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185,我什么时候买了个丫鬟,你现在来替她赎身?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85,我什么时候买了个丫鬟,你现在来替她赎身?(1 / 2)

身后的手机还在发出声音,谢灵溪有些心慌意乱,秀眉下意识地拧起,她蹙眉看着床尾的男人,抿了抿唇,才动手直接将手机给关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和沉稳的脚步声的时候,谢灵溪以为,进来的这个人,会是乔景莲,却不想,不是他,而是……

“谢小姐,你好。”

男人衣冠楚楚,一身挺括的西装衬托着他的身材更是笔挺如杉,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谢灵溪想起来,5年前,她在英国的时候,也见过他,不过次数并不多。

他认识她,她自然也认识他。

意外的是,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谢灵溪冷静下来,扬起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顾彦深身边的助手,季扬,对么?”

季扬点头。

“季助理,不知道你突然就这么找上门来所为何事?”

“谢小姐,我为了什么事情过来找你,我以为你应该是很清楚的。”

季扬声线沉稳,大概是常年跟着顾彦深的关系,身上或多或少,都透着几分冷意,亦是能够给人一种压迫的感觉。

谢灵溪心头微微一抖,下意识地捏紧了掌心之中的手机,脸上依旧是一派平静的样子,“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你来找我为了什么事?别废话了,我这里其实并不是很欢迎你,你有话就直说了,没有的话,就走吧。”

顿了顿,又问:“……顾彦深让你来的?”

季扬眸光沉沉地落在谢灵溪那张带着病态的脸上,如此楚楚怜人的女人,心肠却不是怎么好5年前,她接近顾总的时候,他也是一清二楚的,后来关于她的事情,也自己亲自去调查的,可以说,季扬对谢灵溪这个女人,是知根知底的。

他一直都是为顾彦深做事的,身边的女性很少,加上他的个性,原本就是很深沉的那种,所以女人对于他而言,并不会激起他太多的情绪。

不过谢灵溪这个女人,他倒的确是不太喜欢。

“今天不是顾总让我来找你的。”

季扬也不想和她浪费太多的时间,开门见山就说:“是季某人亲自想要过来,和谢小姐你谈一谈关于唐淼的事情。”

“…………”

谢灵溪脸色陡然一白,瞳仁也跟着紧缩了一下。

唐淼?

那个该死的女人,她怎么会和季扬认识?不对,今天季扬来找她,是为了唐淼的事情的话……那是不是代表了,其实季扬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唐淼的关系?

…………

谢灵溪到底是有些“做贼心虚”的,大概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唐淼那么胆小怕事的一个女人,竟然一转身就会背叛自己。

她捏紧了手中的被褥,强壮镇定,“……不知道季助理的话是什么意思?哪个唐淼?我根本就不认识这号人。”

这种事情,谢灵溪就算是再蠢,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承认什么。

季扬也不意外,只是点了点头,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沓支票,他长指握着钢笔,就着这样站立的姿态,在支票上面写下了一串数字,撕下支票,丢给了谢灵溪。

“我要说的话很简单,不管你是否承认认识唐淼,但是我现在想和你说的,并不是这一次申小姐那边出事的事情,当然其实你和我心里都应该已经一清二楚,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在背后搞的鬼,我手上有人证,也有物证,不过这些,都是顾总应该处理的事情,所以你现在不需要慌,我不会去做顾总要做的事。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些钱,是这些年唐淼拿了你的,以后她都不会和你同流合污,我帮她把钱还给你了,以后你不要再去骚扰她的家人,还有她的奶奶。”

“…………”

谢灵溪看着那张支票,软趴趴地跌落在了自己的手边,躺在了白色的被褥上面,她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意——

“这是干什么?那是我什么时候买了的小丫鬟,现在你的倒是替她来赎身么?季助理,眼光还真是不敢苟同,你这是看上她了?”

季扬眸光沉了沉,一字一顿地说:“我的眼光如何,轮不到你来评价,至于是否看上谁,我也不需要向你报备,不过倒是想要和你说一句——在我看来,唐淼她可比你好无数倍。”

“…………”

谢灵溪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侮辱过?

尤其还是一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说着她不如某一个女人,偏偏这个女人,曾经也不过就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不过就是她的一个出气筒。

谢灵溪猛地站起身来,伸手一把攥过了床上的那张支票,狠狠地丢在了季扬的脸上,偏偏纸张软软的没有任何的力道,只在空气中打了个转,落地无声地掉在了地板上,她的嗓音尖锐,“季扬,你是个什么东西?你有资格和我这么说话?呵,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唐淼,别什么事情都牵扯到我的头上来!也别拿钱到我的面前来显摆,我可能会缺很多东西,但是最不缺的就是钱!”

季扬依旧是一脸沉稳的样子,垂下眼帘看了一眼脚边的那张支票,他点点头,“谢小姐不承认没有关系,我只是过来说我想要说的话。钱,既然我拿出手了,就不会再要回来。你留着,现在你不需要,不过我相信,很快你也许就会需要很多的钱,不要随便挥霍才好。”

“…………”

不等谢灵溪再发飙,季扬若无其事地拢了拢衣领,转身,朝着病房门口走去。

房门砰一声被人关上,谢灵溪是又气又急,一阵怒火攻心,可是她现在来不及去想的,并不是唐淼,而是另一件事——

刚刚她才看到的那个视频,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男人的声音是被人给处理过了的?还有……这个视频,又是怎么回事?

她咬了咬唇,顾不上想其他的,又慌忙拿出自己的手机,重新播放了那个视频,这则视频,时间是只是40秒,并不长,里面的女声显得比较明显,男人的声音都是被处理过的,而且连同对白都是。

谢灵溪不死心,又打开了其他的网页,铺天盖地的报道,却并不是她预料之中的内容。

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里出错了?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

她分明记得,当初是自己找人上了申子衿的办公室,让他拿了那个窃.听器,窃.听器的内容,她都是听过的,最先出来的声音,就是申子衿和顾彦深的。

她当然不奇怪,顾彦深已经不是一次在自己的面前,直白地承认,他和申子衿的关系,只是让她意外的是,这两个人,竟然已经激情到这样的地步。

曾经,他也是自己的男人,可是她想尽办法想要得到他,他却从来不会给予自己这样的热情过,为什么申子衿就可以?

谢灵溪只觉得不甘心,申子衿到底是有什么好的?凭什么顾彦深要对她这般的上心?连在床上,都能够给予她曾经丝毫不肯给予自己的热情。

…………

窃.听器后面还是有不少的内容,还有申子衿和乔世筠的对话,不过说的是申子衿父亲的事情,乔世筠之后还问了申子衿,她和顾彦深的关系,虽是旁敲侧击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那个老头子,他倒是开始怀疑自己曾经当成宝一样的儿媳妇了。

不过最重要的是,那个窃.听器里,还有一部分的内容,是申子衿和乔景莲的。

这才是最锋利的武器,直戳着谢灵溪的心窝子。

她一直都怀疑,乔景莲是被申子衿给蛊惑了,所以这段时间,他对自己是如此的冷淡,哪怕她生病了,动了手术住在医院,他每天也不过就像是报道一样,来看一眼自己,就迫不及待地离开,借口是说公司很忙,之前谢灵溪是给自己找了无数个借口去相信他所谓的“忙”,直到听到窃.听器里的一段内容,她才觉得心凉。

不是忙,他只是将心思放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

——“对,是我,对你的改变,你终于体会到了么?该死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要把目光放在你的身上,你来告诉原因,嗯?”

…………

——“我觉得我病了,又觉得只有你才能让我的病痊愈。所以我想和你谈一谈,这种恨不得时时刻刻见到你的见鬼状况,怎么样才能从我身上消失?”

…………

——“你在意谢灵溪是么?好,我可以先和你解释谢灵溪,她之前……”

…………

再后面的内容,是两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针锋相对的内容。

可是谢灵溪光是听到了前面的,就已经足够让她失去理智了,后面的内容,她根本就来不及去听,而且窃.听器里面的东西,大概也都在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失去了宠爱,被人打入冷宫的女人,那个她一心一意跟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她只等着他给自己名分,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给她,到了最后,他却转身想要去讨好他曾经那样厌恶的一个女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