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诈欺大师> 第 19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9 章(1 / 2)

陆清嘉带着赌鬼的老婆孩子就要离去,赌鬼连忙苦苦哀求――

“再来一局,再来一局,我还有东西跟你赌,我肯定可以翻本的。”

这一幕仿佛就是生前最后一段时间的再现,家破人亡都唤不醒的魔怔,越输得一无所有,越是坚信自己能翻盘。

赌鬼的老婆孩子见状,浑身怨气被激起,上去就要将赌鬼撕碎,好险让小语她们拦了下来。

陆清嘉回头:“你已经没有赌注了,拿什么跟我赌?”

赌鬼眼珠乱转,最后狠下心:“有,还有我自己。”

陆清嘉笑了:“可是我对你本人没什么兴趣啊。”

“你一个赌鬼,不事生产,成天幻想着牌桌上不劳而获,已经没了专注工作的能力,现在变成鬼了,就是抠你器.官去卖也是空谈,毫无用处的赌注我要来干嘛?”

说着一手一边揽过赌鬼的老婆孩子:“说到底我一开始也只是想要你老婆孩子而已。”

“嗯,你老婆是个好女人,儿子也聪明漂亮,我很满意。”

这老婆孩子被霸占的场面,深深刺痛了赌鬼的心。

尤其是那小白脸一派赢家的气势,仗着模样好,老婆儿子脸上居然没有凄惨绝望,反倒是脸色羞红,貌似还面露期待。

赌鬼整个气得要吐血。

他连忙道:“你不敢是不是?也对,你本来就是靠作弊,自然不敢多赌,你怕多来几次就被我拆穿了。你要真这么自信,就在跟我赌一把。”

陆清嘉无奈的摇摇头:“激将法对我也没有用啊,毕竟我对赌桌又没有半分执念,为什么要拿你的逻辑揣度我呢?”

“不过――”他略微低下身子,恩赐般对赌鬼道:“你身上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可以拿来赌的东西。”

赌鬼连忙道:“要赌什么你尽管说,我都奉陪。”

陆清嘉勾唇:“你的透视能力怎么样?”

赌鬼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虽然作为鬼他也没什么血色可言,但此时的他确实惨白得跟纸人有得一拼。

“你,你――”他极度的惊慌无措,看向五个女鬼,但立马知道不可能是她们泄密。

毕竟他的能力,便是老婆孩子都没有告诉,怕惹娘儿俩生气。

这是他死后作为赌鬼的执念产生的能力,哪怕变成鬼他也没有真正反省是赌博的不对,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赢而已。

于是强烈的执念让他有了一个之于赌鬼无往不利的能力。

如果活着的时候他有这种能力的话,怕是早就赢得盆满钵满,带着老婆孩子过上吃香喝辣的日子了。

“如果活着的时候有这能力,怕是早就赢得盆满钵满了――对吧?”

赌鬼耳边出现这么一句话,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心声,但下一秒才反应过来,这是眼前小白脸的声音。

赌鬼脸上的表情可以称为惊悚了,仿佛再次面对生前最后一局全盘皆输的恐惧。

他赖以自信的能力,甚至心里所想,全都被这人看穿了?这人难道会读心术吗?

“倒也不是会读心术。”陆清嘉再度开口,在赌鬼犹如见鬼的表情中慢悠悠道:“只是你心里想什么就全写在脸色,我也不是瞎子,对不对?”

陆清嘉再度坐下,长腿一叠,居高临下的看着赌鬼――

“记牌?真以为编造一个拙劣的谎言就能在赌桌上无往不利?”

“第一局的时候一诈就原形毕露,为什么我明明抽到的是红心4,结果亮牌的时候变成梅花六?”

“明明都是比你小得多的牌,你为什么那么不淡定?既然你说你会记牌,那么看到牌面与预期不同的那一刻,首先应该怀疑自己的记忆力,或者排序因为某种原因被打乱才是。”

“可你视线一秒都没有落在牌组上面,由始至终死死盯着我的牌,也没有要求重新洗牌,可见你辨别牌底的方法根本不是靠记忆。”

“果然,第二局你仍然轻车熟路的找到你想要的大牌,结果亮牌的一瞬牌面调换,明明你拿在手里的底牌跑到我的手里,我抽出来的小牌却去了你那边。”

“哈哈,刚刚为了防止作弊,小语她们一直用摄像头记录了当时的画面,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回放看看,当时你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把‘我的牌为什么会跑到你手里’写在脸上一样。”

女鬼们也是促狭,闻言立马将之前的视频打开,回拨到第二局开牌后那段。

笑嘻嘻道:“G!别说,真的啊。这傻货脸上就是这表情。”

“对对对,刚才我就说他脸色这表情咋这么蠢,原来是这个意思。”

“听嘉嘉一解释就明白了。”

几人无视赌鬼越低越下去的头,陆清嘉最后道:“接连两局事态超出预料后,你最后一局的应对之法居然只是捏紧手里的牌。”

“这便足以说明你对自己抽的牌底多自信了,如果只是靠记牌,在出了这么多错,中间波折重重的前提下,没人敢这么确信了吧?可偏偏你敢。”

“就好像那些牌在你手里跟敞开一样没有秘密似的,所以你所谓的底气,根本就不是记牌,而是透视对吧?”

赌鬼底裤被扒了个光,这会儿正怀疑鬼生。

可打击还没完,陆清嘉一脚踩在他手指上,赌鬼发出惨痛的叫声。

按理说,这赌鬼可以俯身,人体应该穿过而不能直接伤害他才对,可他这会儿手指就是有种炒焦的痛楚。

陆清嘉宛如赌.场.黑.老大一样:“这如果是在真正的赌.桌上,你出千手段被我拆穿,那么不管输赢我都是可以剁掉你的手指的。”

碾了半天,陆清嘉才收回鞋底,上身微倾看蛆虫一样看着赌鬼――

“回到刚才那句话,你觉得生前有这本事早就靠赌发家了?”

“那我笃定的告诉你,你仍然会输得倾家荡产。”

“你太蠢太贪,马脚一大堆,瞎子都看得见,赌场最不差的就是聪明人和自作聪明的人,即便短期内没摸清你的门路让你尝到点甜头,凭你个蠢货给点好处和吹捧就飘上天的软骨头,稍微设个套就能把你的底套出来。”

“更何况――赌场背地里的花样,拿出不到一成就能玩得你团团转,区区透视眼?就是拿牌让你看着打你照样输。”

陆清嘉嗤笑一声,站起身:“瓮里王八还想赢庄家,这种蠢笑话真是什么时候都看不够。”

说完他手在桌上那副扑克牌上一抹,刚才的牌面竟然全都发生了变化,众人才明白他用了障眼法。

赌棍玩家懂了,他回来那会儿把牌给陆清嘉对方就放了致幻符,那种符专门对鬼的,区区一副牌的范围,维持的效果肯定又稳固又长久。

看到什么全由陆清嘉掌控,自然对方的透视能力毫无作用。

众人这才意识到这是从一开始便毫无悬念的碾压,不管什么角度。

赌鬼生前输得一无所有,死后好不容易多了一出能力,自认为找回了点信心,只是条件不允许,这会儿那点侥幸却是被连根拔起。

一下子又跌落了整栋楼地位的最底层,其他人看他的眼神,不光是以前的嫌恶,现在更多了对他智商的同情。

就连几岁的儿子看他的眼神也是如此。

卷发女鬼突然意识到:“G不对,这家伙能力是透视,是单单对牌还是其他所有物体?”

说着几人仅仅捂住胸口,一脸凶相的看着赌鬼。

赌鬼是知道几个女鬼的厉害的,便是如丧考妣,也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没乱瞄,这又不是被动技能,我不好色的。”

但几个女鬼还是围着暴打了一顿这才悻悻道:“要让我们看到你视线落咱身上,挖了你眼睛。”

赌鬼大哭指着陆清嘉:“凭什么?他也是想要这个本事的。”

五个女鬼看向陆清嘉,脸一红:“呸!嘉嘉才不会像你这么猥琐。”

“而且同样的事,嘉嘉做跟你这种猪头做是不一样的。”

姐们儿你话里蕴含的意思很危险呐?

陆清嘉却摇摇头道:“没事,这个能力我不急着要,暂时保存在你这里吧。”

说着看了眼手表:“天色也不早了,都回房休息吧,明天还有别的事呢。”

等所有人出了房间,赌棍玩家脸上的表情还是懵的。

不仅在于陆清嘉全程的操作,还有他最后说的话。

那可是鬼技能啊,是A级以上通关评价才有可能爆出来的技能,咋听他说的。

就跟点击就送等着他领取的屠龙宝刀一样,还先存放着,合着一直在原地等你呢?

赌棍玩家顿时肃然起敬,觉得大佬的世界不是他们能理解的。

结果回头看见被揍成猪头,老婆孩子被抢走的赌鬼还死了亲爹一样瘫在地上。

虽说这货出场的时候吓了自己一跳,可经过一番折腾,他看这货是半点没了畏惧,只有同情和鄙视怎么办?

谁来告诉他别这么膨胀,好歹把副本里的鬼魂威胁当回事?

陆清嘉将赌鬼老婆孩子安置好便准备回房间,结果那小鬼抓住自己衣角,还颇有些期待道:“以后我得叫你爹吗?”

他妈妈连忙把他的手拽下来:“瞎说什么。”

又连忙冲陆清嘉道歉:“不好意思,孩子不懂事,小语她们跟我说了,你是好人,谢谢你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