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114,36D,这件内衣我买的,穿着舒服么?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4,36D,这件内衣我买的,穿着舒服么?(2 / 2)

顾彦深笑了,夜色笼罩下,他精致的五官上,那一抹笑容,硬是染上了几分倾城之色,“你知道,我最喜欢的一个成语是什么吗?”他挑眉,后面的四个字,浑厚的嗓音,妖娆地拉长,“不、折、手、段。”

话音一落,他就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五官深沉,阴厉,伸手,速度极快地往偷*拍男人的手腕上摁下去,只听到一阵凄惨的叫声,那人的脸上都是冷汗,骨骼卡擦卡擦的声音,让人惊恐,大概这人的手——是废了。

顾彦深蹙眉,神色却是一派淡然,他拿着相机,往后退了一步,吩咐手下的人,“把他的手机找出来。”

…………

那人疼的在地上打滚,口袋里的手机被人摸走了,他这会儿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顾彦深站在车身边上,打开了他的手机,翻阅了一下通话记录,片刻之后,才将手机丢在了地上男人的身上,看多一眼都觉得是浪费时间,只吩咐了季扬,“把人处理一下,今天有人敢偷*拍我,我就要立竿见影的效果,明白了?”

季扬知道,顾彦深这都已经是动怒了,这个偷*拍的狗仔,也算是他倒霉,他点头,颔首,“是,顾总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好。”

顾彦深直接上了车,将相机丢在了副驾驶位上,自己亲自开的车,离开了现场。

…………

※※※※※

同一时间,c市的另一头,酒店的套房内。

乔景莲面色沉沉地站在落地窗前,身后跟着的是他的助手,小心翼翼地汇报着,“……莲少,这件事情……真的是太突然了,所以,所以我之前也没有任何的防备,知道的时候……a市那边就已经乱成了一团,现在那个赵老板……吃上了官司,您手中的这个项目,恐怕是……也得叫停。”

“我要听的不是这些!”

乔景莲皱着两道长眉,脸上的表情都是不耐烦,他伸手撑在了大班桌上,十指张开,紧紧地扣着桌沿,“现在几点了?嗯?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不是让你来和我汇报的,我是要听你的方案!”

助手知道,这个少爷,脾气一贯都不是很好,不过也不是完全草包,脑子还是有的,商业手腕,就是比起那个空降而来的同父异母的亲哥哥稍逊了一些。

“莲少,我知道那个赵老板出了事之后,所以很快就联系之前还有一家和我们联系过的公司,对方也很有意思想要和我们合作……”

“是谁?”

“明盛。”助手解释,“明盛这两年崛起的很快,明盛的老板,莲少您应该有点印象,您和申小姐……您和乔少奶奶新婚的时候,他们还来过贺礼。明盛的老板齐明业,以前和乔少奶奶的父亲,申东明好像关系很不错。现在赵老板那边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合作的事情肯定是要告吹,我们之前投入的资金,有大部分都等于是打了水漂,赵老板那边不出意外的话,会宣布破产,那么他手上的那块地皮……肯定也不能动工了,这样的话,我们所有的项目都要叫停……”

乔景莲伸手摁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明盛那边有合适的地皮?”

助手点头,显然已经把所有的情况都打听清楚了,从桌上抽了一个蓝色的文件夹,递给了乔景莲,“这是我之前让人调查过的,明盛那边的确有一块和赵老板差不多的地皮,如果他肯和我们合作的话,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乔景莲接过文件夹,粗粗地看了一遍,长眉更是紧蹙,“齐明业和申东明认识?那么他也认识申子衿了?”

“……应该认识。”

“你帮我约一下他。”他丢下文件夹,直接坐在了大班椅上,桌子上放着的手机又一闪一闪地震动起来,助手见他有电话要接,领命,退了出去。

乔景莲蹙眉,看着手机屏幕上面闪着的名字,心烦意乱,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了,沉吟了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我有点事,是公司的事情,嗯……今天晚上不过去了,我现在还在和助手开会……是我之前的那个项目,你知道的,我不想输给顾彦深,乖,早点休息,明天我陪你吃晚饭。”

…………

挂了电话,乔景莲扬手就将手机丢在了桌上,起身,随意地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衬衣领口,因为情绪焦躁,力道不知轻重,扣子还被他扯落了几颗。他低咒了几声,直接脱掉了衬衣,裸.着上半身就走进了浴室。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小时之后了,乔景莲的心情,却还是没有彻底沉淀下来。

依旧是心浮气躁,心里却很清楚的明白,这种浮躁,好像并不是因为那个项目的关系,那么……

他拿了一根烟,半靠在床上,慢慢地抽着。烟雾缭绕,性感的胸膛一起一伏,显得更是魅惑,洗过了的头发也没有擦干,就这么靠在床头,底下的白色枕套湿了一大块,他却丝毫没有察觉。一手托着自己的后脑,一手夹着烟,在那一片白雾的缭绕下,脑海里,若隐若现的,并不是那张陪伴了他那么多年的妖娆美艳的脸庞。

——而是,有这一双,永远都不肯服输的倔强,却又隐约会透着几分柔软的眼眸。

…………

※※※※※

子衿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恍惚。

身子一动,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她脸色一变,伸手掀开了被子,这才松了一口气,衣服都还在,可是下一秒,她的脸还是涨红了!

她的内衣——好像被脱了。

…………

昨天晚上,她回到顾彦深的这个公寓已经很晚了,她不知道顾彦深到底怎么样了,那个偷*拍他们的人,抓到了没有?那些照片,是不是都删除了?她很担心,又不敢给他打电话,一个人提心吊胆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对,一直都是在客厅的沙发上的,她记得自己后来真的很累很困,所以也是在沙发上,和衣睡的。只是为什么,现在她人在床上了,内衣……她伸手往自己的胸口摸了摸,柔软的,内衣显然已经被脱了。

起身,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内衣放在了床头柜上。其实不用猜都已经知道了,昨天晚上帮她脱衣服的人……应该是顾彦深,不过现在他人不在这个房间里,子衿才松了一口气。

她拿着自己的内衣,脱掉了外面的衣服,准备把胸.罩穿上,手臂伸进去,穿好,反手要去扣内衣的暗扣,却是因为一只手受伤的缘故,原本是很简单的动作,她咬着牙,硬是折腾了半天,都没有扣上。

…………

手腕一直都维持着一个姿势,当然会很累,加上原本就受伤了,更是疼,子衿弄了好几分钟,都是徒劳,她伸手甩了甩自己的手腕,鼓着腮帮子吐出两口浊气,准备再弄一次的时候,卧室的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

“啊——你、你进来做什么?出去!”

惊慌失措地转过身去,意料之中的男人,穿着一件粉色的v领针织衫,下身是一条咖啡色的休闲裤,双手抱胸,站在门口,一脸好整以暇的看着房间里,那个跌坐在床上,神色紧张又带着几分狼狈的小女人。

“你好像需要我的帮忙。”顾彦深挑眉,或许是今天的他,穿的色彩很暖,所以整个人看上去,也显得格外的温暖,“别这么一脸见鬼的样子,你身体哪里,是我没有看过的?”

“…………”

“我、我自己会穿,你出去!别进来!”

子衿梗着脖子大叫,当然,那个被吼的当事人,完全没有当回事,长腿一迈,直接就朝着她走来。

“顾彦深,你别……”

“别动。”

顾彦深走到床边,伸手,拦住了她的细腰,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子衿的身材并不是属于那种特别娇小的,但是在顾彦深这种身高的对比下,就显得娇小可人,他要控制着她的力道,易如反掌。将她抱过来,分开了她的双.腿,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子衿脸一红,两人的姿势太暧昧了,挣扎了一下,顾彦深却伸手,按住了她的腰,一只手绕过去,直接按在了她光滑的脊背上,修长的手指带着几丝暧昧的温度,在她的背部滑过。

“36d,子衿,你的这件内衣是我帮你买的,穿着舒服么?”

——————

咳咳,深哥,你娘亲我,也想要,虽然没有子衿那么大的d,b罩杯给我来一发!

深哥说:有了月票,才能买内衣!

嗯,你们的月票呢?!我快要没内衣穿了!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