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网游小说>元后传> 219,够不够喂你吃?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19,够不够喂你吃?(1 / 2)

他气得身体都在发抖,眼底都是不敢置信,是真的不敢置信,顾彦深会这么直接和自己说出他和子衿的事情。

这个儿子……这个被他放逐在国外,整整28年的儿子,自己是真的不了解。他不是没有想过要和他走近,可是事到如今,他心里已经很清楚,这个儿子,和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共处在一个世界里,他现在倒是庆幸,当初还算是留着一手,并没有将乔氏的股份都转到他的名下,至少现在很多事情,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乔世筠一手按着自己的心脏,两条粗眉紧拧着,到底是打滚在商场上的老狐狸,能够让乔氏走到今天这样的规模,自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点了点头,反倒是笑了一声,用手中的拐杖往边上的大班椅上一勾,凳子滑轮滑到了他的身边,他也跟着坐下来,“彦深,你这是在和我承认,你有多么的不顾伦.理道德,分明是你弟弟的老婆,你却要这样伸手过去染指,你现在竟然还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你觉得,你做的对?”

“伦.理道德?”

顾彦深轻笑了一声,骨节分明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燃了三分之二的烟,无名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大班桌的桌面,很是轻微的声响,在这个偌大的,也是压抑的空间里,更是给人一种十足的压迫力。

男人的薄唇勾起的那抹弧度,浅淡的,性感的,却是带着几分凉薄,“在我的世界里,倒是真的没有所谓的伦.理道德这个说法,我是个私生子,不是么?本身自己的出身也就不算是多么的光明磊落,分明就是大儿子,自己的亲生父亲却让小儿子随他姓,我的母亲应该是先认识的你吧?她却莫名其妙被人驱逐在英国那个地方——28年。”

“这28年来,你让我母亲一个人在英国承受着一种怎么样的压力?而你又在这里,如何的风光?你要说伦.理道德,这些我倒是真的从来都不关心,我也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因为在我顾彦深的世界里,我只知道一点——如果是我认定了的女人,我不会让她成为我见的不光的女人,当然她身上披着什么颜色的外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天,我身上是什么颜色的,她身上也会是什么颜色。”

顾彦深无视乔世筠那张如同是便秘一样,五彩呈现的老脸,又是重重地吸了一口烟,最后直接就将烟丢进了烟灰缸里,他颀长的身躯从大班椅上站起来,随意地拢了拢西装外套,低沉的嗓音,是势在必得的霸气——

“我进来就是来和你说明白这件事情,正如你说的,人我是染指了,但是不是染指一下就收手,而是打算要了她一辈子,至于你同意与否,对于我来说,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

顾彦深轻轻松松丢下这么几句话,转身就走。

乔世筠气得举起手中的拐杖,指着顾彦深的脊背就低吼道:“——你做梦!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你竟然好意思和我说的这么信誓旦旦?我告诉你,我是不可能让子衿跟着你,这件事情,你想都不要想,这是乔家的耻辱!”

“乔家的耻辱?”

顾彦深侧了侧身体,他一手握着门把,闻言的瞬间,挑起一边的眉毛,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不可思议地看着乔世筠那双几乎是要喷火的眼睛,语气鄙夷,“我还以为乔家的耻辱已经够多了,这应该是最不足一提的一件事,你为何要这么紧抓着不肯放手?”

“……你——你——顾彦深!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的父亲?!”

乔世筠气得脸部都已经扭曲了,他的胸膛在剧烈的起伏着,这会儿的脸色苍白倒真不是装出来的,是被气出来的。

顾彦深蹙眉,锋利的眉宇间,闪过一丝沉重的情绪,却也不过就是稍纵即逝。

父亲,真的是一个太需要有责任的词,可是在乔世筠的身上,他体现的都是什么?

也不过就是——自私自利。

“那么你,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儿子么?”

顾彦深背对着他,话音刚落的瞬间,捏着门把的手也跟着用力,拉开了会议室的门,迈开长腿就走了出去。

“…………”

偌大的会议室,此刻就显得格外的空旷,头顶是中央空调,其实不管是哪个季节,公司的中央空调都是恒温的,乔世筠此刻孤立地站在会议室的最上方,一双眸子,瞪得大大的,看着整整齐齐的一排凳子,还有这张桌子,忽然有一股冷意窜上来,从脚底直接到了自己的天灵盖,让他的身子不由晃动了一下,幸亏是门外等着的管家,见到了顾彦深脸色沉沉的出去,就知道里面肯定是情况不对劲,进来就看到乔世筠一脸苍白的样子,他连忙上前。

“……老爷。”

“别说话……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乔世筠摆手,管家蠕动着唇瓣,还想要说什么,乔世筠却已经坐在了凳子上,闭上了眼睛,心中是一阵一阵的波涛汹涌——

现在太多的事情都已经超过了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他应该怎么做?

控制不住一个申子衿还行,可是让申子衿去了顾彦深的身边,这个他从头到尾都无法掌控的儿子……到时候事情会不会演变成不可收拾的地步?

乔世筠闭着眼睛,伸手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脑海里反反复复的,都是这个念头。

而一旁的管家,却是欲言又止——要不要在这个时候告诉老爷?

医院那边都有人传话来了,谢灵溪突然不在房间了,也不知道人去了哪里,不过医院的监.控已经有人查过了,之前夫人去过医院……

“……老爷,医……”

“我说,现在先不要吵到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出去。”

管家终于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乖乖地退出了会议室。

※※※※※

子衿正等在办公室里坐立难安,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面跳着“乔景莲”三个字,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找过我?”

乔景莲的声音透着几分疲倦,子衿听着他这样深沉又暗哑的嗓音,也放轻了一点声音,“……对,打过电话给你,你关机了。”

“子衿,我在法国。”

子衿愣了一下,没想到他出国了,怪不得这几天都了无音讯的,不过他是因为公事出国的么?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脑海,乔景莲倒是给了她答案,“我手边有几个项目,过来是因为公事,不过我没有想到你会打电话给我,想我了?”

“…………”

子衿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乔景莲,我打电话给你是想和你谈离……”

“别说。”

电话那头的男声又是深沉了几分,仿佛是压抑着某一种难以纾解的情绪,却又不得发作,“……别说了,子衿,我在这里的几天,每天从早到晚都是开会,一开都是好几个小时,刚刚手机是静音,现在是会议中途休息时间,只有20分钟,我看到有你的未接电话,我当时真的特别开心,这种兴奋的情绪可以让我一扫所有的负面情绪,所以你就算真的想说什么,现在也不要说,和我随便聊几句,嗯?”

子衿,“…………”

“吃饭没有?”大概是很怕她会突然挂电话,乔景莲也不等她回应,马上又接话,“现在好像c市应该是下班时间了,你在哪里?”

“…………”

子衿真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接话,可是“离婚”两个字卡在了她的嗓子眼里,她似乎也没有这个心思再说出口,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心情,她总觉得这样的乔景莲,是让她陌生的,可是也让她狠不下心来。

分明是没有感情的两个人,为什么现在要搞得这么复杂?

“……随便和我说几句话都这么难?我问你的问题,似乎也不是很难回答吧?”

子衿心头动了动,最后还是淡漠地说:“……没有,我还没有下班。”

“差不多可以下班了,我还要过两天才回去。”乔景莲的声音似乎是更柔了一些,其实他也是一个出色的男人,嗓音亦是性感的,这会儿隔着手机,刻意放柔软的男声,就显得格外温柔。

子衿拧了拧眉,心里有些抗拒这样子的乔景莲,但是就像是所谓的“伸手不打笑脸人”一样,当他用这样的口吻和你说话,你又做不到冷言冷语。

她忍下了叹息的欲.望,最后也不过就是“嗯”了一声。

乔景莲倒是丝毫不在意她的冷漠寡言,还兴致勃勃地和她说了一些自己在法国的事情,因为以前他不务正业,很少管理公司的事情,现在倒是慢慢的成熟了不少,长时间的会议让他觉得很疲倦,不过他也说了,过后又会觉得其实很充实。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