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0822,我更喜欢你叫我顾彦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0822,我更喜欢你叫我顾彦深。(2 / 2)

顾彦深狭长的双眸微微一眯,他骨节分明的长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面前的桌子,抬起地眼帘,看似漫不经心地扫过子衿,眸光深处却是有波光一闪。

乔景莲的脸色却并不是很好,只是子衿的话,说的也是可圈可点,他胸口有一股无名怒火在膨胀,却又找不到发泄口,原本脸上那些得意的表情,此刻全都阴霾所取代。

转头看向顾彦深,却正好又对上了,他看着子衿的视线,乔景莲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冷冷地勾起唇角,“顾总,我老婆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他刻意咬重了“我老婆”三个字,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见鬼情绪,在作祟。

顾彦深还是那种深不可测地表情,眸光掠过子衿的侧脸,光线下,肌肤更是白希只是低垂着眼帘,多少是有些不太自然的样子。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连看都没多看乔景莲一眼,浑厚的嗓音随意地“嗯”了一声,“既然大家都认为两个项目可以一起进行的话,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他站起身来,伸出两根手指,按在了资料夹上,沉稳的眸光看向子衿,“乔总经理的项目,你自己跟进就好,我手上的这个,申子衿,你来做。”

子衿惊愕地抬起头来,来不及说什么,顾彦深就已经推开了椅子,走出了会议室。

最大的那个都走了,底下的一群人自然也收拾着手头的东西,鱼贯而出。

子衿咬着唇,拧着秀眉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资料夹,心中有些不安——让她来跟进顾彦深想要做的那个项目,她其实更多的是担心自己太过生涩,控制不好。

现在两个项目是一起跟进了,可是眼下这个情况,那不是摆明了,是顾彦深和乔景莲在打对台么?顾彦深把项目丢给自己,他就对自己那么有信心?

她反倒是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乔景莲再桀骜不驯,那肯定也比自己见多识广,她怎么斗得过他?

一双手忽然从背后伸过来,直接按在了子衿的两侧,她蓦地从思绪之中被抽回,一转身,就发现乔景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他将她完全罩在了会议桌的桌沿上。

子衿秀眉蹙起,本能地往后仰,伸手挡在了他的胸前,有些懊恼,“乔景莲,你干什么?”

“你是我老婆,你说我干什么?”他眯起一双黑沉的眸子,危险的气息越发逼近,嘴里不干不净地说着,“我现在说,想干.你,你是不是应该张开双.腿,让、我、干?”

子衿脸色猛地一白,如此赤.裸的羞辱语言,让她反射性地伸手,就想要往他的脸上扇过去一个耳光,却是在半空中被男人一把扼住手腕。

乔景莲用力地拽着她的手腕,往桌上狠狠一摁,子衿只觉得手背一阵刺痛,眼眶都忍不住红了红,他却是冷笑一声,“又想打我?申子衿,我看你真是活腻了,打了我一次,就想打我第二次是么?”

“你无耻!”她忍着手腕的剧痛,咬牙切齿地反驳,“乔景莲,是你自己不要脸,你放开我!”

“我无耻?”他笑了,眼角眉梢却都是戾气,“我他妈的还是你的老公,你这个下*贱的女人,当着公司那么多高层的面,和那个男人眉来眼去,你当我瞎了?”

“……你混蛋,谁眉来眼去了?乔景莲你是不是真的那么无聊?”

“无聊?”乔景莲扬起眼梢,邪气的笑里都是冷意,“确实有点无聊,那我就对你这个让我晾了5年之久的乔少奶奶做点不那么无聊的事情,怎么样?”

“你想做什么?”子衿似乎是看到了他眼底那些跳动着的火焰,她开始害怕,本能地伸手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乔景莲却是越发用力地压着她的身体,女性柔软的身体触碰到了男性坚硬的胸膛,不管眼前这个女人是谁,只要她秀色可餐,到底还是可以轻易地引起男人的欲.望,只是,单纯的欲.望。他薄唇贴着她的耳廓,轻佻的呵气,“做什么呢?当然是做.爱。”

“……不要!”

子衿看着他凑过来的唇,将脸往边上一撇,乔景莲的吻,堪堪地落在了她的脸颊一侧,她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咽下,下巴就被他大力地扣住,那张近在咫尺的脸颊,让她害怕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跑?呵,申子衿,我告诉你,你是我乔景莲的妻子,我想要你了,你还敢跑?”

子衿吓得脸色都是白的,一颗心咚咚地跳着,不是悸动,而是恐慌,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乔景莲做这样的事情,而现在,她别说是不想,根本就是厌恶,她的身体,讨厌他的触碰。

“乔景莲,你还是个男人么?你之前明明说了,你屑碰我,你现在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拿过去的话来压他?

乔景莲偏偏不吃那一套,拇指慢慢的,又重重地摩过她光滑的下颌,勾唇,笑不达眼底,“是,我是说过,不过你没听说过么?男人的话,都是不可信的。我想上.你,你觉得,我还需要克制?”

“你别碰我!”

子衿都快绝望了,声音都是在强装镇定,“你别碰我,你再这样,我就要叫人了,这里是公司,你是不是想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在婚内强.暴我?”

“叫,你不介意让人听到你的叫.床声,你就尽管叫!”乔景莲好似是打定了注意,一定要将她给生吞活剥了,那眼神都已经变了色彩,手已经撩起了她的外套,刚要伸进去,身后会议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两人都是一愣,子衿吓得都快要哭了,这个时候不管是谁来,她都觉得是她的救星,趁着乔景莲有片刻的分神,她几乎是想也不想,一脚就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膝盖上,伸手用力一推,就推开了身上的男人。

乔景莲没有防备,吃痛地皱眉,转身的时候,发现子衿已经逃出了自己的掌控。

他眸光阴鸷,转过脸去看着门口站着的竟然是顾彦深的助手,更是火冒三丈,“你是不是找死?我有让你进来么?规矩你懂不懂?!”

季扬一脸平静的样子,有几分是师承顾彦深的,他还十分恭敬地对着乔景莲微微一颔首,“不好意思,打扰乔总经理,不过顾总找申小姐有点事。”然后才看着子衿说:“申小姐,顾总在办公室等您。”

现在别说是顾彦深找自己,就算是路人甲找自己,子衿也会毫不犹豫就离开,她什么都没说,按着胸口的衣领,面色苍白地离开了会议室。

季扬自然也不会多做停留,又是对着一脸怒火地乔景莲颔首,然后也退出了会议室,还没有忘记帮他把门给关上了。

…………

只是大门一关上,就传来椅子碰撞的声音,乔景莲的怒气全都发泄在了一旁的大班椅上,他双手叉着腰,整个人都是阴气沉沉的,片刻之后才冷冷一笑——

申子衿,你跑,你他妈的越是要跑,我就越是要收拾你!

※※※※※

子衿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伸手整理了一下衣衫,将那些紊乱的思绪也一并整理好,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去。

顾彦深站在落地窗口,笔挺的身影,单手插着西裤口袋,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垂在身侧。

子衿将门给带上,出声,“顾总,你找我?”

顾彦深转过身来的时候,又抽了一口烟,然后才大步走向大班桌,将烟直接捻灭在烟灰缸里,吞吐着云雾的时候,他已经信步朝着子衿走来。

也许是之前乔景莲给她的恐慌太甚,她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所以顾彦深的靠近,让她脸色也跟着变了变,堪堪往门边上倒退了两步,他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伸手轻轻地捏住了她的手腕。

“……别,不要……”子衿用力地挣扎,勉强稳定下来的声音,又发颤发抖,“……顾总,你,有什么事?”

顾彦深蹙眉,不容许她逃避,直接将她的手腕拽过来,低沉的嗓音似乎带着几分紧绷,“别乱动,受伤了?”

子衿垂眸一看,发现自己的手腕上的确是有红红的几道印迹,大概是刚刚和乔景莲挣扎的时候,不小心碰伤的,都破了一层皮了,而且还有一些血丝。顾彦深微凉的手指轻轻一碰,子衿就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他顿时收回了自己的手指,眉头蹙得更紧了几分,“疼?”

能不疼么?

刚刚她是没有注意,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她是真觉得疼,却还是挣扎着要抽回自己的手,“……我没事,一点小伤而已。顾总,你、你先松开我。”

顾彦深却置若罔闻,只沉声道:“下午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你去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子衿觉得他有点大惊小怪,“我说了没事,顾总……”

“这里就我和你。”顾彦深沉沉的眸光直逼子衿的视线,嗓音性感,“不用张嘴闭嘴就叫顾总,我更喜欢你叫我顾彦深。”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