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格格党小说网>其他小说>主公我不想加班> 第是三章 心可不是一般的黑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是三章 心可不是一般的黑(1 / 2)

“云中空归去,云中何求索。”

“若得并西复,骨肉何别离。”

悠扬的歌声在云中的草原上远传。

云中歌一直流传于云中郡草原上牧羊的汉人们之郑

来也是嘲讽。

汉人种田,胡人牧羊。

这是长久以往的习俗,但是到了云郑

汉人种田,汉人牧羊,胡人都是贵族。

他们只负责享受和剥削。

在他们的字典里,似乎找不到良心这两个字。

但是这种事情上,哪里有良心可言呢?

之前在云中的是并州的官僚,云中郡的百姓日子也算不上好过。

毕竟。

下乌鸦一般黑。

只不过之前的官僚好歹也是汉人,所以他们也只是屁股黑。

剥削归剥削,还是给了大家一口饭吃,不至于饿死,毕竟都是汉人。

可现在的胡人就不是那样。

在他们眼里的汉人,只是单纯的工具人和牲口而已,没有人权可言,用到累垮了,累死了,那就扔了换个新的汉人来放羊种地。

至于口粮,随着这些胡人贵族们的心情发放。

饿死者无数。

但是这些汉人想活着,还是得为胡人贵族服务。

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活路。

等待了那么多年了,大汉还是没有来解救他们,他们已经麻木了。

在这辽阔的草原上,有着不少牧群在慢慢移动着。

牧群如同团团云朵一般在黄绿色的草原上飘浮着。

有牧羊的少年,随着牧群走。

他们走得没有目的,走得没有灵魂,他们只是随着风在走。

顺着世间的风摆动着,顺着草原的水漂游着。

他们像是孤零零的草。

冒尖儿地立在草原上。

“伢儿!”

一声喊声,让漫无目的地走着的牧羊少年,猛然回头。

却只能看到一片寂寥空旷的草原。

只有满眼的绿色,近边的白色,和远处景的蓝色。

原本在瞬间欣喜的心,化为了乌樱

他只能垂下头,手里的细鞭子漫无目的地挥舞着。

一下一下地抽到土地上。

娘亲已经不见了许久了,他是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见到她了。

可是这么多年了,他总是会在一个人孤单地待着地时候,能够听到娘亲的互换。

似乎她一直都在他的身边守护着他。

也似乎她一直都陪伴着他。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在不如猪狗的工具人生活中一直撑着。

他的身子瘦得很,胳膊纤细,面色菜黄。

似乎草原上徐徐吹来的风能够轻易地将他吹倒。

但是他身上似乎就是有一种韧性,不会趴下。

继续随着羊群漫无目的地走着,他突然感受到了一丝不同,与往日的平静草原有着很大的不同。

草原的大地似乎在震动。

牧羊少年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他看到了在草原另一赌地平线上,冒出了一片白色。

难道是哪个部族的大羊群在迁徙吗?

牧羊少年看得不是很清楚。

他攀着骑上了一只羊的背上,抻着脖子眺望着,希望能够看清楚来的是什么。

“驾!”

那广阔的白色朝着他这个方向斜着赶来,这让他心里有些发憷。

不过他也看清楚听清楚了。

来者是白马,是骑兵,而不是羊群。

骑兵是有刀枪弓羽的,骑兵都是豺狼。

牧羊少年在草原上没少见过胡饶骑兵。

他不知道什么是匈奴人,也不知道什么是鲜卑人。

他只知道胡人老爷们经常来回厮杀,而厮杀的主力军就是这种来势汹汹的骑兵。

难道他们是来杀我的吗?

少年的心中有些迷茫。

如同一个人站在历史的某个点,接受着世界变革所带来的时代洪流的冲刷。

迎面而来的骑兵让他不知所措。

生死。

是什么样的?

他从羊背上下来,呆呆地站在了羊群前面,正对着冲来的白马骑兵们,仰着头,等待着屠刀的挥下。

娘亲。

我来了。

“绕开!”

赵云也发现了在进军路线上那一群羊,和那个看起来痴痴愣愣的牧童。

赵云和张飞不一样。

他不喜欢抢东西,而对于一个一看就是一直被剥削的奴隶。

赵云也没有下手的想法。

从太原直奔雁门。

再从雁门关出,往北往西,直取云郑

赵云打算直接攻下云中,再转道咸阳县,途中路过的县城全部拿下。

而这样靠近雁门和云中的那几个县城,孤立无援,无处可逃,再回头很容易拿下。

他要的就是圈定了云中这个狩猎场。

白马军是猎人,而异族人,都是猎物。

随着赵云的命令,白马军在高速疾驰的情况下,开始进行分流。

整个大军从羊群的两侧穿过,没有撞上任何一匹白羊,他们带来的只有强度更大些的风。

这只是赵云的白马军进军的插曲。

但是,却是这个牧羊少年人生的一大步。

屠刀没有像胡人老爷砍在娘亲的脖子上一样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迷茫地睁开了眼睛。

看到了人生所见最为壮观之景。

庞大的骑兵队,以他和羊群所在作为一个中心点,分离开来。

像一道水流遇到了石头。

他看着那些身着白衣白甲,骑着白马的骑士们。

不知为何,突然感受到一种来自于血脉的连结福

他猛然转身,看到了那面在队伍前方的旗帜。

“赵”

那是汉字。

在他的家还没有被打破之前,他在学的就是汉字。

这难道就是汉室之师吗?

这个不起眼的牧羊少年心中突然想起了这些字。

自己应该叫什么?

公输克吗?

可是娘亲以后不要姓公输了,这个名字有着属于自己的诅咒。

父亲的早逝也和这有关系。

那自己要叫什么?

牧羊少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活着的时候见到如此壮阔的场景。

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回想起自己的过往。

似乎自从娘亲死了以后,自己被抓来当工具人之后,自己就丢了自己的灵魂了。

如今这次冲击,突然将他的灵魂找了回来。

这就是大汉王师的力量吗?

牧羊少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想法和灵感,也不知道是否是激活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他鼓起了自己这辈子所有的勇气。

挥舞起了自己的细鞭子。

开始驱赶羊群。

他要把羊赶去南方。

他要去大汉!

羊群组成的白色朝着雁门的方向缓缓移动。

白马组成的白色朝着云中的方向迅速赶去。

两种白色,两个方向,两条不同的路。

同一种大汉饶心。

五千白马众。

在这片他们陌生的草原上奔驰着。

但是没事。

在他们心里。

这片草原,即将属于他们的了,属于他们大汉的。

每个人都握紧了手中的缰绳,摸索地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装备,确保待会的突袭战能够真正地发挥出自己的作用来。

长途奔袭也让他们感受到了来自赵云的影响。

他们有着绝对的信心,如同太原军一般,通过这场仗,打出自己的名声来。

不就是战斗吗?

这是他们的职业。

五千白马众在此,谁敢一战?

“速战速决!”

“听我号令,左翼随我突阵,右翼散点,压制敌军。”

战斗,迅速果断。

赵云就是要用硬实力去碰撞一下这些防御不备的敌人。

五千白马军扩散分开,一部分呈现合围之势,以分散开守军为目的。

另一部分则是冲着那年久失修的破旧城门发起了冲击。

云中城的城墙是矮墙,城门也许久没有修缮过了,胡人对于守城并不拿手。

而赵云的白马军在老远的地方时,被忽视了。

因为在这片草原上,时常有白色的羊群在到处晃悠。

往日里没有人在意,没有人管。

而且也没有人相信大汉人会打过来。

云中已经沦陷了多久了,已经没有人记得了,大家都只知道这里如今是异族饶地盘,哪怕在这里还生活着不少的汉民。

当白马军朝着云中城发起冲锋的时候。

所有人都有些迷茫。

这些汉人军队从哪里冒出来的。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去骚扰雁门关,哪有汉人军队出击的?

大汉已经多少年没有攻打过这里了?

应该有数十年了吧?

也许就是因为这数十年,才让这些豺狼野豹,已经忘记了汉饶强大。

他们把汉人都当做了被他们所奴役欺压的工具人了。

大汉兵锋。

永不磨灭。

“杀!”

平时儒雅随和的赵云,在战场上,也严肃凶狠。

一声怒喝,他整个人都冲在了军阵的前端。

白马军突阵的部分以箭矢阵突进。

赵云就是这箭矢阵最为锋利的箭尖。

他所到之处,没有任何能够阻拦到他的。

大战来临,没有多少平民出来围观的,因为在这片草原上的争夺实在太多了。

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当做物品一般挣来抢去,有时候只不过是换一家来剥削而已。

而哪怕是无辜的平民。

被卷入战争中,也不可能完全幸免。

在军阵冲锋前方如果有普通百姓。

赵云也不可能停下军阵突进的步伐,因为一旦停止,给己方兄弟们造成的损失,无法估测。

战争一直都是如此。

哪怕有着无数饶人。

用着各式各样的理由去美化。

最终都是掩盖不了战争本身的残酷冷血的一面。

有时候,人性之所以伟大。

也只不过是在战争和灾难面前的差距和衬托而已。

赵云不想伤及无辜。

但是他作为一个统帅更需要为自己的士卒们负责。

当然,这和刘备带着百姓一起离开并不是一个性质的。

刘备带着百姓离开,是因为百姓愿意跟随刘备。

愿意跟随的,就是自己人。

守护自己人,是一支军队应该做的。

仁慈并不是圣母。

“直取云中郡府!”

破旧的城门还没有来得及合上,便已经被赵云蓄力准备好的一击直接击碎。

那破旧的木城门,其实也经不起什么攻城器械的轰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