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177,你说太想我了,所以过来看我?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7,你说太想我了,所以过来看我?(1 / 2)

两人都是一愣,子衿视线一晃,就见到了朝着这边走过来的男人,挺拔的身姿,穿着一件米色的休闲装,下面是一条百搭的黑色休闲裤,脚上还穿着一双板鞋,这个男人,平常给人的感觉就是桀骜不驯的,今天如此的打扮,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倒是少了那些难以让人驾驭的傲然感觉,反倒是多了几分阳光气质。

男人的衣服领口挂着一副墨镜,双手插.着裤兜,直接越过了女人的身边,伸手,一把抓住了子衿的手腕,蹙眉看着对面的那个女人,“你是谁?打听我老婆做什么?我刚刚看到你了,你是故意撞我老婆的是不是?我告诉你,在c市……”

“乔景莲!”

子衿头疼地甩了一下手,甩不开,她也作罢,心里好奇的是,自己来了这里,他是怎么知道的?还那么凑巧这个时候出现,看着他一脸虎视眈眈地盯着那个女人,子衿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反手拽了他一把,拧着秀眉,低声喝止,“够了,她刚刚不是故意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景莲薄唇紧抿着,没有出声。

对面的女人倒是有些尴尬,她刚刚只是多看了两眼子衿,觉得她的眉宇间的有些神韵,总是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有一个念头划过她的心尖,她下意识地就想要问问,却不想这个女人已经有了丈夫,而且看这个男人一脸“护犊心切”的样子,他们两夫妻的关系应该也不错。

…………

再看看这个男人的穿衣打扮,也不像是普通人家,就算和这个社会脱轨太久,这么一点眼力,她还是有的,看来也是非富即贵的人,这样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如果,在c市,和她有关系的人,有着一定的身份地位,她不可能一直都在那里。

“……哦,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不是有意的,我就是觉得这位小姐有点眼熟,真的不好意思,刚刚也是不小心。”

“眼熟什么?你……”

“不要紧,真的没关系,我们先走了。”

乔景莲刚要说什么,子衿连忙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反手攥着他,快步朝着另一边走去。

她从来没有这么主动牵过自己的手,而他乔景莲也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样牵过手。天之骄子一样的男人,身边永远都不会缺少女人,乔景莲骨子里都透着几分风流潇洒,对谢灵溪算是最长情的,而他这样的男人,牵手、拥抱……这种太过清纯的举动都不太适合他。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男女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是你情我愿,脱了衣服上.床做.爱,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让彼此都得到最大的满足。

而这些满足,他却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也不过就是肉.体上的满足,人的精神,大概永远都是空白着的。

谢灵溪给予乔景莲的,就是这种柔体上的满足,她用最妩媚的手段,用自己的身体,不断地取悦着这个男人,乔景莲从来都不否认,谢灵溪在床上的时候,的确是让他最满意的,这么多年来,他愿意宠着她,也不否认,有这么一层关系。

可是,是个人,就不仅仅只会追求肉.体的满足,还有精神上的那些东西。

而这些空白的地方,乔景莲现在才有些后知后觉地发现,好像有这么一个人,用一种若即若离一样的姿态,在慢慢地填补着他缩需要的另一种感情。

她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竟然能够带出他那么多的感触,还是一些,他以前从来都不会涉及的思维领域。

…………

乔景莲的心头突突一跳——到底是怎么在悄然改变,到底这个女人的身上,有什么是吸引着自己的?

吸引着自己,今天一大早,就去了乔氏,没有见到她,又让人暗地里调查了一下她的行踪,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他心里就算再不愿意承认,却也知道,一定是顾彦深的关系。

那是自己5年前明媒正娶的妻子,可是她现在却很有可能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哥哥,乔景莲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可笑又落魄,其实说句难听的,申子衿这样的女人,难道不是“下贱”么?

她要红杏出墙,选什么样的男人不好?偏偏要是顾彦深,为什么要是顾彦深?

他在心中,给自己找了一百个理由,每一个理由,都可以将申子衿千刀万剐,最后却还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开车到了申东明的医院门口。

——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对一个你讨厌的人动了情,这种感觉,是有多要命?

你一个劲在心中对自己说着,那个女人是最下贱的,她不值得你浪费一个眼神停留在她的身上,可是不管你心中的反对声音有多大,到了最后,你的行为,却还是和你的念想背道而驰。

于是,他看到了这个女人,坐在她那个疯了的父亲的床边,偷偷掉眼泪的样子,她每一个细微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晶莹剔透的泪水掉下来的时候,她迫不及待地去擦,大概是怕会吵醒了床上的男人,没一会儿,又急急忙忙地离开。

…………

乔景莲从来都不觉得,一个女人的眼泪,有时候,竟然也有着腐蚀人心的魔力,不然的话,为什么之前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会被推翻,就在那么一刹那,他竟然还会狼狈的转身,只是因为看不下去,会有一种冲动,想要让他走进去,替她擦眼泪。

5年前,她嫁给自己的时候,他认定了,她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他看不起她,用尽方法都想要让她滚出乔家,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其实她并不是那种自己认定的女人。

她当年,也是为了这么一个疯了的父亲才会牺牲自己的幸福,选择嫁给自己吧?

这5年来,她倒是真的……从来都不曾妨碍过自己,不管自己做什么,她似乎都是无动于衷的,其实……她也是真的,从来没有对自己动过心吧?

…………

“……乔景莲,你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子衿拉着乔景莲走出很远一段距离,这才奋力甩开了他的手,她拧着秀眉,仰着脖子看着面前的男人,是不悦的质问,“……你跟踪我?”

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凑巧?

乔景莲脸色闪过一丝尴尬,片刻之后才轻咳了一声,有些勉强地狡辩,“……c市才多大?在这里碰到你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个叫做有缘分。”

“…………”

大概是这个话题让他觉得不太舒服,又让他心虚,乔景莲索性就扯开了话题,“还没有吃饭是么?和我去吃饭……”

他伸手就想要重新去牵子衿的手,子衿连忙倒退了一步,蹙眉看着他,“……我吃过了,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先走吧,我还有别的事……”

“申子衿,别总是用这样的脾气来应付我,还有,你能有什么事?一见到我就掉头要走,你这是在为谁守桢洁?为那个顾彦深?你可别忘记了,我才是你的丈夫。”

“乔景莲,别再提顾彦深,行么?”

子衿有些头疼地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她深吸了一口气,是真的不想站在大马路上,和乔景莲说着这样敏感的话题,她不舒服。

但是突然又扯到了这个话题,子衿就觉得,自己应该抓紧机会,把话一次性说清楚。

昨天因为一顿“乌龙的晚餐”最后却搞得顾彦深……那样子,她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脸红心跳,这种,想要全心全意护着对方,为对方着想,不让对方有一点不悦的心思,是子衿从未有过的。

但是不得不承认,想到这些,她的心里,还是会有暖暖的感觉。

子衿深吸了一口气,环顾了一圈四周,这里人流并不多,此刻街道口,就只站着她和乔景莲,今天乔景莲穿着是休闲又低调的,所以偶尔有人经过,也不会多看他们几眼。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