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216,躲在柜子里听我表白?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16,躲在柜子里听我表白?(1 / 2)

今天的司徒家格外的热闹。

司徒霖大半辈子都是在警局工作的,现在虽然已经临近退休,不过依旧是坐在高位上,司徒家,司徒烟是最小的孩子,小公主从小就被家里的人保护着,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司徒楠和司徒宇。

司徒楠是老大,和顾彦深一般大,两人交情也算是不错,司徒楠是在司法局上班的,司徒宇是老二,在检察院上班。

这些年来,司徒烟一直都在英国上学,原本顾慧敏和司徒烟的母亲,郑秋霜年轻的时候就是闺蜜好友,所以这些年来,顾慧敏对于司徒烟的照顾很是妥帖。

司徒一家人,都知道顾慧敏和乔家的那点事,加上这次顾慧敏回来太过突然,所以司徒一家人见到顾慧敏,十分的意外。

司徒烟一回家就兴致勃勃地跑进了后花园里,她说上次回来的时候,自己种了一种茶花,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佣人笑米米地带着小小姐去了后花园。

不是双休日,家里的男人就都去单位上班。

郑秋霜就和顾慧敏坐下来,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一见面自然是要嘘寒问暖一番,两人一直都有意思要让顾彦深和司徒烟走到一起去,顾慧敏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也不拐弯抹角,她抿了一口茶,直接就说:“……秋霜,我的意思很简单,小烟这不是还有2年就要毕业了么?我想等她毕业了,就让彦深和她先订个婚。”

她顿了顿,又轻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这都是生活在c市的,肯定也知道彦深的事情,我这个当妈的,远在英国,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陪在他的身边,他现在能回来,心里必定是计算着一些事情,我知道我们母子在乔家的地位比较尴尬,不过,彦深这孩子……”

“慧敏,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郑秋霜蹙眉,伸手拍了拍顾慧敏的手背,摇头,“什么身份敏感不敏感的?彦深是个怎么样的孩子,我们一家人心里都清楚着,放心吧,把小烟嫁给彦深,这也是我的希望,所以你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

顾慧敏得体地笑了笑,刚放下手中的杯子,正门口就有佣人匆匆忙忙跑进来,看了一眼顾慧敏,这才对郑秋霜说:“……夫人,外面好像是顾少爷过来了。”

“…………”

郑秋霜这个时候自然是以为,顾慧敏把顾彦深给叫过来了,她连忙站起身来,“那就赶紧让彦深进来吧,这孩子回来c市也有一段时间了,就上回和我家那个见了一面,都没时间过来和我聊聊天。”

顾慧敏却是抿了抿唇,笑的有些僵硬,心里想着,她这边到了司徒家还都没有告诉彦深,可是他却后脚跟着来了,必定是和申子衿有关的。

…………

顾彦深亲自开的车,一下车,就看到了有人已经走出来,而他的母亲,果然是站在郑秋霜的边上。

顾彦深的心咯噔一下,心想着,这次真的是麻烦了!

他来的路上,一直都有给子衿打电话,可是手机始终都不通,这个时候季扬偏偏人不在c市,他只能让苏君衍帮自己去找人,自己则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司徒家,因为心里很清楚,如果母亲真的从英国突然回来,那么她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司徒家。

果然不出他所料。

司徒烟刚从后花园出来,就见到了顾彦深,她当下眸光一亮,一蹦一跳地跑过来,当众就亲昵地挽着顾彦深的手腕,“……彦深哥哥,你来了啊?”

顾彦深这个时候根本就无心去应付司徒烟,他不过淡漠地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拨开了司徒烟的手,沉沉的眸光,始终都凝视着顾慧敏,片刻之后,他才出声,“……妈,回来为什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郑秋霜怔愣了一下,怎么顾慧敏回来,顾彦深不知道的?

顾慧敏倒是一脸淡然的模样,“这不是怕打扰你工作么?本来还打算等晚上回去酒店了,再联系你的,不过既然你人也来了,那就正好,刚刚我和你霜阿姨还在说你和小烟的婚事……”

“妈——”

顾彦深蹙眉,陡然出声打断了顾慧敏的话,不过碍于有这么多人在场,更何况还是司徒家的人,他还不至于那么没有分寸,暗暗深吸了一口气,顾彦深调整好了自己的气息,克制着自己的声音,“……我有点事情,想和您单独聊一聊,现在,我们回酒店。”

司徒烟就算再傻,这会儿也看出有点不对劲了,更何况她刚刚是目睹了所有的一切,也听到了顾慧敏最后对申子衿说的话。

——她有去蛋糕店,不过买了两块蛋糕就回来了,在车子里坐了一会儿,意外地看到,顾慧敏跪在了地上,她当时吓了一跳,匆忙放下两块蛋糕就跑进了酒店,不过还没有等到她走近,又看到了申子衿也跪了下来。

其实她们两个人的谈话内容,她听的不是很全,不过最后那几句,她听到了。

阿姨让申子衿离开彦深哥哥。

后来她就见到申子衿一直都在哭,等到她们两人站起身来的时候,司徒烟又觉得自己这样偷听不太光明磊落,有些心虚地又跑到了车子里,从头到尾一直都当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这会儿见到彦深哥哥这种神色,她就知道,彦深哥哥肯定是知道了。

她也算是从小跟着顾彦深的,他脸上有什么表情,代表了什么情绪,她还是可以分辨清楚的。

她没有出声,很沉默地站在一旁,其实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是会想起申子衿哭的不能呼吸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会同情那个女人。

…………

郑秋霜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站出来,笑盈盈地插话,“……彦深也真是的,急什么呀?吃了晚饭再回酒店吧,哎呀,我说今天晚上你妈就别回去了,我们家又不是没房间。”

“郑阿姨,我有点事情要和我妈私下说一下,抱歉。”

顾彦深态度坚定,男人精致的五官上,表情深沉,眉峰微微堆着,分明是透出几分焦躁,哪怕他隐藏得再好,旁人看不出来,顾慧敏不可能看不出来。

该来的,始终都要来,她已经解决了申子衿那边的问题,自己儿子这边,她也不需要躲躲闪闪的。

顾慧敏转身,扬起一抹优雅的笑,对一旁的郑秋霜说:“吃饭就改天吧,我多难得才回来一趟,不管怎么样都会和你吃顿饭,好好叙叙旧。看来彦深找我是真的有事,那我就先回酒店了,我们到时候电联。”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郑秋霜自然也不再强留。

顾慧敏随着顾彦深上了车,司徒烟站在车子边上,她拧着秀气的眉看着车窗缓缓升起来,垂落在身侧的双手微微动了动,一旁的郑秋霜上前,看出女儿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她好奇地问:“小烟是怎么了?舍不得你彦深哥哥?”

司徒烟撅了撅唇,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叹息了一声,有些茫然地嘀咕了一句,“……妈妈,为什么你和阿姨都觉得……我好像是彦深哥哥的女人一样?其实我对他……”

“嗯?小烟说什么?妈妈没有听清楚,你说你彦深哥哥怎么了?”

司徒烟的声音很轻,虚无缥缈似的,仿佛是连她自己都抓不到一个重点。

她有些心烦意乱,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一件事情绊住了,找不到头绪,但是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索性就摇了摇头,“没事,妈妈,我去楼上换衣服,刚刚弄茶花的时候把衣服弄脏了。”

郑秋霜看着女儿匆匆跑上楼的背影,心中一阵唏嘘——宝贝女儿倒是真的长大了呢,再有2年,她一毕业,她就得给女儿筹备婚事了……

虽然是舍不得,不过顾彦深这个女婿,自己可是相当的满意,把女儿交给他,她也是一万个放心。

…………

※※※※※

顾彦深好几次踩着油门的动作有些失控,可是顾及到车子里坐着的是自己的母亲,他总是在一家踩到底的瞬间,又慢慢地松开。

英气逼人的五官上,虽是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只是那双握着方向盘的手,却已经出卖了他的情绪。

车子开出了一段距离,顾慧敏始终都不出声,顾彦深却是忍不住。

不过顾慧敏选择的酒店距离司徒家不是太远,大概10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酒店,房间早就已经预订好了,母子两人一路通行无阻,一直到了酒店vip套房内,顾彦深这才将外套丢在了沙发上,率先出声,“妈,回来为什么也不和我提前说一声?”

“提前和你说做什么?好让你阻止我见你的那个心肝宝贝?”

顾慧敏也不喜欢和儿子拐弯抹角,她心里很清楚,有些事情,她做了,瞒不住自己的儿子,她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彦深,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我见过申子衿。”

顾彦深,“…………”

他默了默,面对着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顾彦深始终都控制着自己的脾性,到了这一刻,他语气依旧是平静的,“妈,我不喜欢您这样做。子衿没有做错什么事,这件事情,我在英国的时候就已经和您说过一点,我对她是认真的,您现在这样,直接越过我,去找了她,我不知道您对她说了什么,但是这样会给她太大的压力,有什么事情,您可以直接和我说。”

“和你说?我和你说有用么?我没有和你说过?彦深,你从小到大就非常懂事,从来都不会让我.操心,可是这件事情,你看看你都处理成什么样了?不过就是一个女人,如今却要让你用这般抱怨的口吻来对我说话。我见过她了,的确是很温柔的一个女人,非常懂得拿捏分寸,也很懂事,很得体,不过她再好,在别人眼中可以打90分,在我这里,她60分都没有,你明白么?”

“妈!”

顾彦深的脸色已然不悦,他的确是听不得别人在自己的面前说子衿的不好,哪怕这个人是他的亲生母亲,“做我的女人,她不需要60分,哪怕只有10分都够了!我什么话都听您的,就像是您说的,我从小到大做什么事情没有分寸?这个女人是我想要的,我就已经想清楚了一切,我抓着她的手,我就没有准备放过,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人看待我们的关系都带着有色眼镜,我同样知道,现在我和她走的每一步有多艰难,可是我真不希望,最后站在最前面,拼尽力气要扯开我们双手的人,是您。”

“…………”

顾慧敏气得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这应该是母子两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正式闹矛盾,她的语气也已经变得严厉,“你这么和我说话?就为了那么一个女人,你这么和我说话?你觉得合适么?彦深,你自己回头好好想一想,她是普通家的女孩子,我一句话都不会说,我不是对她有偏见,我也不是瞧不上她,但是你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那是你同父异母亲弟弟的老婆,他们现在还没有离婚,你是不是疯了你才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倒是希望自己是真的疯了,不然我现在为什么还能这么理智的和您说话?”

顾彦深薄唇一扯,已经没有了耐心再和顾慧敏站在这里争论不休,他伸手捏了捏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妈,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您告诉我,子衿去哪里了?”

顾慧敏是真的怒不可遏,从来都对自己孝顺有加的儿子,哪怕是一句重话都不会对自己说的儿子,现在却用这样漠然的眼神看着自己,甚至是用这样的口吻对自己说话。

“……我不知道。”

顾慧敏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身子晃动了一下,跌坐在了沙发上,“……彦深,我不知道那个申子衿是有多少好,让你这般为她,之前在英国的时候,你为了她,两次弃我不顾,现在你为了她,还用这样不耐烦的口气和我说话。妈妈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你以为我赶走她,是为了什么?我只是不想看着你这样下去,你和她,是不会有结果的。”

顾彦深慢慢地送下捏着太阳穴的修长手指。

男人锋利的眉宇这个时候也跟着皱了皱,他一贯都是在顾慧敏面前收敛着浑身的戾气,这会儿却是有些控制不住,眉宇间蕴着几分寒气。

“妈,首先,有一点最重要的,也是最基本的,您一直都想错了方向——您觉得是为了我好,可有问过我的意思?我已经和您很慎重地说过,我对申子衿,是很认真的!我很喜欢这个女人,或许您不能理解,为什么满世界那么多的女人不找,偏偏是她?我有时候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乔世筠那样一个男人,您当年甘心跟着他?爱情有什么因为所以么?”

最后那句话,顾彦深说的很是缓慢,一字一字,苍白了顾慧敏的脸。

顾彦深却是铁了心,有些事情既然已经挑明了,他并不打算再东躲西臧的,他完全没有想到,今天母亲会这么突然找上子衿,而他现在知道了这件事情,连人都找不到,这种不安的感觉吞噬着他的理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话说到底。

“妈,您让我心平气和的去想一想,我和她的将来,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您,我一直都有想,我既然决定要做的事情,您觉得有谁可以阻拦得了?或者在您看来,我和她不可能,这个不可能是因为乔家?但是你觉得,我会卖乔家什么脸色?”

“…………”

顾慧敏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勉强,紧紧地抿着唇,说不出话来。

“如果您真的相信我,不应该阻止我去喜欢一个女人,我对她很认真,从未有过的认真。这是我的私事,我什么事情都可以迁就您,包括您让我回来c市,您知道的,我之前并不想回来……这次,就当时我这个当儿子的求您,别再伤害她。”

顾慧敏连同唇瓣上的最后一丝血色都消失殆尽。

她的儿子,从小到大,心高气傲,根本就不肯轻易低头,哪怕是对自己,可是现在,他刚柔并用,用最严厉的口吻,说着最卑微的话。

…………

她还能说什么?

她的手紧紧地捏着自己的衣角,只觉得自己刚刚下跪的时候,膝盖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我知道您回来不是偶然的,我会把她找回来,您是我的母亲,我最希望的是,您能够真心实意地接受她。”顾彦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掌拂过自己精致的五官,片刻之后,他声音稍稍放低了一些,却字字清晰,“……我知道,您现在很生气,可是我没有时间安抚您,因为这些话,我想过无数次都要告诉您。妈,您在c市等着我,等我把她找回来了,我会再来见您,但是所有的事情,您都应该从我这里下手,而不是从那个,我爱的女人身上找出口。”

“……因为她没有任何的立场反驳您,哪怕是受了再大的委屈,她也不会吭声,可是妈,我会很心疼的。”

…………

10分钟后。

酒店的套房里,就只剩下了一个顾慧敏,顾彦深已经走了有10分钟了,她就一直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僵硬地站在沙发边上,一直等到手机响起来,她才有些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拿手机的时候,十根手指都有些僵硬,顾慧敏咽了咽唾液,好半响才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按下了通话键。

那头的男声,是她熟悉的,却也是她陌生的,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回来了么?”

顾慧敏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她失魂落魄地坐在了沙发上,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刚刚顾彦深对她说的那些话,不知道为什么,心尖上酸涩的难受。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承认,她其实也不过就是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上,在嫉妒着另外一个女人。

她一贯都在乔世筠面前格外温顺,哪怕是20几年前,被李睦华用尽手段逼迫,她也不曾对乔世筠有过任何的抱怨,心甘情愿地生下顾彦深,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一直以来,她的心中,始终都有这么一份期望。

她想着,乔世筠,总归是对自己有感情的,有一天,他也会排除万难,让自己回c市……

可是这么多年了,她到底也不过就是痴心妄想,有哪个女人会不希望被自己所爱的男人捧在手心疼着?

她终于还是得不到。

顾慧敏轻轻的吐出一口浊气,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等到她意识到的时候,那些话,已经不由自主地说出口——

“这么多年了,你从来都不曾提过让我回c市,这次你说要提前举办50大寿,让我回来,但是我知道,其实你就是想让我来阻止儿子和申子衿……世筠,你知道彦深和申子衿之间的事,你却在装糊涂,让我出面……我就算是知道,也义无反顾地去做了。到头来,儿子怪我,怨我,还毫不犹豫地告诉我,他有多喜欢那个女人……我现在突然就在想,这么多年来,你是不是有对我用过这样的心思?”

乔世筠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有半响没有出声。

顾慧敏的心慢慢地冷了下来,一直以为自己这么多年,早就已经练就了“无坚不摧”的本事,现在才知道,人心,也不过就是肉长的,有些事情,有些感觉,你以为已经淡忘,其实不然。因为它永远都潜伏最隐秘的地方,旁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也都能够勾起那些卑微的念想。

永无止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