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146,一定让她,越做越有感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6,一定让她,越做越有感觉!(2 / 2)

子衿上了楼,站在主卧室门口,手还扶着门把,却是迟迟没有开门进去。

很久没有回来乔家的,今天晚上,她是不是要睡在这里?乔世筠也在,肯定是走不了,拿什么借口离开这里?

可是住在这里的话,乔景莲……

后脑钝钝的疼着,真是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站在这样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里,她是不是应该想个法子,和乔景莲同处一室,一个晚上……这样的画面,她想都不敢想,加上上一次,他在这个房间里对自己欲做的那些事情,她更是心有余悸。

这么一想,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开机。

手机是刚刚关机的,来乔家之前,顾彦深给她打了几通电话,当时她心情太过抑郁,那个肖医生的事情,让她难受,一个人走在路上,谁的电话也不想接,顾彦深的更是不想接,最后索性就关了机。

这会儿一开机,信号连接上之后,又跳出来好几通未接电话。

名字,都是顾彦深。

子衿咬了咬唇,拇指动了动,刚准备删掉这几通来电提醒,忽然“滴”一声,有短信进来。

她以为是自己关机的时候,有可能是慕晨初给自己发的短信,她今天应该是要回c市的,所以并没有多想什么,按了阅读键,跳出来的,却并不是慕晨初的短信。

而是,顾彦深的。

心头咚咚一跳,这条短信显示的时间是7点30,手机最上面显示的时间,是7点31,短信是刚刚发过来的。

上面只有简单的两个字——“转身”。

子衿,“…………”

下意识的,身子一动,长廊的另一头,男人颀长的身躯懒洋洋地倚在那里,他一手捏着手机,一手插着西裤口袋,那精致的五官,隔着一段的距离,仿佛是更显深邃迷人。

子衿抿唇,本能地捏紧了自己掌心之中的手机,收回视线。

心跳得太快,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自己不争气,不管两人私下有过多少的亲密接触,不管听过他多少让自己脸红心跳的情话,可是每一次对上了他那双恨不得能够勾人心魄的狭长又深邃的眼眸,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紧张,她也的确没有他那么大胆,这里可是乔家!

子衿想要拧开门把进去,手机又突然“滴”一声,还是短信。

她其实真应该直接推门进去的,却是鬼使神差的,点了阅读键。

——有事问你,来我房间,如果你不来,我就过去找你。

子衿,“…………”

“怎么不进去?看什么呢?”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子衿吓得手一抖,手机顿时掉在了地上,幸亏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不过屏幕朝上,还亮着,那条短信她还没有删掉的,顾彦深的名字就在正上方,子衿吓得心跳一阵紧缩,连忙蹲下去捡起来,将手机藏在了自己的背后,脸上,还有些来不及收敛起来的慌张。

“……没什么。”

她的声音很轻,说话一落,又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地将视线投向长廊的另一头,刚刚倚在那边的男人,此刻早就已经不见身影,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乔景莲将她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顺着她的视线也看向长廊的另一头,那边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她刚才在看什么?

这么一脸见鬼的表情,分明就是“做贼心虚”,男人眯起眼眸,逼近她一步,“申子衿,谁给你发短信?把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

“…………”

子衿平常在乔家人面前不太说话,不过单独面对着一个乔景莲,她倒是一点都不怕他,拧着秀眉就反驳,“……乔景莲,你有病,我的手机,轮得到你看?”

“我轮不到?我是你老公我轮不到?”

“别张嘴闭嘴就是老公老婆的,你不觉得难受么?这样作秀给谁看?还有——”既然话题都打开了,子衿索性就一鼓作气道:“什么结婚5周年的纪念日,有必要么?根本就没有必要!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答应下来,但是麻烦你不要每次都这么自作主张行不行?你应该很清楚,我是要和你离婚的——”

“我说了,不许再提离婚两个字!”

“乔景莲,你简直不可理喻——”

“进去!”

乔景莲面色沉沉的,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李睦华和乔景婷从楼梯口上来,他陡然伸手,一把掐住了子衿的肩膀,一手拧开了房门,就将她推进了房间。

房门砰一声关上,之前在这个房间,被这个男人强行压着的阴影,顿时袭上来,子衿脸色陡然一白,挣扎的动作更是激烈,“……你干什么?放开我!”

“闹什么?碰你一下都不得了了,申子衿,你别忘了,你现在至少还是我的老婆,这里是我们的房间,我拉你进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子衿气得浑身发抖,她发现和这个自以为是的纨绔少爷完全没有办法沟通,“我不知道你是什么逻辑,我就是你名义上的妻子而已,我们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别人不知道,你和我还不知道么?乔景莲,麻烦你成熟一点行不行?”

“我不成熟?”乔景莲伸手,啪一声,按在了点灯的开关上,正好打开了玄关处的灯。

白炽灯瞬间取代了有些昏暗的光线,落在了两人的脸上,乔景莲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微微扬起脖子,脸上的表情,是倔强,不肯认输和退步,却不知为何,竟让他有些失神。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着有多讨厌我么?是个男人,麻烦你就有点讨厌我的样子,别前言不搭后语的!”

乔景莲眸光闪了闪,是啊,讨厌……

这个,从自己心不甘情不愿娶了之后的女人,他不就是一直认定,自己会讨厌她一辈子的么?

可是讨厌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变化?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他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为什么等到他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的时候,是她提出离婚,而他却……怎么都不愿意的时候?

…………

子衿见他一直都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也不说话,她有些害怕他的眼神,往边上退了两步,一脸谨慎地看着他,“乔景莲,别对我做一些过分的事情,不要让我更讨厌你。”

“就真的,这么讨厌我?”

男人忽然出声,语气不如以往任何一次的嚣张跋扈,反而带了几分失落,和退步。

子衿一愣,一个一贯在自己面前出言不逊的男人,此刻却忽然用几分哀怨的语气问自己,是不是,真的那么讨厌他的时候,她动了动唇,一时,有些说不上话来。

讨厌么?

其实也不完全是,因为两人的结合,对于彼此来说,都不是幸福的,她有多难熬,他也是。

乔景莲没有做错什么,他对自己的打击报复,其实都是因为自己半路杀出来,阻碍了他的幸福,更何况,他还是那样的天之骄子,子衿觉得,自己可以谅解他,但是不能理解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和自己离婚。

“……乔景莲,我……”

子衿想着,趁着现在大家说话的口吻都有点平静,再提一下离婚的事情,什么结婚5周年的纪念日,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想举办。可是刚一开口,乔景莲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子衿只好住嘴,看着他有些不太情愿地拿出手机,只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倒是有些紧张地走远了一些去接。

子衿隐约听到他说了几句,“……嗯,真的?那边松口了?……现在么?今天晚上我在家里……一定要现在见面?我知道了,通知对方,我马上会过去,你先安排一下。”

“…………”

子衿见他挂了电话,大概是听出了点什么,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有人急于见他,要他马上过去,她心头一松,看来今天晚上,她不用和他同处一室了。

果然,乔景莲收了手机,就去衣帽间拿了一件外套,穿上,扣扣子的时候才对子衿说:“你在这里待着,别出去了,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晚上我会回来。”

人都走到了门口,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来,看着子衿,“听话一点,我有事和你说。”

子衿,“…………”

不管他是不是真有什么事和自己,对于子衿来说,现在乔景莲离开了,那就是最好的,不用再应付他了,她现在准备去找一下乔世筠,把父亲的事情弄弄清楚之外,再说一下刚刚关于纪念日的事情。

子衿打定主意,也跟着推开房门,人一转身,刚关上卧室的房门,另一只手腕,忽然被人攥住。

“……啊……唔……”

一道黑影将她整个人拥住,子衿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惊呼声被人捂住了,下一秒,耳边砰一声,又是一阵关门声,而她整个人,已经被人抵在了门板上。

前后不过五秒钟的时间,她脚一沾地,耳边就有低沉男声,带着几分压抑。

“非得这么折磨我么?”

..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