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诈欺大师> 第 20 章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0 章(1 / 2)

陆清嘉欣慰的对色.狼玩家点了点头,以示赞许。

恐怖游戏看到这一幕,已经是连槽都不知道从何吐起了。

这尼玛真的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干。

扮演色.狼的这个玩家,恐怖游戏自然也了解。

虽说长得有点猥琐,但好几个副本过来的玩家了,经历过不少次极端的恐怖威胁和人性挑战,已经完全够游戏掌握他的本性。

这是一个天资普通,不算优秀也不算愚钝,但人品尚可,便是遭遇诱惑和威胁也能勉强守住最后底线的人,平时的道德水准自然就更高。

可怜见的,多好一汉子,跟了陆清嘉没两天,就彻底被带歪了,整个变态得没眼睛看。

其他几个男玩家听了导演的控诉,看色.狼玩家的眼神默默的带上了点警惕。

“兄,兄弟,你对咱没兴趣对不对?”

“昨晚洗澡的时候你让我捡肥皂只是纯帮忙对不对?没有趁机测量角度尺寸对不对?”

这栋公寓每层楼有个洗衣房,洗衣槽出水比较大,几个男玩家住的房间或多或少热水器都有问题,加上住在鬼楼自然最好别落单,于是用热得快烧了洗澡水结伴在那儿洗。

色.狼玩家还为坑了导演洋洋得意呢,闻言看向问这话的小偷玩家。

鄙夷道:“麻杆夹牙签有什么好看的?”

“今儿被我拍的俩大哥尿尿劈的叉都比你大。”

这就侮辱人了,不过这会儿男玩家们也不敢跟色.狼玩家仔细掰扯,否则就怕听到什么还不如不知道的事。

导演对着介绍人撒了一通火后,扬言要换掉色.狼玩家。

陆清嘉倒也没求情,只是道:“不好意思,他今天的表现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这样吧,先给个警告,让人缓一缓,最后如果还不行就换掉,明天先拍其他人的戏份吧。”

安导演琢磨一时半会儿也不是那么好找人,他本身是一穷二白的,哪里能承担立马换人的损失?靠的还得是小白脸的钱,他的话不好不重视,于是只得警告的瞪了色.狼玩家一眼,骂骂咧咧的回了房间。

因为怄气,安导演晚饭都没有吃,女主演给他送了个盒饭进去,之后就没再出来。

倒是傍晚的时候,无人的楼期间,导演助理找到陆清嘉,借着打招呼的掩饰,做贼一样偷偷递过来一件东西。

陆清嘉笑了笑:“谢谢,接下来几天也要辛苦你了。”

说着递了一沓报纸包着的东西给他,助理连忙接过,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看到里面足足两扎橡皮筋扎着的粉色钞票,脸上露出欣喜。

陆清嘉拿着东西回到房间,小语她们从墙里钻了出来。

“嘉嘉你找助理买这两天的录制?不都是失败品吗?姓安的说要重拍。”

陆清嘉道:“对他来说是失败品,对我们的电影剧本可是精彩的片段。”

说着摸了摸一起跟过来的便宜儿子的头:“给他热杯牛奶,喝完睡觉了。”

隔天上午,在安导演琢磨今天选谁拍摄的时候,陆清嘉主动举手:“今天就拍我吧。”

“我已经和那两位老人搞好关系了。”

又指了指小偷玩家:“他的拍摄可以挪后几天,这两天我给了他一点钱,他勉强已经混进附近的圈子了。”

“还打听到了一点地下卖的好东西,只不过那些人对他还有些警惕,今天让他再去说说好话,拿点钱开道,明后天的样子你应该就可以跟踪拍摄了。”

安导演昨天被色.狼玩家气得够呛,没料到陆清嘉在后方把准备工作做得这么好。

老实说他还没想好怎么撺掇扮演瘾君子的人做出最后一步,毕竟这玩意儿涉及到违禁品,跟小偷小摸或者在外面搭讪女人性质完全不同,被逮住是要完的。

没想到小白脸心理神会,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了。

安导演兴奋道:“他,他怎么就肯听的?”

陆清嘉笑了笑:“我加了十倍的片酬,他家里这会儿正差钱。”

这个安导演知道,要不是底层摸爬滚打的,也看不上他这草台班子。

不过对于小白脸,他倒是有些可惜了,如果不是情况特殊,他还真乐意跟这种知情识趣又上道的人一起工作。

导演扛着修好的摄像机跟陆清嘉出了门。

再次不确定的问道:“你今天的计划是什么个流程?你知道我可不满足于拍两个骗骗花生块腊肉肠的花絮。”

陆清嘉道:“既然要玩刺激,那就干脆贯彻到底了。我能让小偷找地下贩卖团伙,自己当然也豁得出去。你就闭嘴看着吧。”

这豪言壮语惊到安导演了,但老实说肯定陆清嘉的敬业精神是一回事,对结果他并没有抱太大的信心。

毕竟真正的诈骗不是靠着皮相哄点好处而已,那需要真正的专业素养和长期浸淫,至少也得有个团体模式培训过程吧?

抱着迟疑几人来到了老人家。

老头老太太见陆清嘉来了很是高兴,忙把他迎了进去,又是切果盘又是端零食的。

嘘寒问暖问吃了没:“你阿婆今天蒸了包子,要不要来俩?”

陆清嘉摆摆手:“中午吧,刚过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中午帮我蒸俩,阿婆的手艺我是肯定要尝的。”

根本不客气,就差当自己家了。

这人缘好得,老实说导演都有点嫉妒了。

陆清嘉指着他和摄像机道:“之前跟您们说过吧?这是我们剧组导演,今天轮到拍我了,不过你们别在意,咱们是半纪录片,当他不存在就行。”

俩老人对这也不懂,便道:“哟,那到时候咱俩是不是还得上电视啊?我们要不要换身衣服?这埋汰的。”

陆清嘉摆摆手:“不用不用,怎么舒服怎么来,就要最真实的感觉。”

一开始俩人还不怎么自在,后来在陆清嘉的引导下,也渐渐忽视摄像头自顾自的该干嘛干嘛了。

陆清嘉吃了点水果,不知道从哪儿提了桶腻子粉出来,招呼助理跟他一起把沙发搬开,铺上罩子就开始忙活起来。

老头老太太站不远处跟他聊天:“嗨,咱们都住习惯了,折腾这些干啥呀?”

“都说不用了,你倒好,东西都直接带来了。”

话这么说,脸上却带着温暖喜悦。

陆清嘉撕开斑驳发霉的一大片墙纸:“不妨碍事,其实很多修整就看起来工程量打,实际上很简单,一天干一点就相当家务的分量而已。”

“这墙纸发霉发烂的,成天看着心情也不好,过日子是需要幸福感的,家里崭新干净,每天也有劲不是?”

他手脚麻利的将发霉的墙面刮了几遍,因房子年代久远,墙纸里面的石膏腻子大面积发霉溃烂,基本得铲平。

铲平之后陆清嘉就开始用兑好的腻子粉找平,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力气和体力。

那么大一面墙,专业装修工人都要干一天的涂层,他跟老两口一边聊着天一边就刷刷刷找平完了。

活儿干得是又快又漂亮,细节之处也毫不粗糙。

最后将工具扔桶里道:“这层得先晾干,不过最近天气干燥,一两天就成了,到时候我再来砂纸打磨一遍,你们还是贴墙纸,底层工序就没有太麻烦,打磨完就可以贴了,耽误不了几天事。”

“不过这两天你们尽量不要在客厅里待着,吃完饭去院子里坐吧。”

俩老人在这片算是不错的,住的是独立平房,屋里装潢虽然老旧,但新式电器也应有尽有。

据说儿子女儿工作不错,自己也有积蓄,只不过没有搬去和儿女一起住。

毕竟这里当初是动迁房,周围住的大部分是以前同个村出来的乡里乡亲,相识的老人也多。

去儿女那儿住过,邻里间都不打招呼的,俩老人便越发不肯离开了。

只不过儿女工作忙不怎么得空回来,老两口难免寂寞。

忙完之后也到午饭时间,因心疼陆清嘉辛苦,阿婆是拿出浑身解数整了大桌好吃的,大爷还开了一瓶大儿子祝寿送他的好酒。

几人把桌子搬院子里,导演和助理都跟着蹭光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安导演喝着小酒,心道两个老蠢货,也不想想非亲非故的,别人凭什么对你这么好,就跟公寓里死的那两个一样。

于是暗示陆清嘉可以开始了。

陆清嘉仿佛跟他挺有默契,说话间,话题便不声不响的引到了工作上。

老头老太太好奇:“嘉嘉你就拍电影吗?啥时候能看啊?在哪儿能看?到时候咱找周围的老哥老姐们儿全来看你。”

陆清嘉道:“还不知道能不能上映,不过幸好现在有网络渠道,好歹不愁辛苦一场没人看见,也不算白忙活。”

老头老太太闻言立马急了:“啊?这不是要亏吗?我记得你说这电影是你花钱来着?”

说着看向导演――

安导演自然不会拆台,点头:“对,他是制片人,投了五百万。”

俩老人听了直急得头皮发麻:“这么多钱呐?我以为你们小打小闹拍着玩儿的,你这孩子咋这么不谨慎呢,把钱扔水里呢这是。”

陆清嘉安抚的笑了笑:“小钱而已,这里亏了别的地方赚回来就是,安导演的剧本我很喜欢,也算是为爱好投资吧。”

“不然我干嘛大热天的泡在这里?”

本来说到这儿也差不多了,毕竟忌讳交浅言深。

不过老两口是真喜欢陆清嘉,便小心翼翼道:“嘉嘉,别怪阿婆阿爷们话多,你本职干什么的呀?五百万在哪儿可都不是小数目了。有什么难处你别逞强――啊。”

陆清嘉面露感动:“放心吧,我虽然不算顶有钱,但投资眼光还是不错的,有些项目的亏损一开始就在预计之内,我之所以待在这里,不是因为对电影抱有太大期待,只是单纯想试试成功制作一部作品出来而已。”

“就打个比方,您家小孙子突发奇想要上陶艺课,做的第一个杯子一样,我不在乎它有没有价值,只是享受我制作的过程和过程中的快乐而已。”

这话老两口听着有些不能理解,安导演作为旁观者反倒有些坐不住了。

因为表面上的这个草台班子,只有他自己只有他对电影付出了多少,又抱有多大期待。

里面的精彩之处,到时候上映了引起的社会轰动,肯定是电影史上头一份的,他将成为又一位以小博大名利双收的导演。

听了陆清嘉这可有可无的评价,他自然不服气。

于是嗤笑道:“哟,咱们陆老板手笔还挺大,花五百万买区区一个陶艺杯子,这话说的,像是随时扔五百块买开心一样,不知道的还当您资产上亿,银行存款九位数呢。”

“哈哈哈,见笑了见笑了。”陆清嘉不好意思道。

安导演一噎,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小白脸居然是默认的意思。

他知道这会儿不该拆对方的台,但嘴已经快一步发出声音了:“哥们儿,牛逼吹得有些大了吧?”

陆清嘉笑了笑:“看来我们导演对剧组资方的财力不是很自信,难怪我都划钱到剧组账上了,您还扣扣索索的到处省,原来是怕后续资金跟不上。”

“成吧,为了安你的心,也为了电影最后的质量。”

说着他打开手机淘宝,随便买了样东西,银行卡的扣款通知立马传来。

安导演整个都懵了,看着陆清嘉脑子空白,这尼玛――

这小白脸不是说投资钱是煤老板给的分手费吗?就算不是全部,也该占一半多了吧?原来只是九牛一毛?这年头煤老板这么大方了吗?

搞得他都想卖.屁.股了。

安导演有些语无伦次:“这,这,你不是说是那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