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0,81,顾总,以后我们,保持距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0,81,顾总,以后我们,保持距离!(1 / 2)

转身,打开房门,脸上来不及收敛的阴冷表情,却是陡然一僵。

“……莲,你、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乔景莲上身赤.裸着,下面只有一条松松垮垮的睡裤,头顶的黑发微微有些凌乱,只不过黑眸一片清明,欣长的身体看似懒散地依在房门口,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带着几分锋利。

谢灵溪下意识地将手机放进了衣服口袋里,突然开口,声音有些不稳,“你、怎么突然站在这里?吓了我一跳。”

“你不也在这里么?”

乔景莲没什么表情地挑了挑眉,伸手就将谢灵溪拥入了怀里,他性感的薄唇贴着她的耳垂,“找不到你人,正好经过这个房间,就看到你开门了,你在这个房间干什么呢?”

谢灵溪心中揣摩了一下,大概——他没有发现自己刚刚在打电话,那么,他必定也没有听到那个电话的内容了。

她不由松了一口气,伸手就圈住了他的脖子,妖娆的身段一个劲往他的怀里缩,“之前有套睡衣放在这里了,所以进来找找。”

“找到了么?”

“没有。”

谢灵溪妩媚地笑了笑,手已经伸进了乔景莲的睡裤里,柔软的身躯贴得更紧密了几分,感觉到男人的呼吸渐渐粗重了几分,她十分得意地挑起眉头,声音恨不得能滴出水来,“……可能是上次,你不小心撕坏了吧,你讨厌呀,就喜欢弄坏人家的睡衣。”

“赔你新的。”

乔景莲的声音已经染上了欲.望,反手就撕开了她身上的睡衣,一低头,含住了她胸前的柔软,听着怀里的女人咿咿呀呀地媚.叫着,他的欲.望来得更是汹涌,“宝贝,现在可以要你么?”

“……嗯,莲……嗯……要我……”

谢灵溪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那种媚态,饶是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把持不住,乔景莲一贯都喜欢她在床上,在自己的身下那种妩媚放.荡的样子,以前,不管是任何时候,她只要呻.吟几声,他就会忍不住剥光她的衣服,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但是今天,他明明是满脸的欲.望,那手指都已经到了她的底.裤边缘,所有的动作却是倏然一顿。

“可以做么?”他蹙眉,问谢灵溪,“怀孕前期没有关系?”

谢灵溪只觉得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来,就算最初本着想要勾.引乔景莲,最后自己也沉沦在他的技巧之下,然而,此刻,全身的浴火,一瞬间熄灭,她脸上的表情,简直五彩呈现,整个人僵硬到不行。

“……我、我……莲,我是怕你,怕你忍不住,所以……”

“我没事。”

乔景莲的声调已经恢复如初,轻轻地推开了怀里的女人,他似乎并没有怀疑任何,还对着她笑了笑,“傻瓜,再忍不住,还能有我们的孩子重要么?不过你这么热情,我每天晚上抱着你,真是有点欲求不满,明天我搬回家去住一段时间。”

“你要搬回家?!”

谢灵溪面色一变,抓着乔景莲就摇头,“景莲,你搬回家做什么?申子衿她就在乔家,你回去,你和她睡一起吗?”

这5年来,乔景莲一直都住在这里,这里就是她和他的爱巢,她想着,有一天他回了乔家,那么她必定也会和他一起,光明正大,成为乔少奶奶。

可是,他现在要回去了,那么,她呢?

“你想什么呢?”

乔景莲蹙眉,神色冷峻了一些,“我这不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好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怀孕前三个月,都是不稳定的,也不适合做。申子衿是在乔家,可是那么大的乔家,你以为就一个房间?更何况,她不是拿了那5%的乔氏股份么?我怎么着,也应该让她给吐出来,这样才好将她扫地出门。”

谢灵溪咬了咬唇,思忖了片刻,才开口,“景莲,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想告诉你。”

“嗯?”

乔景莲朝着厨房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示意谢灵溪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认识一个朋友,他是在b市的,之前他告诉我说,申子衿去了b市,而且还喝醉了,在酒店和别的男人尚了床,结果第二天还被很多记者现场抓.歼。这件事情,你,是不是知道?”

谢灵溪其实是在试探乔景莲,之前他已经去过b市的事情,她当然一清二楚,因为消息就是她让人放给他的,可是昨天半夜他回来之后,却半个字都没有提起b市的事情,谢灵溪心中是不安的,可是又不能直接问什么。这会儿听说他要搬回乔家,她终究是忍不住了。

她暗暗揣摩着,申子衿,必定是出事了,如果没有的话,b市那边的张总不可能不给自己任何的消息,但是乔景莲人去了,为什么一句都不提起?

“知道。”

乔景莲将杯子放在了一旁的大理石台面上,双手撑在了台面的边缘,十指张开,微微扣紧了一些,“有人提前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所以我昨天就特地过去了。”

谢灵溪心下一喜,上前就挽住了乔景莲的手腕,“那申子衿她是不是真的……和别的男人在酒店上床?”

乔景莲忽然转过脸来,黑沉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谢灵溪,片刻之后才哼笑了一声,没什么情绪地说:“晚点去买份报纸看看,我想今天,差不多也该出来了大头条了。”

谢灵溪还想说什么,乔景莲放在房间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肩膀,“我一会儿就要去公司,你中午自己解决午餐,晚上我再给你打电话,乖一点。”

没多少温度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谢灵溪一句话还卡在喉咙口,乔景莲就已经快步走进了房间,他拿着手机,出来的时候,衣服也换好了,在玄关处换了鞋子之后,出了门。

谢灵溪站在厨房门沿处,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上下都窜上一股冷意,有一种莫名的不安在她的体内蔓延开来……

乔景莲进了电梯,才按下了通话键,电话回拨过去,那边没响两声就被人接起,十分警惕的中年男声。

“……莲、莲少爷,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出了国了,之后的话……”

“张总,你年纪也不小了,差不多也到了退休的时候了,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在国外好好放松放松吧。”光洁的电梯壁面,倒影出来的男人面容,桀骜之中,带着锋利,乔景莲伸手按下了电梯的关门键,扯了扯领口,“以后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别联系我了,我吩咐你的事情,记住,守口如瓶。”

…………

※※※※※

子衿出了电梯,迎面正好看到了顾彦深的那个助手,其实到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这人叫什么,不过对方见她却是一脸恭敬的摸样,“申小姐。”

子衿想着,他也应该是在等自己,因为昨天顾彦深说了,上班的时候,让自己去办公室找他。今天她是特地等着顾彦深的车子开出了乔家,这才磨磨蹭蹭地下了楼,家里就一个乔世筠在用餐,子衿凭着最基本的礼貌,还是问了一下,李睦华什么时候会回来,乔世筠告诉她,这种事情,不需要她操心,安心上班就好。

自己原本也就是出于礼貌随口一提,乔世筠都这么说了,她也落得清净。

不过家里虽是少了一个李睦华,可是每天上班,她却还是要面对一个顾彦深,外加她的那个“丈夫”——乔景莲……

子衿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的那些烦躁,对着顾彦深的助手扬起落落大方的笑,“你好。”

“申小姐,我姓季,单名一个扬字,我是顾总的私人秘书。”对方介绍了自己之后,直奔主题,“顾总在里面等你。”

子衿“哦”了一声,等到那季扬走远了,她这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然后敲门。

隔着一闪沉重的橡木门,里面传来低沉好听的男声,只有两个字,“进来。”

子衿推门进去,顾彦深正埋首在文件堆里。

他似乎喜欢穿深色系的衣服,今天是一套深灰色的西装,里面的衬衣颜色是黑色的,衬托着他整个人越发的沉稳,那种锋芒好像都已经收敛在其中,一举一动却依旧是给人一种强大的气场。

子衿上前,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顾总,“你找我?”

顾彦深指间的钢笔一顿,然后才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她站的很远,还低垂着眼帘,他丢下了手中的笔,骨节分明的长指轻轻地敲了敲面前的资料夹,“站那么远,确定能听到我和你说的话?”

子衿忍着一口气,乖乖地往前走了一步。

“再过来一点。”

“顾总,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吧,我没耳背。”

这么生硬的语气,听的顾彦深却是轻笑一声,他挑了挑眉,“没耳背?那就是左耳进右耳出的类型了?”

“…………”子衿愣了愣,什么意思?

顾彦深伸手从一旁抽了一根烟出来,含在嘴上点燃,他抽烟的样子不如他平常那种沉稳的摸样,好似带着几分慵懒的随性,很是性感,子衿看在眼里,心跳不自然地加快了,她暗骂自己真是没有定力,不过是一个男人抽烟,她竟然也会——花痴?

很快又垂下眼帘,顾彦深正好抬起头来,来不及扑捉刚刚那一瞬间,她眼底因为自己随意的一个姿态而闪过的慌乱,而那些慌乱之中,又带着无法掩盖的悸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