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075,讨厌我没和你5做*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075,讨厌我没和你5做*爱?(2 / 2)

是,他把自己送给了乔景莲!

最后那几个字闪过自己的脑海,子衿心头涌上一阵前所未有的委屈,仿佛之前所有的不甘都压在心底深处,而此刻,却全然爆-发出来。

他是在耍她!

上车?

她真想冲他飙一句脏话。

不过良好的教养,并不会让她在大马路上随口骂人。子衿忍着脚底的疼痛,倔强地转身,朝着反方向走。

顾彦深一看那抹娇小的身影,一瘸一拐地走了,浓眉一蹙,环顾了一圈四周,推开车门下车,大步追上去。

子衿的腿原本就不如他的长,加上她现在赤脚,更是不如顾彦深走得快,不过眨眼的功夫,顾彦深就已经追上了她。

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顾彦深贴近她,“闹什么脾气?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赶紧和我上车,我带你去酒……”

“你给我放手!”

顾彦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子衿大力地推开,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大力气,一时没有防备,竟被她推得一个踉跄,堪堪倒退了两步。

“顾总,麻烦你离我远点!”

子衿阴阳怪气地冷哼了一声,抬脚又想走,身体却是陡然袭上一阵晕眩感,她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晃了晃,顾彦深已经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放手,你放开我!别碰我!我叫你别碰我!”

身体虚弱的不行,偏偏还要咬着牙冲自己低吼,这满身的臭脾气,是谁给她的?

顾彦深蹙眉,什么话都没有说,一弯腰就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子衿惊呼了一声,自然是要挣扎,双手还一个劲地往他的胸口推攘着,顾彦深走了两步,正好被她的指甲划到了脸上,一阵刺痛,他眯起眼眸,已经察觉到的脸是被她给破相了。

子衿也没想到,自己挣扎的时候,竟然不小心划破了他的脸。

其实她的指甲并不长,也没有花哨的涂指甲油,但是小拇指上的确是留着一小节,刚刚的动作大概是太激烈了,所以不小心就划破了他的皮肤,此刻已经有血丝渗透出来。

子衿虽是生他的气,但是也不是真的蛮不讲理,弄伤他,多少是有些过意不去,加上还是顾彦深这张能够让无数女人为止尖叫的俊容。

她挣扎的动作一僵,下意识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眼神也是有些心虚地乱飘。

顾彦深见她老实了,二话不说就将她丢进了车子里,为了防止她会逃跑,又快速帮她系好了安全带,锁上了车门,这才绕过车子上了驾驶位。

一上车,他扳过后视镜,一看,右边脸颊上竟然有一条细长的抓痕,上面还渗着血丝,他拇指轻轻一拂,看了一眼子衿,“你是对我有深仇大恨么?要这么毁我的容?”

子衿被他的话呛了一下,反应过来,不甘示弱地反驳,“你不来招惹我,我就不会抓破你的脸!”

言下之意,谁叫你自己要靠近我的?我早就叫你滚蛋了,你现在被我抓破脸了?你该!

顾彦深怒极了反倒是冷笑起来,从一旁抽了一张纸巾往自己的脸上擦了擦,捏住,“我招惹你?申子衿,你好好想想,我们是谁先招惹的谁?”

“………”他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是她先招惹他了?

“想不起来了?”他将捏成一团的纸巾放在了一旁,“那我来给你提醒一下,在英国的时候,是你自己先招惹的我。”

“你、你胡说!”

一说起英国的事,子衿几乎是习惯性的涨红了脸,低吼着反驳,“……顾彦深,我不许你再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你闭嘴!”

“你不许?”顾彦深挑高眉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不是一直都叫我顾总么?现在怎么又会叫我的名字了?还不许我说?你说说看,你凭什么不许?你是我的什么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肆意地逼近了她几分,原本就俊逸的脸庞倏然靠近,子衿下意识地就往后退,只是如此狭小的车厢里,她根本就没有地方躲。瞳仁深处,满满的都是顾彦深这张脸,还有他脸上多出来的一道抓痕。

丝毫不会显得有多狰狞,也许长的太过耀眼的男人,哪怕是脸上破了相,却还是有着让人心跳加速的魅力。

她别开脸去,屏息,“……你,别靠过来了。”

“和我闹什么脾气呢?”

顾彦深伸手,轻轻地捏住了她的下颌,不允许她躲避自己的视线,“看着我,告诉我,闹什么呢?嗯?把你心里的不痛快都说出来,来,我听着。”

他的声音很低沉,寂静的车厢内,那种浑厚的嗓音,就像是带着一种能够渗透人心的魔力一样,重重地落在了子衿的心尖上,她觉得自己一定是魔障了,不然为什么她会觉得刚刚他的话——好像是有着一种神奇的催眠术,让她压抑在心底的那些委屈和不甘,统统涌上来,让她的鼻子开始泛酸,眼眶开始泛红,整个身体都开始瑟瑟发抖。

“怎么不说话?申子衿,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

“……你、放手。”她想要转身,她的脆弱,从来都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这个任何人,当然也包括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顾彦深伸手就捏住了她的肩膀,这么个车厢里,两个位置,她根本就躲不掉。

忍了一上午的眼泪,到了这个时候终于是控制不住,簌簌地掉下来,落在了他的衣袖上,她仓促地垂下眼帘,眼泪却掉的更凶了,只能伸手捂着自己的脸。

是真的觉得委屈,莫名其妙的,经历了那些事情。

可是委屈的,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昨天和今天所经历的事情么?

不,不仅仅是这样,还有太多太多让她觉得压抑的事情,一直都让她透不过气来,她难受,她没有办法找人倾诉,她一直都在忍,可是结果是——被人设计。

如果她申子衿不是乔景莲的妻子,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会不一样?

是,一定会不一样,可是她已经是乔景莲的妻子了……

所以这些命运,她都必须要承受么?今天是有人设计她,那么明天呢……明天她又要怎么样?是不是,以后的日子里,她都需要这样提心吊胆的,防止着身边的人?

…………

“哭出来,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顾彦深将一盒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

子衿却十分不给面子,一掌就直接打飞,暗哑着嗓子,低吼,“顾彦深,你也讨厌!我讨厌你!昨天晚上的事情,就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你今天还把我交给乔景莲,你分明就是故意的,你这个混蛋!”

她伸手就要去推开车门,谁知道一推就发现车门早就已经被锁了,她伸手胡乱地抹了一把脸颊的泪痕,用力地拍了一下车窗,“开门!”

顾彦深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却是一脸淡定地坐在那里,双手随意地支在方向盘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哭的一脸狼狈的子衿,轻笑一声,“你讨厌我?讨厌我什么?讨厌我把你交给乔景莲,还是讨厌我昨天晚上特地让酒店的客房服务员陪了你一晚上?嗯?”

“………”

“你是想跟着我?还是想着昨天晚上,那个时候,陪在你身边的人应该是我?或者,你浴火焚身的时候,我不应该让冷水帮你泻火,而应该是像在英国的时候那样,直接和你做-爱……”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