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 10 章(1 / 2)

“闺女,我不在这段时间,阿娇她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简绥绥疑惑:“比如?”

简大力干笑,“比如说茶不思饭不想,体重下降,做事走神,还喜欢唉声叹气,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这是他离家出走这段时间的全部病状。

他离开一个多月了,闻春娇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吧?

简绥绥歪着脑袋,认真想了一会,很实诚地笑:“并没有……”

????

“妈妈每天晚上8点睡觉,一天吃5顿饭,一次能吃一大碗,对了,她干活特别有劲儿,一高兴就唱歌,她还说你不在这段时间,她胖了七八斤,天天都说要减肥呢。”

????

得知老婆一点都没想自己,简大力又开始失落了。

简绥绥离家出走了几个小时,原以为家里已经闹翻了天,谁知走到家门口时就看到闻春娇站在门边打毛衣,她激动地跑过去,一把抱住妈妈大腿,软软撒娇:“妈妈,你是不是以为我走丢了,担心我担心的要死?”

女儿满怀期待的眼神让闻春娇很有罪恶感,她勾了两针,迷茫地眨眨眼,满脸心虚,走丢?女儿去哪了?

简绥绥:……

简大力偷偷瞄了老婆一眼,在闻春娇看过来时,被猫踩了尾巴似的,头也不回地跑了。

晚饭难得的简陋,以前简大力不在是至少有三菜一汤,可今晚吃的是什么?萝卜干、咸菜梗、炒疙瘩丝……简绥绥哀怨地看向简大力,吸吸鼻子给了亲爹一个“同甘共苦”的表情包。

话说这对父母是不是有点太搞笑了?只要闻春娇夹过的地方,简大力就连动都不敢动,每次闻春娇抬手夹个菜而已,他就一惊一乍的,就好像下一秒闻春娇就要抡起砍刀把他撵出家门一样。

亲爹哎!你是不是忘了平常你都拿砍刀跟人一起做群体多人运动的!!!

还有,他看闻春娇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平静中难掩狂热,羞涩中夹带崇拜,这眼神简绥绥再熟悉不过,她在娱乐圈时很多人也用这样的眼神看她,人们亲切地称这群人为“舔狗”。

简绥绥收回视线,懒得再去琢磨他们。

庄文雅的出现让简绥绥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总觉得庄文雅爸爸现在的矿本该是简大力的,听说那是个年产几十万吨的小矿,那么小的规模,简绥绥根本看不上,庄文雅想要就给她好了,既然可以直接登月,谁又愿意在地球上浪费时间?眼下最值得关注的不是年产几十万吨的小矿,而是叶家到底打算认谁做干女儿,急巴巴包煤矿那是本末倒置。

“哥哥,你吃羊肉,”简绥绥笑眯眯地给哥哥夹了一筷子,她筷子用的很好,夹了满满一下却一滴菜汁都没掉,简默宁温柔地冲妹妹笑,“哥哥吃很多了,绥绥比哥哥更需要营养。”

简绥绥伸出软乎乎的手,戳戳简默宁的腰,小奶音嫌弃道:“哥哥这么瘦,哥哥才需要营养呢,绥绥手上有肉,脸上有肉,肚子上也有肉,哪哪都有肉,绥绥需要减肥,哥哥需要增肥。”

短暂的惊讶之后,简默宁哭笑不得,五岁的妹妹就知道爱美了,难道这就是女人的天性?不过妹妹真是成长得很快,近期每天都会说很多新词汇,冒出让人新奇的金句,这么好的妹妹,他真想像别的哥哥一样,带她出去玩,照顾她保护她,做他永远的灯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受妹妹照顾。

他伸手摸着妹妹柔软的头顶,温柔至极:“绥绥才不胖呢,我们绥绥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小姑娘。”

简绥绥眯着眼笑:“告诉你哥哥,我穿这件白色棉袄走在街上时,回头率很高哒,衣服确实很好看,当然,我人也是很漂亮的。”

她这话说完,所有人骤然一笑,闻春娇捏着女儿粉嫩嫩的脸蛋爱不释手,“我们绥绥真是个臭美精!”

简绥绥放下筷子,小嘴嘟起,“美的人才会臭美呢,反正我就是最漂亮的,不接受反驳!不过吧我长这么漂亮,需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谢谢他们生了我这样可爱又漂亮的小东西。”

几人笑得更厉害,这一笑,桌上气氛缓和,简大力觑着闻春娇的脸色,饭后主动承担起刷碗工作,刷完碗又拖了地,见地板太干净,干脆搞了点泥进来,等闻春娇进门时就见某人对着自己刚拖完的地,吭哧吭哧干活。

跟真的似的。

简绥绥原以为这夫妻俩别扭一阵子就过了,晚上睡觉时她才发现自己错了,她眨眨眼,无力地躺在床上,左边是简大力,右边是闻春娇,而她就是夹心饼干中间的奶油,没有一点人权。

“妈妈,绥绥被你们挤得有点热,绥绥想跟哥哥睡。”

“哪都不准去!赶紧睡!”

“可是,爸爸他老是抵我,还掐我胳膊叫我跟你说话,真的好烦喔。”

“……”

“……”

简大力咳嗽两声,讨好地看向闻春娇,一把把女儿搂到怀里,“绥绥啊,晚上睡觉是不是总做噩梦?乖哦,爸爸保护你。”

“我不怕噩梦!”

“不,你怕!”

“……”

简绥绥被强行按头塞进老父亲温暖的怀抱里。

简绥绥:莫挨老子!老子就是个工具人!

工具人表示不开心!

次日一早,简绥绥终于逃脱了八爪鱼老爹的魔掌,头也不回地跳下床,生怕老爹再把她抓回去当工具人,她无聊至极便在村里溜达收集信息,煤车驶过,掀起一地尘土,简绥绥捂着鼻子咳了几下,远远看到叶励飞背着书包从村口走来,神情沮丧。

“大哥哥?”简绥绥兴冲冲地跑过去,抬头的瞬间,头顶的小辫子不停晃动,瞥见叶励飞沮丧的神情,她骤然收敛笑容,软乎乎问:“大哥哥,你怎么了?”

叶励飞木然地走到池塘的八角亭里坐下,低声道: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