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137,把你的心门打开,让我住进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37,把你的心门打开,让我住进去!(1 / 2)

“我在你公寓门口,来给我开门。”电话那头,是子衿所熟悉的男人声音,低沉的,好听的。

子衿睡意顿时清醒了一半,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环顾了一圈四周围,是在慕晨初的公寓里,电话里的男人是——顾彦深,他刚刚说,在门口?

子衿踌躇了片刻,开口:“……你有事么?”

“有事。”男人言简意赅。

…………

虽然简单的两个字,不过听那语气,倒真的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人都在门口了,子衿太了解这个男人霸道强势的性子,所以就算她不想让他进来,也不可能。

挂了电话,子衿就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来不及扎起来,身上就随意地套了一件居家服,跑去开门。

顾彦深穿着一身黑色正装,器宇轩昂地站在公寓门口,男人单手插着西裤口袋,一手捏着一个黄色的资料夹,嘴角上还叼着一根烟,眯着眼眸抽烟的样子,太过性感。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奇怪的感觉,奇怪的人。

她以前从来都不会觉得,一个男人抽烟的姿态,会有多魅惑人,可是顾彦深这样一个特别的存在,就完全颠覆了她心中最开始的认为。

有一种人,不管站在哪里,用一种怎么样的姿态,做什么样的事情,似乎都能成为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有着能够让人轻易心动的魅力。

“开门。”

顾彦深吸了一口烟,转手就将烟蒂捏灭了,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伸手两根修长的手指,弹了弹防盗门。

子衿想着,这里毕竟是慕晨初的公寓,她不在家,她让顾彦深随随便便进来,好像有点不太像话,思来想去,还是慎重地说:“晨晨不在家,你进来也不太方便,不然就……”

“怎么就不方便了?”

顾彦深反倒是笑了,两条修长的剑眉略略一挑,精致的五官,染上了几分邪魅,“子衿,你在想什么不方便的事?”

“…………”

子衿的脸猛的一红,拧眉,“……顾彦深!”

“乖了,快点把门打开。”他用一种哄小孩的口吻,打断了她恼羞成怒的话,深邃的眸光,格外的温和,慢条斯理地说着:“就算我真的想对你做一些不太方便的事情,你真觉得,你关着门,我就做不了了?”

“…………”

“放心,今天不会碰你,有点事情要和你说,把门打开,让我进去。”

子衿觉得,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而且自己说的每句话,到了他那边,好像就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她说不过他,也深知自己拦不住他想要进来的心,终于还是把门给打开了。

让开了一条道,让顾彦深进来。

男人迈开长腿,从门口进来,顺手就关上了房门,子衿一转身,顾彦深就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脸扳了过来,长指拨开了她脸上的碎发,眯着眼眸仔细看了看。

子衿有些不好意思,知道他是在看自己的伤势,下意识地想要躲避。

顾彦深动作强势,不让她躲避丝毫,扣着她的力道加大了一些,却也不会弄疼她,他凑近她的脸颊,一瞬间,男人强烈的气息扑面而来,子衿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脖子,顾彦深低沉的嗓音近在咫尺,“还疼么?”

“…………”

“嗯?”

“……还好。”

“打你的时候,就算不懂得还手,也应该懂得阻止,这么漂亮的小脸蛋儿,生来可不是为了让别人打的,知道么?”他说话的时候,两片薄唇一张一合,灼热的气息,尽在自己的鼻息间,浑厚的声音,平静的,却又不失魄力的引导着她,“下次,别再这样委屈自己,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随便动手打你,所以,可以用尽力气还回去。”

子衿心尖颤抖的厉害,这种感觉,不仅仅是他的言辞带给她的,还有他强烈的男性气息,她一直都觉得,这个男人太容易影响自己的情绪,每一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算是没有道理的,似乎也会染上专属他顾彦深的独特魅力,让人没有办法拒绝他话中的意思。

“……的确没有人愿意去挨打,可是是否能阻止,也应该看人的能力,我不会愿意让任何人打我,但是有时候,我也就是一个渺小的人,别人有人撑腰,有靠山,扇我一个耳光也不算什么。”

“你口中的别人是谢灵溪,给她撑腰的人是乔景莲?”

顾彦深微凉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脸颊,子衿心跳漏了一拍,抿唇,有些懊恼自己刚刚说的话,就像是在对他撒娇,可是说出口的话,又收不回来,而显然,她刚刚那几句话,传入顾彦深的耳中,也的确是成为了——撒娇。

他俊容的笑意更是深邃了几分,菲薄的唇瓣微微一勾,带出一抹倾城弧度,拿着黄色资料夹的手伸过去,直接拦住了她的细腰,就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你不是还有一个我么?申子衿,你是我顾彦深的女人,所以我说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随便动你。我也在给你撑腰,记住了么?”

“…………”

人是那样虚荣的感性动物。

在一个如同星星一般耀眼的男人,抱着你的,用一种霸道却又不失温柔的语气对你说——“你是我的女人,我在给你撑腰”……没有人一个女人不会动容。

他太优秀,可是这样优秀的男人,在自己的面前,却甘愿纡尊降贵……

子衿不是冷血动物,她知道自己已经在失去防线,辛辛苦苦的撑着最后一个阵地,面对着他强力的攻势,她到底还是能够坚持多久?

求你了,顾彦深,别对我这么好,我真的好怕……怕自己会忍不住,忍不住想要抓着你,再也不肯放手。

可是,她是申子衿,全世界任何一个男人,对于她来说,也许都已经成了一种奢侈,那么这个顾彦深,对于她申子衿来说,就不仅仅只是奢侈……

“过来,给你看样东西。”

她没有出声,顾彦深也没有再继续刚刚的话题,松开了她的细腰,牵着她的手走向客厅,两人坐在沙发上,顾彦深交叠着长腿,将手中的黄色资料夹递给她。

子衿接过,看向他,“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顾彦深点了一根烟。

子衿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打开,里面是厚厚的一沓资料,她随手抽出来第一张,白纸黑字,密密麻麻,子衿看了几行,就已经明白了大概,秀眉越拧越紧,脸上的表情也从平静渐渐变成了震惊。

“……这是?”

“如你所见,对你来说,应该是不错的好东西。”

顾彦深眯着眼眸,吞吐着云雾,女人的公寓找不到烟灰缸,他四处一看,大概是有些不太习惯,问:“有烟灰缸么?”

“……没有。”

顾彦深点头,起身,绕过了茶几走到了沙发的另一头,将烟捏灭了丢进了垃圾桶里,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你想和乔景莲离婚,我想,这是最好的机会,好好利用。”

“…………”

子衿心跳更快了,随手翻了几张纸,上面的内容实在是让她意外,她虽然也知道,乔氏的企业做得那么大,肯定多多少少也会有点小黑幕,但是这样的黑幕,已经不可以用“小”来形容了。

这事情,为什么她闻所未闻?

而且能被顾彦深知道的事情,难道商业罪案调查科会不知情么?这些年来,乔氏一直都没有任何的风雨,而且乔景莲,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份资料……是真的么?

顾彦深见她蹙眉的样子,仿佛是看穿了她的心思,道:“你放心,我不会随便捏造这样的事情,这些东西,我也是让人调查了不少时间,才调查到的,你不想让我碰你父亲的事情,也不想让我帮你关于李睦华的事情,那么,这个——”他伸手指了指子衿手中的文件,提了提西裤,坐在了她的身边,“这个是我想为你做的,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好意。你不是说想要离婚么?把这个拿过去,给乔景莲看,他不会把自己的前途和这段婚姻放在一个天平上,就算放上去了,也会偏向自己。”

子衿当然知道,这样的东西甩在乔景莲的面前,他一定会惊慌失措的。

顾彦深也的确没有必要拿这样的东西来欺骗自己什么,只是……他为什么会去调查乔景莲?既然调查了,那么就说明,其实他心里,应该是忌惮乔景莲的,像他这样的人,这样的身份,和乔景莲又是同父异母的关系,如果在背后偷偷调查他,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顾彦深出现在乔家,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子衿想起乔家那些复杂的关系,乔世筠,李睦华,乔景莲,乔景婷,虽然不过4个人,可是关系,却一直都不太融洽,她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乔家的人看过,所以她一种都觉得,自己于乔家而言,是格格不入的,就算乔世筠这个公公认可了她,但是她也知道,她以前不过就是依附着乔家的一个外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