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这个omega甜又野> 第六十八章(双更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八章(双更合一)(1 / 2)

第六十八章

厉橙头皮发麻,盯着萧以恒的信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尤其是萧以恒在消息结尾发送的那个【微笑】表情,看起来已经濒临黑化的边缘。

厉橙没去管其他同学的留言,立刻给男朋友噼里啪啦打过去一串话。

粒粒橙:我道歉,我不该鸽了你!!

粒粒橙:你听我解释,虽然它叫猛男游戏但它真的不是那种猛男游戏!

萧以恒像是一直守候在手机旁,第一时间回复了消息。

持之以恒:哦?厉哥您醒了?[微笑]

持之以恒:我对这个游戏很好奇,不如你给我解释解释,它究竟是哪种猛男游戏[微笑]

句尾还是同样的【微笑】表情……很明显,萧以恒还在积攒怒气。

厉橙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心虚过,他怂的像是一只挠坏了家里沙发、所以被主人扣掉所有小鱼干的猫咪,对着主人喵喵撒娇,在主人脚下蹭来蹭去,还露出柔软的肚皮希望祈求原谅。

粒粒橙:那是一款特别无聊的游戏!

粒粒橙:就是很无聊的捡树枝,很无聊的钓鱼,很无聊的盖房子……

粒粒橙:你信我,特别无聊。

持之以恒:我信你。

持之以恒:它听上去确实很无聊。

厉橙长舒一口气,然而半秒不到的功夫,他又被这口气堵在胸口,噎的直咳嗽。

持之以恒:你为了这么一款无聊的游戏失约于我。

持之以恒:看来,我在你心里连游戏都不如啊。

持之以恒:[微笑]

……妈的,大哥弄巧成拙,让嫂子更生气了!

刚谈恋爱毫无经验的厉橙紧张到脚趾都蜷缩到了一起,他竭力想证明自己不是那种渣男。

粒粒橙:谁说你不如游戏重要了?

粒粒橙:我和你在一起后,玩游戏时间都变少了!不信你问大黄!

粒粒橙:昨晚是特殊情况!

粒粒橙:我舍友都能作证,我就连睡着了都在念叨给你买早餐的事情呢……

厉橙瞥了眼桌上已经凉透的煎饼,有点心虚又不是那么心虚地打下了这句话。

而这果然转移了萧以恒的注意。

持之以恒:哦?

持之以恒:你打算给我准备什么早餐?

就等这句话了!

厉橙手指飞速触碰手机屏幕,甚至连全拼都来不及打――wgnzbljb!

粒粒橙:我给你准备了jb!

厉橙:“……”

这tm什么鬼输入法?!

【粒粒橙】撤回了一条消息。

持之以恒:别撤了,我看到了。

粒粒橙:……

持之以恒: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看今天午休的时候,你就带上你给我准备的“早餐”,来美术教室找我吧。

厉橙:“……”

不,等等,为什么早餐两个字要打上双引号啊!!

厉橙绝望地望着桌上早已凉透的煎饼,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萧以恒想看到的“早餐”绝对不会是这种东西。

……

华城一中的午休时间有一个半小时。当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时,高三(1)班的同学们甚至来不及说“老师再见”,就飞快地冲出了班门,向着食堂蜂拥而去。

没办法,学霸也是人,学霸也要和其他饿狼抢食堂,如果不能在下课铃响起的三分钟之内赶到食堂的话,等待他们的就是漫长得看不到尽头的排队了。每天午休前的三分钟,绝对是这群学霸们一天运动量最大的时候,就连体育老师都开玩笑,说体测考试应该换到中午考,绝对能创下记录。

萧以恒跟着人流一起走出了教学楼,中途换了方向,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午休时间的副课教学楼里一个人都没有,音乐教室、化学实验室都空荡荡的。

萧以恒顺着楼梯走上顶楼,沉稳的脚步声回荡在楼梯间里。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等候在美术教室门外的厉橙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

他出来得太匆忙,上衣一半塞到裤腰里,一半露在外面。见到萧以恒来了,他露出小虎牙,半是卖乖半是讨好:“你来啦?”

萧以恒瞥了眼他手里提着的几个外卖盒,炸鸡香气从盒里飘散而出,看来这小混蛋又折腾他的那群小弟了。

萧以恒没说话,板着脸,沉默地用钥匙拧开美术教室的大门。

窗户紧闭,但明亮的阳光却大方地穿透玻璃窗,投射进了教室中,照亮了这一方私密的天地。

厉橙臊眉耷眼,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萧以恒身后溜进了美术教室。

哎,好好一个校霸大哥,居然沦落成妻管严了。

大门合拢、落锁,下一秒,萧以恒便强硬地拽过厉橙的手腕,期身把他压在了门板上。

厉橙手指一松,炸鸡盒落到地上,他来不及说出一个字,浓郁的雪松气息便瞬间笼罩了他。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饱含着怒意的吻,不容反抗地压在了他的唇瓣上。

四片唇交-合在一起,唇舌纠缠,淫靡地翻动水液。

厉橙被亲到腿都软了,身子不受控制地往下滑。萧以恒强势地按住他的腰,大手探进他没有掖好的校服衣摆里,搓揉他劲瘦的腰肢,拂过他的人鱼线,最终停留在他小腹正中那个可爱的凹陷处,一遍又一遍地用指甲刮蹭着。

厉橙又是舒服又是心虚,隐藏在股动脉上的腺体被alpha的信息素勾yin着,也跟着散发出了清新的橙香。

除此之外,还有一处隐秘的地方也在发烫……

到了这时,厉橙万分后悔自己的肺活量怎么这么强了――淦,亲到他嘴巴都痛了,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像脑残电视剧里那些娇滴滴的小O一样,因为缺氧顺理成章的停下呢?

这个吻不知持续了多久,久到厉橙眼冒金星才停下。

他的嘴巴、舌头都被啃肿了,当然,他也没给萧以恒好果子吃,萧以恒的下唇被他故意用虎牙咬破了。

俩人每次接吻都像打仗,次次见血,却又次次沦陷。

“怎……怎么样,你不生气了吧?”厉橙自觉已经“偿还债务”,重新恢复了硬气,他把alpha的大手从自己衣服下面拽出来,严肃警告他,“适可而止你懂不懂?”

那语气,那态度,那小模样,简直像是一只耀武扬威的猫――“虽然我抓坏了你的沙发,咬坏了你的充电线,乱踩你的键盘,推倒你桌上的水杯,还故意在你吃饭的时候拉shi不埋,但我已经让你吸过一遍了,咱们两清了,你别得寸进尺!”

萧以恒却没那么好打发。

他的视线刻意往厉橙的双腿之间瞄,可惜宽松的校服裤子遮挡住了那里的风光。

“你说的爱心早餐在哪里呢?”

厉橙双腿一夹,尴尬地说:“反正不在你看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我在看哪儿?”

“……”

厉橙赶忙拎起掉在地上的那盒炸鸡,还好盒子外面套了一层塑料袋,炸鸡打包时又很严实,所以即使掉在了地上,也没影响到里面的食物。

他把那盒炸鸡怼到萧以恒眼前,说:“吃鸡,吃鸡。”

他随手拽过一张桌子,把炸鸡、饮料从袋子里拿好打开。因为刚才那一摔,炸鸡在盒子里翻得乱七八糟,番茄酱滚得到处都是,好在没影响炸鸡的口感。

萧以恒饿了一上午,也没再生气,拖了一把椅子坐到厉橙身边,两个大男孩一起分吃炸鸡。

厉橙吃得满嘴油花,一边吃一边说:“这炸鸡我也出了一份力呢!”

萧以恒挑眉:“你出了什么力?你是帮忙炸了,还是帮忙腌了?”

“嘿嘿,”厉橙得意地说,“我拿到炸鸡之后,在上面用番茄酱挤了个桃心!”

“……”行吧,所谓的桃心早就吃进肚子里去了。

两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正是饭量最大的时候,满满一盒的炸鸡没多久就变成了一堆骨头。厉橙拍拍肚子,打了个饱嗝,噘着油汪汪的嘴凑过去要亲亲,被萧以恒这个洁癖鬼嫌弃的推开了。

萧以恒去扔垃圾,厉橙像个大爷一样,背着手在美术教室里视察。

他一段时间没来,美术教室里又多了一幅画,只是这幅画不是人像画,而是风景画。

奇怪的是,厉橙翻遍了整间教室,都没有看到当初萧以恒画给他的那幅画。

“我的画呢?”在萧以恒回来后,厉橙立刻问出了这个问题。

“你的画?我怎么不记得哪副画写了你的名字?”萧以恒不动声色地回答。

“别装傻!”厉橙踢了他一脚,“就那副……就那副……”他红着脸说,“……就那副我没穿衣服的画。”

一个几不可见的笑意在萧以恒唇旁闪过:“那副画还有缺陷,我收起来了。”

“有缺陷?”厉橙回忆自己当初看到那幅画的感受,他只记得画面很美、很美,他整个人都被海水吸了进去,完全注意不到其他的事情。“我觉得那幅画已经很完美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