“小再,你说呢?”

“我无所谓。”苏再再耸耸肩,顿了顿又扭头看向白语蓉说,“其实两套你都拿去也没事,因为我估计用不上。”

白语蓉怔了一下,又强笑说,“小再,奶奶这是送我们的礼物,你这样说……”

她顿了顿,又朝白老夫人看了一眼说,“会让奶奶伤心的。”

苏再再听了看向白老夫人,见老人笑吟吟的点点头后这才又开口,“行,你选吧。”

白语蓉为难笑道,“小再,还是你先挑吧。毕竟……”她顿了顿,扭头看向许秦雅等人,最后视线又情意绵绵的移向程彦昌。之后才收回眼重新看向苏再再说,“我已经拥有很多幸福了。”

而你。却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可怜。

我怜悯你,所以你先选吧。

悲天悯人的模样,却掩盖不了那高高在上的姿态。让白老夫人不由微沉了脸。

就连白文连都有些诧异的看向白语蓉,觉得她这时的言行……好像和平时有些出入。

白语蓉说完这话后也立刻回神,轻咬了下唇独自懊恼。

她平时绝对不会这么失了分寸的。……都怪刚才第六部突然出现在宴会上,扰得自己心乱。

“妈,不如让文连来吧。”许秦雅在一旁见白语蓉咬了下唇,可怜巴巴的样子,立刻心疼出声,替她打圆场。

顿了顿后又看了白文连,笑着冲白老夫人说,“要是他安排得不好,再由妈您来纠正。”

说完这话许秦雅冲白文连使了个眼色。

白文连意会,“是啊妈,既然两个孩子都怎么谦让,不如我来吧。这……客人们都还在,做主人的一直在这儿也不好不是?”

“好。”白老夫人点点头,看向儿子开口,“文连你来吧。”

白文连点头,他和许秦雅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自然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便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会儿后,抬头看向苏再再笑,“小再,你刚才没来,所以可能不知道。这两处房子奶奶都已经估过价了。都是一样的价值。要说差别……大约就是空间吧?你二爷爷的老宅比小公寓大约莫一倍。”

白文连想了想又说,“我想……你二爷爷一生无儿无女,这是他唯一留下的一处宅子,而你又是白家血脉,理当拥有一处白家传下来的东西才对,不如你二爷爷的宅子便给你吧。当然了……”

他又顿了顿,“你要是想要那小公寓也没问题,爸爸都听你的意见?”

说完和许秦雅看着苏再再,等待结果。

白语蓉站在一边,乖巧的低着头,一副“爸爸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样,而许老爷等人也不说话。

好像这样的分配并没什么问题。

但……

也只是明面上没什么问题而已。

周普站在一边,不由眉头轻皱。之后又朝白老夫人看了一眼,见老太太耷拉着眼,便一句话都没说。

他年轻时便去过白二爷位于帝都的居所,知道那处的地段其实谈不上好。又是这么多年的老宅了,说实话这长年没人住的房子,即便经常修葺,也依旧赶不上败坏的速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