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9 章(1 / 2)

“语蓉,她呢?”许秦雅陪着白文连和周围人寒暄回来后,走近白语蓉问。

说话时脸上笑意微淡。

“已经陪着奶奶出门了。”白语蓉温温柔柔的回答。

许秦雅点点头,顿了顿后又看向白语蓉,宽慰她说,“你也不用忧心。等她回来后再找时间详细问问她是怎么拿到帝大通知书的。你是今天宴会的主角,可得好好打起精神,别让旁人看了笑话。”

白语蓉听到“宴会主角”几字时,手不由紧了几分。但很快又重新放松了下来,点点头后说,“嗯。我明白的。你放心吧妈妈。”

“嗯,那就好。”许秦雅点点头,“去吧,去找小昌。”

白语蓉应声后,这才转身朝未婚夫程彦昌的方向走去。

一面走时手微微握紧,指甲略陷掌心。

自从她知道自己并不是白家真正的大小姐后,就一直如履薄冰。生怕自己有一点错便被许秦雅他们厌弃。

所以苏再再越是没用她的价值便越重。可现在……苏再再居然也被帝大录取了?!

无论这背后原因是什么,但天平却已逐渐倾斜。

她刚才甚至在外公和程老爷眼中,看到一点儿沉思。

这让白语蓉只觉心惊。

苏再再……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待在泥里呢。

白语蓉心中恨恨,但面上却笑吟吟的,轻唤了一声“彦哥”后,温温柔柔的挽了程彦昌的胳膊,接受众人的祝福和仰望。

等两人和宾客说完话,挽着手往另一方向走时,白语蓉正抬头打算对他说什么,便见程彦昌的神情若有所思。

她心里一咯噔后强笑着开口,“彦哥,你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程彦昌回神,看向白语蓉回答,“只是……”

他顿了顿,看向白语蓉又说,“总觉得那位周大夫,有些面善。”

原来……

白语蓉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精神重新振奋笑着冲程彦昌说,“那位周大夫能替奶奶治疗,肯定是C市有名的医生。你会眼熟也正常啊。”

“……说的也是。”程彦昌点点头,收回心神后看向白语蓉又说,“不说这个了。语蓉,我打算过两天就去帝都,到时候会有一场内部的拍卖会,说不定我们能买到一些适合自己的东西。”

“好。那等宴会结束我就跟爸爸妈妈说。”白语蓉想了想点头,“秦老师也想让我早点去,这样他可以在开学前替我多打些基础。”

“那太好了。”程彦昌笑,顿了顿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你进的是炼丹院,刚好这个月月底有场讲座,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顺便多认识一些炼丹院的老师、教授。”

“嗯!”白语蓉应声,顿了顿后亲昵的依靠向程彦昌,“彦哥,你对我真好。我还以为……”

她顿了顿,语气楚楚,“那个时候我刚刚知道自己不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时,还以为你也不会要我了呢。”

程彦昌眼神闪烁,笑着抬手摸摸白语蓉的发后柔声开口,“傻丫头,我喜欢的是你的人,和你是什么家世有什么关系。”

白语蓉感动得很,站直后重新看向他,眼睛亮亮的点头。

心中暗自得意。

现在倒是有些遗憾苏再再随着奶奶先走了,没听到彦哥对自己说的这番话。

别说没听见了。

就算听见了估计苏再再也是一脸冷漠。

她坐在车上正被白老夫人亲昵的拉了手,听老人家絮絮叨叨的说话。

虽然都是些琐碎的小事,但却自带温馨。

“总之啊,你去了帝大后,一有空就要记得回来看奶奶知道吗?”白老夫人说,顿了顿又皱眉摇头,“不好不好,到时候还是奶奶经常坐飞机来看你吧。你只要好好学习就好。”

好好学习……

苏再再品着这几字,只觉苦涩。

“奶奶,你就好好养身体吧。等有空我就回来看你。”她笑着冲白老夫人说,“哦,我们也可以经常打视频电话,这样你就能经常看见我了。”

“……好吧。”白老妇人爱怜的看着苏再再,这才点点头。顿了顿后又拍着她的手叹气,“你才回来陪奶奶这么点时间,现在又要离开……真让我舍不得。你一定人一定要好好的,吃啊穿啊什么的,千万别替奶奶省知道吗?”

“每个月奶奶都会给你零用钱的,不够就说。”

“好。我知道了。”苏再再点头。

周普坐在副驾驶上一路听白老夫人对苏再再的絮叨,脸上的笑就没断过。

直到现在才扭头看向身后,带着笑意开口,“老夫人您放心,只要苏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也会帮忙的。”

这话出口后白老夫人后知后觉的“哎呀”了一声,恍然想起一般笑着说,“我差点忘记周大夫你住在帝都了。”

顿了顿后立刻扭头看向苏再再说,“再再,还不快谢谢周大夫?”

“哦,谢谢周大夫。”苏再再点点头,从善如流的冲周普道谢。

“不客气。”周普笑着回答,他现在对苏再再的印象特别好,所以顿了顿后像是想到什么又说,“对了,苏小姐,等到了帝都后要是你有时间,随时可以来听我的讲座。”

这话出口白老夫人眼睛都亮了。

忙笑呵呵的说,“周大夫,你就叫小再吧。再再在你面前也是小辈。”

“那……好吧。”周普点头,顿了顿又对苏再再说,“小再,总之你到了帝都,有什么都可以找我。”

“好。”苏再再应声,点完头后又认真的说,“周大夫,你真是好人。”

这话出口惹得白老夫人和周普齐齐笑出声来。

都觉得苏再再这夸人的方式……真是相当“淳朴”。

--------

白语蓉的宴会很成功,虽然中间有第六部这个意料之外的插曲,但所起的效果却更好。

原本以为白家真千金是个笑话,抱着看好戏心态的人,一下子期望落空不说,还酸得不得了。

估计不少人回去后,会重新定位苏再再这个“乡下真千金”的分量吧?

哪怕他们也和许秦雅一样,觉得苏再再的帝大录取通知书不是靠自己本事得来的,但不管怎么说人家就是进去了不是?

所以即便已经很晚了,许秦雅等人换下礼服后,依旧强打精神坐在客厅里。

“都快九点了,怎么还没回来。”许秦雅看了眼时间,皱眉抱怨。顿了顿看向白文连又说,“她回来后你一定要跟她好好说说规矩!”

“哎……大概是拿到通知书太开心了,所以玩得稍微晚了一些嘛。也没什么。”白文连颇为疲惫的捏了捏鼻梁,顿了顿抬眼看了妻子一眼后,才又开口说,“公司的事那么忙,有什么规矩……你跟她就行了。”

“我?”许秦雅冷笑了一声,不阴不阳,“那也要人家听才行啊。”

白语蓉坐在一边,直到现在才开口打断父母的争执说,“妈妈,不如让爸爸去休息吧。你们都累了一天了,我在这里等小再就好。”

她的话一出口立刻让许秦雅脸色缓和,拍拍白语蓉的手背温声,“傻孩子,难道你不是和我们一样累一天了?”

说得白语蓉默默的低下头,一副乖巧的样子。

许秦雅移开眼看向白文连,见他都散在沙发上了,这才又没好气的开口说,“你快上去休息吧。我和语蓉等着她。”

白文连点点头,话都累得不想再说一句,挥挥手便起身往楼上走。

等目送丈夫消失在楼梯处后,许秦雅才又重新看向白语蓉,冲她抱怨,“等她回来我一定要跟她讲讲规矩!”

“慢慢来吧妈妈,说不定小再以为现在还早呢?”白语蓉安慰许秦雅,“我有些同学家里管得松,经常十一、二点才回呢。”

许秦雅听了皱眉冷哼,很是不屑,“白家可不是那些没规矩的小门小户。”

正说到这儿时苏再再便回来了,怀里还抱着一个软乎乎的小东西。

许秦雅看见她正要皱眉呵斥,但等看见她怀里的小动物后声音都尖了几分,“你捡了个什么东西回来?!”

白语蓉也顺着许秦雅的话看过去,只见原本睡得正熟的小动物,被许秦雅的声音吵到后微微动了动。

看不出是猫还是狗。

苏再再倒是耐心,轻轻拍了拍那小动物的背,又将裹着它的外套拢了拢,这才看向许秦雅和白语蓉说,“还没休息啊?我先上去啦。”

说完冲两人点点头,便要往楼上走。

气得许秦雅一时词穷,站在那儿一下子没说话。

白语蓉见状微微皱眉,不赞同的看着苏再再说,“小再。你快把你怀里的……丢出去吧。妈妈对这些东西的毛发过敏的。”

“过敏?”苏再再听了,微微偏头看向许秦雅,然后又微移眼到许秦雅刚才披在身上御寒的白狐披肩。

似笑非笑的看向白语蓉说,“放心,就待一个晚上,我关在我房间里不会让它乱跑的。”

白语蓉自然知道苏再再那一记眼神是什么意思,语塞了一下看向许秦雅,似在求助。

许秦雅见状自然站在白语蓉这边,皱眉看着苏再再,语气微厉的开口,“语蓉说得没错,我确实对皮毛过敏。还有,你这才哪里捡来的?万一给家里惹上跳蚤什么的可怎么办?赶紧丢出去。”

“……行吧。”苏再再耸耸肩,低头逗弄了一下怀里的小可爱,这才又开口,“我上去收拾一下东西。”

“收拾东西?”许秦雅皱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苏再再说,“搬出去而已。”

“你!”许秦雅瞪着苏再再。

白语蓉听了内心窃喜,但面上却依旧是一副为难的模样,她看看许秦雅后又看向苏再再说,“小再,你被气妈妈了,今天为了宴会的事她都已经累了一天了,现在又一直等你到现在,已经很累了。”

顿了顿看了眼她怀里的小动物,想到许秦雅刚才说的跳蚤,内心嫌弃的退了一步后又才柔声开口,“不如这样吧,把这个放到附近的宠物店好了。要是有人喜欢就送给人家,我们家一直不养这些东西的。”

“是啊,所以我说我上去收拾东西嘛。”苏再再点点头说得轻松。

顿了顿又补充,“放心,很快。”

说完也不管白语蓉还想说什么,便直径上楼。

白语蓉见状,看着她的背影张口。但话未出口便被许秦雅没好气的拦住。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