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120,床很大,让我睡你边上?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20,床很大,让我睡你边上?(1 / 2)

帮?

他要,怎么帮?

…………

子衿拧眉,其实心里还是很清楚的,顾彦深有多少本事,他想要知道的事情,一定不会太难,也不过就是一个李睦华。可是……要让他帮自己的话,她不是欠了他了么?

何况……她直觉是认为,李睦华来这里,不管是要什么东西都好,她刚刚那么偷偷摸摸的样子,必定是和自己的爸爸有关系的。子衿一想到,之前在病况里,爸爸有那么一瞬间,神智那么清楚,连申家出事的时间都记得清清楚楚,她就更觉得奇怪。

她不是太过敏感的人,可是第一次,爸爸发了疯一样扑上来,恨不得掐死自己;第二次,他又那么清清楚楚地说出09年5月8号的日子,还记得妈妈出事之前的那么多事情……她就不能再对自己说,当年的事情,没有任何的隐情。

她觉得,这中间,必定是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这些事情,都是关于申家的,关于她自己的,顾彦深……他插足进来,到时候会演变成什么样?

现在,又和乔家好像有那么点关系,他虽然也是乔家的人,但是他的身份……他和自己之间的那些事情,还是让她忌惮。

太尴尬了。

如果,她真的接受了他的帮忙,到时候,他和她,就真的会牵扯不清,这不是她想要的,这个男人……是迷人的,如同是天上最耀眼的星星,可以给她这个处于黑暗中的人,最强烈的光,可是也太危险,她是真的要不起。

“……不用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咬了咬唇,终于还是摇头,她拒绝他的帮忙。

顾彦深面色一沉,脸上写着明确的不快,他眯起狭长的眼眸,欣长的身子靠近她几分,“你自己的事?刚刚我也看到了。”

“…………”子衿觉得,这人有时候是真的有点,无理取闹,他是在和自己强调见者有份么?

她别开脸颊,避免他的气息太过浓烈地教缠着自己的呼吸,“我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想我也不需要隐瞒你什么,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情很不简单,我不想让你插手,我的确是很想知道……但是,你不要插手。”

子衿垂下眼帘,声音很低,却是字字认真,“顾彦深,我不想让事情,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又彻底恶化,我现在什么都不能掌控,我不知道整件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其实我很慌乱,可是我不能依靠你,我是说真的,希望你别插手。”

因为有太多自己不能掌控的因素在里面,子衿承认自己很不安,可是就是这份不安,不得不让她打起精神来,她没有资格去依靠任何人,尤其是顾彦深。

顾彦深没出声,拿了一根烟出来,点烟的时候,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子衿,他抽了一口,一手插入了自己的西裤口袋,这才出声,有些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同样,字字严谨。

“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有很多事情,也都是无能为力,但是做人,做事,其实不需要太过主观。有时候,应该客观一点,知道么?”

“我以前和你说过,当你一脚踏入这个大染缸之后,那么,你就不能再要求自己出淤泥而不染。我知道,你其实心里最介意的是什么,没有一个人不希望自己是一张最纯洁的白纸,我也希望你能够简单一点,但是这份简单,我希望的是——你在面对我的时候,你可以把所有的心思都放下,当你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我更希望你能够多一份心。应该要有的原则,的确是不能丢弃,不过也别太固执。”

子衿有些怔怔地看着顾彦深。

他单手插着西裤口袋,一手夹着烟,男人抽烟的姿态,很是优雅,那双被烟熏得微微眯起的眼眸深处,此刻一闪一闪的,仿佛是有倾城之色,夜风吹来,散了两人之间的那些烟雾,那精致的五官被头顶昏黄的灯光笼罩着,那双眼睛,仿佛蕴着一口深潭,让人神醉。

她心头微微一跳,总是太过容易被他这张颠倒众生的俊容所迷惑,下意识地攥紧了身侧的双手,指甲嵌入掌心的轻微疼痛,可以让她找回一丝理智。

能够体会出来,他对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真心诚意的。

她从来都不觉得,顾彦深这个人有多恶劣,除去他总是喜欢对自己动手动脚之外,子衿必须要承认,顾彦深能够给自己带来太多的冲击,不管是工作,还是为人处事。

某些方面来说,子衿是很感激顾彦深。

“你有你的想法,但是就像是你说的,我也有我的坚持。就像是你刚刚问我的,有多在乎是世俗人的眼光,我可以告诉你,我很在乎!”她开口,两个人,很是难得,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心平气和地说话,“谁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一个单独体?我做不到不在乎,所以这件事情,至少这一刻,我要坚持,请你不要再,左右我。”

顾彦深挑眉,掸了掸烟灰,“好,我不左右你。”

他说:“你想自己去调查的话,我不插手,但是记住我对你说过的话,我在你背后看着你,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只要对我伸手,就够了。”

…………

子衿不敢再看他,心跳得厉害,只能紧紧地抿着唇。

如果一个极具魅力的男人,对你说,只要你想要我,我都站在你的身后,这种太过明显的暗示,是在告诉她——我会一直都守着你。

她再也做不到无动于衷,那种微妙的感觉,仿佛又升级了。

有些局促不安地站着,晚风轻轻地吹着两人,子衿的长发被风吹气,乌黑的,有些绒绒的感觉,顾彦深看着她白希的颈脖,被黑发轻轻地拂过,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伸手捏灭了烟蒂,丢进了垃圾桶,牵起了她的手就走。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