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29 章(1 / 2)

“所以,照顾好我,知道吗?”裴夏作为暂时的利己主义,毫无愧疚之心的抹黑霍沉霄。

杨野心情顿时复杂极了,许久之后才偷偷帮她把手上的绳子松了松,裴夏的手顿时没那么疼了。

“喂,那个谁!别乱动啊!”这边杨野刚放开裴夏的手,就有人警告道,“谁让你把胶带给她撕下来的?”

“这里连点信号都没有,想打游戏都打不了,你们不跟我聊天,我还不能找人质聊?”杨野痞气的扬起唇角。

那人乐了:“那你可别聊太久,要是爱上人家了,你可是会伤心的。”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仔细一听,不就是在暗示他们会撕票吗?裴夏和杨野心里同时一沉,面上却没表露半分。

杨野又说了几句话,简单把人应付过去,这才看向裴夏:“你很冷静,这点很难得。”

听到这种教育人的语气,裴夏都懒得接话,斜睨他一眼后转移话题:“喂,你什么时候开始辍学的?”

“十六,那年我妈生病,我就不上了。”杨野无所谓道。

裴夏闻言心里有些难受:“你吃了很多苦吧,对不起,我来晚了。”

“跟你有什么关系?”杨野奇怪的看她一眼。

裴夏叹了声气:“没事,我就是一想到你辍学这么早,有点难过。”

“你是圣母吗?”杨野嘴上嘲讽,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有这个时间担心我,还不如想想该怎么跑出去。”

裴夏吸了一下鼻子:“我闻到酒味了。”

杨野眯起眼睛。

“也是,这么冷的天气,又是夜里,要是能喝点酒暖和一下,肯定会舒服很多,”裴夏倚在一个废弃油桶上,低声道,“你酒量怎么样?”

杨野沉默许久:“千杯不醉。”

一听和在凛朝时一样,裴夏笑了:“这里太无聊了,如果你去找他们喝酒,他们应该还挺欢迎的吧。”

“你想把他们灌醉之后拿到通讯设备?”杨野猜测。

裴夏看向他,笑眯眯道:“能拿到当然好,不能的话……车钥匙应该在刚才的司机身上,能直接逃走也不错。”

杨野懂了,深深看了她一眼后,拿起胶带重新粘在了她嘴上,这才转身去找那些人。他的到来让那些人有些惊讶,但听到他提起要喝酒后,众人顿时哄笑起来,更有人直接嘲讽:“你一小孩,毛扎齐了吗?”

“试试啊。”杨野挑衅的看他一眼。

那人立刻被激起了斗志,嚷嚷着去角落搬了白酒,众人开始喝了起来。这个时候杨野混过的特质就出来了,也不知道那小脑袋瓜是怎么长的,满脑子都是各种拼酒的方法,气氛很快被他炒起来了。

即便是千杯不醉,喝了那么多酒不可能不难受,裴夏缩着油桶边上,看着杨野一杯一杯的喝,眼底的担忧几乎掩藏不住。

不知过了多久,热闹的声音越来越小,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人却越来越多,但依然有两三个,看起来精神头十足,甚至有越喝越畅快的意思。

杨野都有些招架不住了,面色泛红的出去吐了几次,虽然眼神依然清醒,可手却不自觉的按在胃部,显然是有些难受了。

裴夏突然后悔出了这个主意,早知道那些人也这么能喝,她说什么也不让杨野去跟他们拼酒。然而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继续拼下去,好在很快那两人也坚持不住了,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迷迷糊糊的就要睡。

杨野也装出醉醺醺的样子,倒在司机旁边不动了。

“喂,”有人踹了旁边人一脚,语气含糊道,“待会儿我手机响了,别忘了提醒我接电话。”

“……放心吧,不会忘的。”那人说完,就头一歪睡着了。

裴夏和杨野听到后,立刻对视一眼,大约知道通讯设备在谁手里了。

仓库里顿时安静不少,杨野躺了半晌,终于指尖一动,轻轻勾住了司机的钥匙。裴夏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见他开始行动后,立刻活动手腕开始解绳子。

之前杨野给她松开了不少,她此刻解起来不算困难,等杨野把钥匙拿到手后,她也把手上的绳子都解开了,活动一下手腕后撕掉嘴上的胶布,轻手轻脚的朝他走去。

杨野顺利起身,注意到刚才说话那人的手机在兜里露出一角后,立刻穿过几个醉汉朝他走去,警惕的伸手去够手机。

裴夏就站在不远处,看到他的动作后心都悬了起来,很想大叫提醒不用非拿手机不可。然而她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只能睁大眼睛看着他去拿。

当他的手拿到手机的瞬间,两个人同时松一口气,下一秒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手机主人猛然睁开了眼睛,和杨野瞬间对视。

只一瞬间,杨野一脚踹在了他脸上,抬头朝裴夏大喊一声:“跑!”

裴夏当即扭头就跑,杨野也踹开醉汉往外跑,手机主人惊醒,酒劲顿时消了大半,将身边的几个人都踹醒了,怒吼着追了出去。原本还醉醺醺的众人,一看事情有变,也都吓得清醒大半,匆匆忙忙的朝外追去。

裴夏和杨野头也不回的往外跑,期间因为太大力带起的小石子砸在腿上,发出尖锐的疼痛,二人也没敢慢下来,直接冲到了面包车旁边,同时跳上了后车厢。

当意识到没人去驾驶座时,二人同时愣了一下――

“你不会开车?!”

“你怎么不去开车?!”

裴夏崩溃了:“我才满十八几天啊!还没考驾照呢!”

“你觉得我有闲钱考驾照?”杨野反问。

裴夏:“……”

那几个人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裴夏一咬牙,冲到驾驶座上把钥匙插好,手忙脚乱的把一切能打开的都开了,拿着自己开卡丁车的经验,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原本都冲到车前的那些人,有几个直接被车带倒了,还有一个被撞得滚了几圈。裴夏咬牙打开大灯,直接朝山下冲去,面包车横冲直撞得宛如瞎了眼的家雀,杨野被晃得七荤八素,终于忍不住打开车窗往外吐。

裴夏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雨刷器也打开了,加上莫名其妙的音响声,她只觉得置身于一个叮当乱响的罐子里,而罐子随时有爆炸的风险。

“……你开慢点!”杨野吐完,突然意识到不对劲,下一秒就看到她把车开上了环山路,顿时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这种山路又陡又窄,一般驾龄几年的人都不敢开,他没想到裴夏胆子这么大,竟然开到这种路上都不减速。

裴夏也处在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听到他的话忙脚下一踩,结果好死不死踩的是油门,车子猛地往前窜了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她猛打转向,车哐的一声撞在了山壁上,两个人瞬间腾空,下一秒狠狠撞在车里。

“唔……”裴夏痛苦的呜咽一声。

杨野被撞得七荤八素,没等缓过劲就冲到了她面前:“你你你没事吧?”

“……还好。”裴夏坚强的坐起来,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杨野面色苍白:“孩子……你的孩子呢?他怎么样了?”

“……什么孩子?”裴夏茫然一瞬,反应过来后讪讪道,“还行吧,我体质比较好,孩子很坚强。”

“那就行,没事就好。”杨野猛地松一口气。

裴夏爬回驾驶座,试着把车重新开回路上,结果任她怎么拧动钥匙,都没办法把车开动,她茫然的看向杨野:“这车好像坏了?”

“……没坏也不能开了,山路不好走,以你的车技,不等我们逃出去,就先出车祸死了。”杨野说着,将车钥匙拔了出来。

裴夏也知道他说得有道理,叹了声气后下车了,杨野等她下去后,直接把方向盘拆了,下车后扔到了山谷里。

“走吧。”杨野看向她。

裴夏抿唇点了点头,两人趁着黑夜朝山下走去,走了一段路后,裴夏突然问:“手机呢?”

杨野这才想起还有手机的事,忙把刚才抢到的手机拿出来,这才看到上面有十几条未接来电,还有十余条短信,都是要灭口的消息。

裴夏嗤了一声:“这一条条的,都是将来她坐牢的证据。”

“你是怎么得罪这种蠢蛋的?”杨野有些懊恼,早知道那女人蠢成这样,他就是再缺钱也不该掺和进来。

裴夏耸耸肩:“得罪蠢蛋还需要什么理由,自己足够优秀就行了。”说着话,她拨出一个号码。

手机响了两声就接通了,里面传出霍沉霄带着寒气的声音:“谁?”

虽然他的声音平时带给自己很多气愤和委屈,可这一刻听到后,裴夏却只觉得安心,不知不觉中眼眶都要红了。

手机里沉默一瞬,再开口时带上了一些小心:“夏夏?”

“……你能追踪到这个手机的位置吗?快点来接我。”裴夏的鼻音很严重,听起来像哭了一般。

霍沉霄再也无法冷静:“你不要挂电话,保持三十秒以上,就能追踪到位置……你现在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我和杨野在一起,我们都很安全,”裴夏的声音透着内疚,“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背着你去看他的,否则也不会害他跟我一起被抓。”

杨野怔愣的看向她。

霍沉霄沉默片刻:“你没受伤就好,其他的事我们回头再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