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145,既然现在跟着我,那么就是我的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5,既然现在跟着我,那么就是我的人!(1 / 2)

子衿闻言,脸色陡然一白,做梦也没有想到,乔世筠要说的事情,竟然是这样的事情。

她的心跳也跟着加快,却不是因为激动。

在乔家的时候,她总是那个最渺小的存在,有时候连说句话的权利都没有,乔世筠对于她的袒护,她每一点一滴都记在心里,可是李睦华和乔景婷对于她的苛刻,也让她更是不想多说什么。

其实不是不敢反驳,只是懒得去闹得家无宁日。

是的,嫁给了乔家做儿媳妇,总归是乔家的人了,乔家有多么的不和睦都好,她作为乔家的儿媳妇,就算心里不当李睦华是自己的婆婆,但是乔世筠,却总归是自己的公公,是自己的长辈,她口口声声的一句“爸爸”,也是心甘情愿的。

所以,她不想给乔世筠添堵,有人对她好,她怎么能以怨报德?

可是现在,乔世筠说这样的事情,子衿觉得自己,不能忍受。

她和乔景莲这种情况,举办什么5周年的盛大纪念日,不仅仅是“受之有愧”,她心里更是觉得不自然。

又不是真的恩爱缠绵,到底是作秀给谁看?

不管是给c市的任何一个人看,她都觉得,越是盛大,越是让她难堪,因为她心里太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事。

“爸爸……这件事情,我不同意。”

深吸了一口气,子衿终于鼓起勇气,澄澈的眸光,对上了乔世筠的,不卑不吭地出声:“……我觉得,我和景莲,不适合举办这样的纪念日,也没有必要浪费钱……”

“子衿,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爸爸乐意给你们办,这些都是小钱……”

“不仅仅是因为钱,我也不想——”

“为什么不想?”

子衿的话音未落,乔景莲原本拥着她肩膀的力道稍稍一大,挑起一边的眉毛,打断了她的话,“我觉得挺好的,既然爸这么说了,那么就这么做了,5周年,倒也挺不错的。我同意。”

子衿,“…………”

她下意识地将视线投向一直拥着自己的乔景莲,抿唇,眼底带着几分质疑——他到底什么意思?哪根筋不对了?之前不肯和自己离婚,她可以认为,他是心里不舒服,觉得自己想要嫁给他了,就嫁给他,想要离婚了,就离婚,总是有那么点,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所以,她不想用顾彦深给自己的那些“证据”去打击他,不喜欢他,但是并不是真的要弄的鱼死网破的。

可是现在,举办这种什么5周年纪念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必要,乔世筠不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他乔景莲,不知道么?

乔世筠没想到乔景莲竟然满口答应,当下满红光满面,更是高兴了,“景莲都同意了,那这事情就这么定了——”

眸光一扫,看到了站在一旁,始终都没有发言的顾彦深,乔世筠轻咳了一声,又询问大儿子的意见,“彦深,你看怎么样?”

在乔家,乔世筠很给顾彦深面子,自从他回来之后,不管是什么事情,他似乎都喜欢问一问大儿子的意见。

但是顾彦深知道,其实这种,并不算是尊重,顶多也不过就是奉承。

自己的亲生父亲,小心翼翼地想要奉承着自己,为了什么?也不过就是为了让他能够死心塌地的打理好乔氏,乔氏始终都是乔家的,而他姓顾,虽然他不屑改姓,但是他更清楚的知道,乔世筠根本就没有让他改姓的打算。

从小伴随膝下成长的儿子,和一个放逐在国外28年的儿子,到底是不一样的。

顾彦深骨节分明的长指,扯了扯衬衣的领口,沉沉的视线,格外的隐晦,眸光若有似无的扫过面前的一男一女,最后落在了那双,按着女人纤细肩膀的手掌。

他眸光之中,闪过一丝凛冽,却是稍纵即逝,英气逼人的俊容上,更是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最后也不过就是挑了挑眉,菲薄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说话的时候,视线落在子衿的脸上,“这不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么?问我,我给的意见,就一定能用?”

乔世筠,“…………”

他知道顾彦深对自己没几分真心的尊重,但是当着全家人的面,他这么一句话,却还是让他一张老脸顿时尴尬了几分。

他咳了一声,眸光闪了闪,“……你怎么说也是景莲的哥哥,当然,你的意见很重要。”

顾彦深嘴角的笑意更是深邃了几分,可是那笑,落在子衿的眼中,却分明是带着几分锋利,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心虚,还伴随着一丝难受,只能避开他那看似平淡,实际却是多自己咄咄逼人的眸光。

“结婚周年纪念日,这种东西,也不过就是做给外人看的,当然,如果您觉得有必要的话,就像是您说的,乔家,又不是没有钱,想做就做。至于乔氏,现在是我做主的,我不觉得这种嘘头,会对公司有什么帮助。”

“…………”

乔世筠脸色更是尴尬,一时蹙着眉头,没有出声。

李睦华站在一旁,听着两人说了几句,在这件事情上,她自然是站在“不同意”这个立场上的。而她听着顾彦深的话,揣摩不出别的什么,但是能够揣摩出的来的是——顾彦深,似乎也是不屑这个什么纪念日的,当下往前站了站,就似模似样地开口:“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必要。”

乔世筠看向自己的妻子,没什么情绪地哼了一声,“我现在没有问你的意见。”

李睦华,“…………”

“乔世筠你什么意思?我难道就不是乔家的人了?既然没有问我的意见,那你把我们叫回来干什么?我现在还是乔家的女主人!我现在就直接说了,我不同意!”

“我知道你肯定不同意,关于子衿的事情,你哪件同意过?这件事情,我把你叫回来,就是因为尊重你还是乔家的女主人,但是我的确不是为了问你的意见!”

“你……”

李睦华气得脸色都扭曲了,子衿看着她紧紧地捏着身侧的那双手,那涂着宝蓝色指甲油的手指,狠狠地嵌入到了掌心中,和刚刚她在自己眼前晃动着的,一脸颐指气使的样子,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点搞笑。

“不是我和子衿的事情么?爸,您也没有必要问别人吧?”

乔景莲拉着子衿,挑衅的眸光,直接对上了顾彦深的,“问他做什么?我说有这个必要,那就去搞,我同意,怎么风光,就怎么搞。”

子衿觉得,乔景莲掐着自己肩膀的那只手,让她疼,让她不舒服,她挣扎了一下,乔景莲就是不肯放,既然不肯放,她索性鼓起勇气就对乔世筠说:“爸爸,让我说一句行么?既然你们都说,这是我们的事情,那我也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我不想弄这些,真的没有必要……”

“老婆,为什么没有必要?”

乔景莲却是打断了她的话,“老婆”两个字,让子衿的秀眉拧了起来,男人的嘴角却是勾起一抹看似温和的笑意。他伸手,五指轻轻地抚上了她的脸颊,微凉的手指,不顾子衿的反对,摩挲着她的白希的脸颊,一字一句地说:“和我生气呢?我知道,这些年来,倒是真委屈你了,所以现在不是在弥补你么?别闹了,嗯?这个纪念日我觉得挺好的,就应该这么办——”

子衿咬着唇,实在是不喜欢乔景莲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肆无忌惮地碰自己,哪怕是脸颊,她也觉得太不舒服。

她伸手,推开了乔景莲的抚着她脸颊的手,乔景莲倒是也不勉强,顺势,就放开了她,转过脸去,视线再一次对上了顾彦深的,后面的话,他分明就是说给顾彦深听的。

“……告诉全世界的人,其实我乔景莲,也不是真的不疼爱老婆的,至少从现在起,我想要好好的疼我的老婆,也省的,有些人,总是惦记着,自己不应该惦记的。”

…………

子衿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后脑也跟着犯疼,她搞不懂乔景莲到底是抽哪门子的疯,当然隐约还是能够察觉到一点——乔景莲,大概也有几分情绪,是冲着顾彦深去的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红唇蠕动,想要说什么,猛然间感觉到,所有人的眸光之中,有一道最熟悉,却也最凌厉的眸光,投射在自己的身上,让她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

她知道那是谁的,所有想要辩驳的话,到了嗓子眼,竟都咽了回去。

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当着乔家人的面,她这样挣扎,不同意,反驳,又算是什么意思?总觉得,好像是在对他表明什么什么心迹一样。

她不需要这样做,那个肖医生那些不留情面的言辞,还在她的脑海里提醒着她——他和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那样的“结合”根本就是人人喊打的,她不能要,她也要不起。

…………

反正,乔世筠和乔景莲这样一脸非搞不可的样子,她似乎说多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哪怕是要反对,她觉得也应该是私下找乔世筠说,现在,她选择,什么都不说了。

“嗯。”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